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天师密码 > 第294章 我有酒,故事呢?

第294章 我有酒,故事呢?

  东海蓬莱岛,破碎之眼出口。
  
  衣衫褴褛的大佬瓶从里面缓步走出,眉头微蹙,似乎有所感应一般,朝着南边的方向望了过去。
  
  而这个时候,那个大胖嫂子迎了上来。
  
  老嫂子打量了她一眼,发现此刻的大佬瓶虽然全身上下的衣衫没有一处完整,那上衣甚至连胸口的大白兔都有点儿兜不住,但通体却是一阵洁白无瑕,仿佛白玉一般。
  
  不但如此,大佬瓶的眉目之间,也多出几分冷峻之色。
  
  与此同时,她的身后,隐隐浮现出九道鸿蒙不定的白色光华,让人望之,颇有种高山仰止的敬畏,莫名就让人为之倾倒。
  
  瞧见如此模样的大佬瓶,那胖妇人满脸惊喜地喊道:“瓶小姐,你过了?”
  
  大佬瓶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说道:“差不多吧……”
  
  哈?
  
  胖妇人一脸错愕,不知道这算是怎么个回答。
  
  而大佬瓶则吐出了一口浊气,说道:“扶我一下,然后把我之前准备的东西煮上,我可能需要休养一段时间……”
  
  这时的胖妇人方才发现这大佬瓶居然有些摇摇欲坠,撑不住了。
  
  她赶忙上去扶着,却发现这位美丽至极的女子,竟然再无气力,直接瘫软在了她的怀中。
  
  胖妇人搂着大佬瓶,看着这位小姐姐那精致的面容,顿时就一阵“砰然心动”……多么漂亮的女娃儿啊,简直就是老天最得意的造物!
  
  即便是女人,都不由得为之倾倒…………呼!
  
  田小冲长舒了一口气,随后睁开了眼睛来。
  
  原来,这便是“真人之秘”吗?
  
  难怪老姐和陆林,都没有办法去完整地形容它呢……说来也是,如此爆炸性的信息流,谁人能够说清楚呢?
  
  所以,这便是我的机缘吗?
  
  在某一瞬间,田小冲感觉自己的灵魂似乎得到了升华,而直接脱离了本体,通往极乐世界去。
  
  不过他终究没有直接“飞升”,而是将状态稳固了下来,回到了现实中。
  
  随后他一伸手,将那“遗珠之眼”给攥在了手中。
  
  这宝石之前仿佛有着某种恐怖的吸引力,而这会儿却被他一把抓住,脱离了那穹顶之上。
  
  只不过,宝石脱离之后,那空着的地方,在瞬间就扩大了。
  
  仿佛一颗脓口,瞬间扩散。
  
  撕裂伤口……就在田小冲失去力量,往下跌落的时候,那陡然撕裂开来的缺口处,却冒出了无数阴冷可怖的罡风。
  
  伴随而来的,是一重重歇斯底里的怒吼。
  
  那吼声仿佛很远的空间传递而来,又仿佛在现场的每一个人耳畔响起。
  
  几乎是在一瞬间,田小冲就感觉脑子一炸,直接眼前一黑,昏死过去……事实上,不只是田小冲,就连周围数里地的存在,即便是那几头五星魔怪,以及许多的四星魔怪,听到这嘶吼,都痛苦无比。
  
  昏迷都还算是小事儿,好几头意志薄弱的魔怪,直接就脑袋炸开,喷溅脑浆无数去。
  
  而稍微隔得比较远一些的周老蔫闻之脸色大变,赶忙将烟锅子放在嘴里,吐出了几个烟圈过来,将两人团团围住,试图防御这声波攻击。
  
  结果稍微晚一些,那周小蔫便“哇”的一声,胃里翻江倒海,直接喷射出无数酸液来……而就在此时,那缺口处,却是冒出了一只巨大的黑手来。
  
  那黑手呈现六指,上面满是黑色毛发,指甲尖锐,仿佛某种猿类手掌,但皮肤上面却布满了小蝌蚪一样不断游动的黑色符文。
  
  所有的黑色符文,都是一头大、一头小,彼此勾连,却如同宇文皇图开启四阶基因锁之时,显露出来的那种状态。
  
  那种不可名状、见到便立刻发疯的符文……不但如此,这符文的真实程度,远比宇文皇图当时的模样,要强上数倍、十倍……而且那只手无比巨大,一根手指都有四五丈的长度。
  
  随后,一个长相无比奇怪、宛如无数触手集合的怪物,似乎就要从缝隙之中挣脱出来!
  
