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天师密码 > 第167章 事后把酒话龙虎

第167章 事后把酒话龙虎

人这东西,实在是太矛盾了。

不提也罢。

喝酒……

虽然只是一天多时间没见,但哥几个其实都有一肚子的话要说。

无数疑问,边喝酒边聊。

当然,说得最多的,也最能够引起共鸣的,那便是味腴书屋的闯关经历。

这毕竟是大家共同经历过的事情。

田小冲和周小蔫对陆林的闯关经历十分感兴趣,详细地问询了一遍,而陆林对于这些事情并没有太多需要隐瞒的必要,于是跟两人详细地讲解着经过,并且还附上了自己的猜测和心得……

两人听了,都如获重宝,恨不得找个笔记出来记一下要点。

当然,他们也没有吝啬自己的心得想法,在陆林说完之后,也讲出了自己的经历来。

几人一对比,发现味腴书屋的闯关,基本上算是很随机的分布,但也并不是没有规律可循。

而最大的规律,其实是与闯关者本人所修行的龙虎山功法和手段,有着至关重要的关联。

……

一番聊罢,周小蔫忍不住感慨地说道:“不知道闯到了第七层楼,会是什么样子。”

田小冲嘿然笑道:“你连第三层楼都直接放弃了,还想着什么第七层呢?”

周小蔫有些不高兴地说道:“什么啊?我当时要不是看到了撤退信号,肯定还是要试一试的……”

两人现如今混得很熟了,彼此也是以斗嘴为乐。

相互调侃几句之后,那田小冲却叹了一口气,说道:“学无止境啊——我感觉别说我们,就算是让我老姐,又或者你爷爷、韩大通来,未必有底气打上第七层楼……”

周小蔫突发奇想:“你们觉得有没有可能那龙虎总符,就藏在味腴书屋的第七层楼?”

陆林听了,摇头说道:“不可能。”

田小冲和周小蔫都有些好奇地问道:“你又没有上去过,你怎么知道呢?”

陆林撇嘴说:“说句实话,我们对于天师府的了解,远没有人家韩大通知道得多——要那龙虎总符真的在后院的味腴书屋,你觉得他会派我们这么一支偏师过去?”

这话儿一出,两人都笑了:“也对,韩大通把龙虎总符视作自己的禁脔,如何能够让别人沾手染指呢?”

这个话题略过,大家聊起了接下来的打算。

周小蔫最先说起。

他告诉两人,他打算先返回一趟西北去。

周小蔫爷爷在上一次的“猎龙”之战中受了重伤,本来当时他就打算回去的。

但在当时的那种情况下,韩大通以“龙虎山面临生死存亡之际”的口号,正从四处召集人手呢,而他却反其道行之,多少有点唱反调的意思,实在是没办法走开。

现如今“天师府”封禁,何时重启,遥遥无期,所以他就打算趁着这段时间,先回去看看。

至于田小冲则简单许多——他本身就是躲到这边来的,现如今也没有别的地方去。

所以他可能就守在这边,看看情况吧。

随后两人看向了陆林。

陆林犹豫了一下,说起了自己的下一个宗门任务。

三级,或者三级以上的魔头!

“清理门户?”

田小冲一听,顿时就嚷嚷起来:“卧槽,这是让你干刑堂长老的活计啊……”

周小蔫也跟着笑道:“这事儿若是对于别人而言,可能会比较困难,但对你这种超越同辈人的家伙而言,其实算不得什么高难度之事,所以感觉稳了啊……”

陆林苦笑一声,说道:“关键是得找到人才行——而且宗门归属,还得是咱们龙虎山的……”

田小冲说:“说得也是,通常情况下,天师一旦入了魔,就会离群索居,行踪不定,免得被人盯上,本身就很难找寻;更何况还得限定咱们龙虎山的……”

陆林心里苦极了——早知如此,就留仁泰道人一条狗命多好?

当然,这也只是想想而已。

毕竟没有仁泰道人的资料积累,陆林未必能够走到今天这个地步。

他或许还在明城的知命堂那边,跟着唐胖子一起搭伙,处理灵异事务呢……

周小蔫在旁边出主意:“这事儿,不如问一问韩大通——他在龙虎山的事务上有很多的了解,说不定能够给一些线索。”

陆林却摇头说道:“再说吧。”

周、田二人瞧见陆林对韩大通似乎有一些戒心,也没有再劝,而是继续喝酒。

聊了一会儿,陆林说他打算先回一趟南方,处理一下家里边的事务。

毕竟出来也这么久了。

三人商量好,一人回西北,一人回南方,留田小冲留在龙虎山这边,有什么消息,随时可以通知到他们。

确定行程之后,话题又回到了这一次的行动上来。

陆林聊到了自己与花脸叶的勾心斗角,以及极为短暂的交锋……

两人听得都忍不住竖起了大拇指,说陆林当真牛逼,居然能够骗过花脸叶那种老江湖。

陆林却显得十分谦虚。

他说这一次之所以侥幸过关,一来是形势所迫,二来也是花脸叶对自己不够了解,掉以轻心了。

这种事情,绝对没有下次。

周小蔫却说:“韩大通带人在天师府牌楼那边布置的大阵,我仔细研究过了,花费了许多的心血和手段,以及好几样相当重量级的法器,再加上还有薛瘸子那样的高手坐镇,恐怕就算是鼎鼎大名的花脸叶,也未必能够逃得出来……”

陆林却笑了,说道:“未必。”

两人诧异,问:“为何?”

陆林说:“你们真以为就凭着花脸叶一人,能够混入内部,将这一次的任务给搅黄?他在龙虎山这边,肯定是有内应的……”

这话儿一出,田、周都一脸惊讶。

此话虽然惊人,但仔细想想,却极有可能是真的。

周小蔫想了想,问:“要不要跟韩大通说一声?”

陆林笑了:“我能想得到的事情,你们觉得韩大通会想不到?说不定他早就在那里结网以待,等着同谋者露出真面目呢……”

两人一听,都感觉十分可怕。

那天他们喝了许多,搞得后来都走不动了,直接住在了农家乐的客房里。

次日陆林一大早,就直接去市里坐了高铁回去。

田小冲睡到中午才被电话给吵醒,接通电话,却是韩大通的侄子韩千源打来的,说是要请他们几个喝酒。

特别是陆林,上次误会了他,这回想要摆一桌,当面赔礼道歉。

田小冲眯着眼睛,说:“陆林?他,他已经回去了呢……”

韩千源一听,顿时就急了:“什么?他回去了?为什么不跟这边说一声呢?”

……

就在韩千源与田小冲扯皮的时候,高铁上的陆林看着微信上的消息,也不由得皱起了眉头来。

推荐阅读: 龙抬头 (抚琴的人) 神澜奇域(唐家三少) 长宁帝军(知白) 金钱无罪(三观犹在)

看网友对第167章 事后把酒话龙虎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