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天师密码 > 第226章 陆与申同归于寂

第226章 陆与申同归于寂

  山间。
  
  战场正中,浓雾弥漫,仿佛黑洞之所在。
  
  恐怖的毒雾结界浓缩于一处,死死压制住了陆林身上散发出来的金光,与此同时,莽山大魔的意志,死死压住了陆林。
  
  力量在这一刻,以最为原始的方式争锋相对,刺刀见红。
  
  作为真人,能够调动起与自己相对契合的天地元素,连同他本人的意志,化作自己的力量。
  
  莽山大魔认为之前陆林一直没有受到影响,或许是因为身上有某种屏蔽毒雾的法器。
  
  但再厉害的法器,在如此近的距离,以及近乎于坍塌的浓度面前,也绝对承担不住。
  
  当然,此时此刻的陆林,似乎也陷入了某种古怪状态!
  
  他刚才虽然没有开启四阶基因锁……但似乎已经半只脚跨入门槛中!
  
  而此刻,那小子似乎在利用自己带给他的死亡压力,继续尝试着开启四阶。
  
  而这家伙的四阶基因锁,并非是如同宇文皇图那种不可名状的状态。
  
  反而充满了宛如神佛一般的神圣之光!
  
  这种光芒和气息,似乎对他这种入魔之人,有着天然的克制作用!
  
  所以……对付这样的家伙,就如同打蛇一般,务必要打中七寸。
  
  只有一下子将其搞死了,才能够彻底结束。
  
  刺中心脏都还不死……那就以绝对力量,直接将周身引爆,让其死无全尸!
  
  所以,现在就等着山岳方天印到场,再让老太婆操控,将其周身控制,施展最终一击了!
  
  只不过……为何这么久,石小川那小子还没有到?
  
  出了什么问题?
  
  莽山大魔心中一动,随后意念一转,却是发现了一件事情……下一秒,申云豹的脸色为之一变,顿时就暴怒了起来:“狗东西误我!”
  
  他陷入狂怒状态,而一直被他压制住的陆林,身上金光越发闪耀,甚至挣破了那宛如实体一般的浓缩毒雾,笼罩在了莽山大魔身上……“世人皆不可信!”
  
  “世人皆不可信!”
  
  “世人皆不可信……”
  
  狂怒之中的莽山大魔俯身望下,脸上却是露出了一抹残忍的笑容来:“就算如此,你觉得我便杀不了你吗?”
  
  没有了石小川与山岳方天印的加入,只不过是没有了防御工具而已。
  
  但杀招,他却是从来都不缺的。
  
  而且用不着瞻前顾后,甚至可以全力投入击杀……最坏的结果,也不过是同归于尽而已。
  
  自知石小川已然背叛之后,莽山大魔没有再等,笑容残留,然后全力往前一击!
  
  轰!
  
  ……面对着气势仿佛已经攀升到了巅峰的莽山大魔,陆林也知道最后的时刻到来了。
  
  他没有任何的慌张与逃避。
  
  天师之路,看似有无限可能,但从它诞生开始起,最初的机制,其实也意味着它只会越走越窄。
  
  在向上走的道路上,即便不是遇到莽山大魔,也会遇到无数敌人。
  
  任何一道坎,只要迈不过去,就都只有一个下场。
  
  那就是死。
  
  前路,有死无生!
  
  既如此,那便……向死而生。
  
  在某一瞬间,陆林突然想笑。
  
  于是他笑了。
  
  那笑声是如此的癫狂,就好像是一个神经病!
  
  又或者,如同某年某月某一天,某一个癫狂的绿发少女……在这一刻,陆林觉得自己的心境,似乎与那个转身之间,便化身为魔蛛的少女,融合一处。
  
  果然,人若是癫狂一些,就不会很害怕了。
  
  对吧?
  
  ……莽山,茫茫密林深处。
  
  人迹罕至之地。
  
  有两个人在战斗着……一个人,平日里话语不多,态度从容,总是挂着礼貌性的淡然微笑,像是一个受到了良好教育的良家子。
  
  而此刻,他却变得疯狂而诡异,整个人陷入某种癫狂境况之中。
  
  另外一个人,被无数人为之畏惧,是众所周知的疯子、变态、神经病,而且狠辣血腥,动不动就会制造血案,屠戮生灵,进行某种血腥的行为艺术……这是一个完全没有人性,十足的恶魔!
  
  而此刻,他却是一脸严肃。
  
  就好像是一个老教授!
  
  而此刻,两人极尽全力,朝着对方发动了毕生一击!
  
  ……轰!
  
  当恐怖的声音从远处传来之时,在山顶这边观战的田小冲和小鱼道人,也瞧见了那一幕。
  
  原本凝聚于一点的浓缩毒雾,在一瞬间,被带着某种神圣气息的金光刺破。
  
  那宛如黑洞般的结界再也坚持不住,陡然炸开。
  
  气息在瞬间朝着四面八方传递过去。
  
  紧接着,刚才两人僵持的区域,却是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天坑。
  
  那儿,仿佛被陨石撞击了一般。
  
  恐怖的震动从那儿陡然出现,紧接着朝着四周传递过去。
  
  田小冲和小鱼道人直接摔倒在了地上,紧接着感觉大地仿佛都在颤抖着,让人难以站立。
  
  而在远处的小月岭洞府之中,失去了山岳方天印支撑的洞内,巨石簌簌落下。
  
  更远处……方圆百里,似乎都受到了影响。
  
  周遭一片余震,不断晃荡。
  
  有如行船!
  
  不知道过了多久,田小冲猛然翻身,从地上爬了起来,随后吹响了唿哨,将大白叫了过来。
  
  小鱼道人喊道:“你要干嘛?”
  
  田小冲双目通红,大声喊道:“我要去救人……”
  
  小鱼道人顾不得男女之防,直接过去,一把抱住了田小冲,然后喊道:“你过去也没用,他死了!”
  
  田小冲脸一下子就阴了下来,怒吼道:“你鬼扯什么?陆林怎么可能会死呢?”
  
  小鱼道人终于说了实话:“他刚才就已经不行了——他的心脏,被莽山大魔用法箭刺穿,本来就活不成了……后面的,可能只是为了与莽山大魔同归于尽而已!”
  
  “啊?”
  
  听到小鱼道人的话语,原本有着满腔热血的田小冲顿时就感觉到一阵天旋地转。
  
  仿佛失去了所有力量一般,他直接跪倒在了地上去。
  
  小鱼道人下意识地去扶着他,结果却感觉好像扶着一个烂醉如泥的人。
  
  这、这……小鱼道人想要尝试着说些安慰的话语,但张了张嘴,却终究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紧接着,她感觉到怀里的那个男人在无声的抽泣着。
  
  那一刻,田小冲就仿佛是个孩子……陆林,死了?
  
  ……与此同时,艰难逃出了小月岭洞府的周建国瞧见身边的石小川浑身一震,忍不住问道:“怎么了?”
  
  那个如同篮球小将一般的阴灵,脸色古怪地说道:“申云豹死了!”
  
  什么?
  
  周建国很是惊讶,随后他的脸色一下子就变得阴沉了下来。
  
  过了几秒钟,他开口说道:“走,赶紧离开这里!”
  
  说完两人不再停留,迅速撤离。

推荐阅读: 龙抬头 (抚琴的人) 神澜奇域(唐家三少) 长宁帝军(知白) 金钱无罪(三观犹在)

看网友对 第226章 陆与申同归于寂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