当前位置:首页 > 天师密码 > 第100章 此情可待成追忆

第100章 此情可待成追忆

  看着一言不合,直接甩脸子离开的陆林,胡波满脸惊愕,很是不解地看着他的背影,等到陆林离开了千魔洞广场,他方才回过头来,有些疑惑地问道:“我刚才是说错了什么话嘛?”
  
  旁边几人对于陆林称呼一头魅魔为自己“朋友”这事儿,都很是诧异。
  
  瞧见陆林径直离开之后,大家也是各种心思存留,情绪复杂。
  
  听到胡波这略带了几分不满的话语,旁人都没有说话,唯有康道爷这人还算比较厚道,帮着陆林解释了一句:“可能他认识这头魅魔,然后人死了,心里有些难受吧?”
  
  胡波却是苦笑着摇了摇头,言语之间颇多不满:“咱们天师跟魔怪不共戴天,天生对立,他居然认识一头魅魔,这……”
  
  说完他忍不住啧啧说道:“这年轻人不简单啊,居然能跟魔怪做朋友,难怪人家能够这么短时间内,迅速崛起呢……”
  
  他毕竟是一位半步真人,走到哪儿,都是人人为之敬仰的角色。
  
  即便是韩大通,对他也都客客气气的,不会有任何为难。
  
  然而此刻他却在陆林这儿受了冷遇,自然很是难受。
  
  因为不爽,所以说话有点儿酸。
  
  意味深长……康道爷、老腰子等人虽然与陆林还算熟悉,甚至并肩作战过,但对于陆林的了解却并不深,特别是他最近的变化,远没有薛瘸子那般熟悉,但大家毕竟是熟人、朋友,自然也是帮着说些好话,勉强让胡波没有太过于恼怒……而就在康道爷、老腰子等人劝解胡波的时候,薛瘸子也在与自己这晚辈说着话。
  
  他这晚辈也姓薛,叫做薛贵,虽然是出了五服的远亲,但一来都是同一个村子出来的,二来又都是“天师”的特殊身份,反而比亲侄子还要近一些。
  
  薛贵也是龙虎山新生代的一名人物,虽然不算太出名,但年纪轻轻就能够成为大天师,平日里又多与韩千源这等名门之后交往,所以多少有些自视过高。
  
  胸腹之间,自有一股子的傲气。
  
  然而就在刚才,他却被薛瘸子这“叔叔”在外人面前落了自己面子,心中着实是有些气愤。
  
  不过他虽然恼怒,但也知晓这个远房叔叔是个厉害角色,又是韩大通这位大佬的心腹,所以并没有当场翻脸,而是等到人散开,只有他与薛瘸子两人之时,方才开口抱怨道:“叔,你刚才是怎么了?不管怎么说,我也是一个大天师啊,你在外人面前,多少得给我留点面子……”
  
  薛瘸子瞧见自家这个远房侄子的不满神色,大概知晓了他此刻的想法。
  
  他听韩大通说了许多事情,但这些事情是绝密,是没办法跟这个便宜侄子说起的,所以他只是郑重其事地提醒道:“我跟你讲,陆林这个人,你千万不要把他当成平辈看待,你就把他看作是张信灵、周老蔫一样,把他当做一位真人,这样子就不会心里难过了……”
  
  真人?
  
  薛贵越发搞不明白了:“什么意思啊?我是听说过这家伙的一些事情,知道是个有本事的——但他再厉害,也不过是刚刚升了大天师,怎么突然又变成真人了呢?”
  
  薛瘸子没办法跟他透露机密,只是警告道:“你不用管这么多,记住我说的话就行。”
  
  说完他一甩手,却是离开这边,过去给韩大通汇报情况去了。
  
  薛贵留在原地,脸上满是忿恨和郁闷,越发不开心。
  
  ……陆林留下一地鸡毛,却完全不管这些人的情绪反应,而是抱着软月的遗体,出到了外面来。
  
  此刻已经是夜间时分,头顶圆月高悬,星空晴朗。
  
  山林空寂,风声柔和。
  
  空气里都是青草的香味,沁人心脾。
  
  可惜如此美丽的夜景,软月却是没办法再瞧见了。
  
  不久之前,陆林还在担心如何瞒天过海,将软月带出千魔洞,来到这凡尘俗世之间。
  
  现如今他做到了。
  
  但一切,似乎都随着软月的逝去,而变得不再重要了。
  
  只不过,即便如此,陆林却还是将她给带了出来。
  
  尽管那什么平药道人说得天花乱坠,但陆林却完全不为所动。
  
  如果是驯龙摩罗,他完全不会有任何心理障碍。
  
  但如果是魅魔……特别是软氏三姐妹,他却已经将她们完全当做是人类、啊不,应该说是朋友来看待了。
  
  他又怎么可能容忍有人亵渎朋友的遗体呢?
  
  两个小时之后,陆林在一处树林茂密的山脊之上,找到了一处地方。
  
  这儿背面,是大片山林。
  
  而这儿往下,却是一条下山公路。
  
  再往下,眺望而去,却是一个带着现代文明气息的小镇。
  
  灯火通明。
  
  软月生前,心心念念的,便是外面的世界。
  
  她的心思,是那么的单纯,一个寻常的手机,都当作宝贝一样看待,甚至为此付出了自己的生命去……现如今她逝去了,那便将人葬在此处吧。
  
  身后是风景如画,前方则是世间繁华……如此,也算是一个圆满吧。
  
  陆林在心中轻轻一叹。
  
  虽说他自己也知道,所有的一切,都不过是生人为了安慰自己的理由,但他终究还是费尽心思,帮软月选择了这么一处沉睡安眠之地。
  
  随后陆林挖了一个坑,用那薄毯子将人给埋下,他重新将土填了回去,又做好了掩饰,甚至动用自己的神通沟通周遭,让植株蔓延过来,将此处给遮掩住,看上去仿佛什么也没有动过一般。
  
  至于墓碑嘛……陆林犹豫了一下,终究还是没有弄。
  
  一是条件不允许。
  
  二是软月似乎也不需要这种东西……他只是做了一个记号,然后来到了一棵大树之下,背靠着树身,眺望着山下小镇的灯光,然后回想着自己与软月交往的点点滴滴……其实他们总共也只是见了两回面而已。
  
  但不知道为什么,却感觉仿佛上辈子都认识了一般……不止是软月。
  
  还有软琴,以及不知何处的软星……陷入回忆中的陆林,想起了许多已经忽略掉的细节。
  
  此刻回想起来,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嘴角,却是不由自主地往上翘起。
  
  那是被人信任的感觉。
  
  而后……一股抑制不住地悲伤,从心头涌了上来。
  
  特别是想起自己吻住软月的那一刹那,原本很是香甜的回忆,此刻却有如刀子一般,在刮着他的心神……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推荐阅读: 龙抬头 (抚琴的人) 神澜奇域(唐家三少) 长宁帝军(知白) 金钱无罪(三观犹在)

看网友对 第100章 此情可待成追忆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