  那家伙露在最外面的巨手,六指并拢,却是抓向了田小冲去。
  
  哦,准确地说,应该是抓向田小冲手中的那块“遗珠之眼”。
  
  在这一瞬间,有三个人瞧见了这一幕。
  
  用烟圈将自己和孙儿重重包裹住的周老蔫。
  
  范劳模。
  
  以及……从尸山血海中杀出来、双目一片血色、却恢复了清明的王封。
  
  三个人,都为之震惊。
  
  这只手掌,绝对不是此界之物。
  
  而它的本体,又或者说这只手的拥有者,也绝对不只是五星魔怪那么简单。
  
  这尼玛,绝对是超凡之上!
  
  邪神?
  
  在那一瞬间,三人都默认了一件事实。
  
  那就是……田小冲这孩子,可惜了!
  
  他这模样,显然是已经晋级了四级天师,真人之位,但恐怕也就只有这几秒钟的时间了。
  
  因为,即便是真人之位,在那只巨大黑手之下,也难有半分抵抗。
  
  必死无疑……可惜了!
  
  周老蔫虽然一直气愤自己的孙儿,并不如田小冲进步得快,甚至多少有些嫉妒的心思,但眼看着田小冲即将死去,却终究还是有些难受。
  
  他下意识地低下头,不愿意去看田小冲被活活捏死的那一副惨状。
  
  但就在这时,余光处,却瞧见有一道光浮现。
  
  一道金光。
  
  一道充斥了整个地心湖上空的恢弘金光。
  
  与那金光一同出现的,是某道莫名威严的清朗之声:“邪魔外道,给我回去罢!”
  
  轰!
  
  简单九个字,仿佛重锤擂在了响鼓之上。
  
  原本怪异的空间,无数低频呓语在这一瞬间,都被那“真言”一般的话语给冲垮,让人头痛欲裂、甚至爆开的可怕声响,也被直接洗刷了去。
  
  与此同时,那只手,居然被活生生地逼退了去。
  
  周老蔫在那一瞬间,直接就惊呆了。
  
  他知道此时此刻,出手的那人是谁!
  
  但问题是……这也太可怕了吧?
  
  这可不是在仙女岩之时,仅仅凭借着龙虎总符的威能。
  
  而是凭借着自己的实力!
  
  陆林,这尼玛的,难道是开了外挂不成?
  
  那可是超凡之上啊,居然被你给直接怼回去了?
  
  即便是有龙虎总符,这也太夸张了吧?
  
  我周老蔫,一把年纪,活到狗肚子了啊!
  
  轰!
  
  ……一个星期后。
  
  明城。
  
  京都师范大学明城分校附近的一家烧烤店。
  
  肥哥沈阳烧烤。
  
  店外一个临时搭起来的桌子边,那个满脸油腻的老板对着桌子前的两人喊道:“勇哥,串上齐了,今天太忙了,招待不周,有啥需要叫我啊……”
  
  潘勇向老板表达了感谢,随后抄起桌下面的啤酒瓶来,用手一拍,瓶盖掉了,随后对旁边的唐胖子说道:“来,哥们,再走一个!”
  
  他在莽山那边待了差不多六天,除了养伤之外,就是到处翻找。
  
  但他最终还是死了心,今天才刚刚返回明城。
  
  一回来,就约了唐胖子过来喝酒。
  
  这是之前两人在铜鼓古镇的时候,约好了的。
  
  只可惜……当初说好的,是三个人。
  
  而最重要的那个人,却已经不在了。
  
  唐胖子没有二话,拿起啤酒瓶来,跟他碰了一个,然后两个人咕嘟嘟就一瓶酒吹完了。
  
  喝完一瓶酒,潘勇打了个饱嗝,拿了一个烤得焦脆的羊腰子吃了两口,然后打了一个酒嗝,对唐胖子说道:“以前我和二林子,还有石建豪那逼,和我们寝室另外一个哥们常来……”
  
  唐胖子点头,说:“我知道。”
  
  潘勇又说:“二林子谈第一个女朋友的时候,特别高兴,在这里请的客——当时他喝醉了,然后他那个傻逼女朋友居然跑来撩我……卧槽,当时我那个气啊,后来跟他说,他还不相信……”
  
  唐胖子哈哈大笑,说:“卧槽,我陆哥还有这种黑历史呢?”
  
  潘勇大笑道:“可不嘛?胖子,跟你说句掏心窝的话,你之前一直跟我说二林子有多牛逼,我表面上附和你,但内心却多少有点儿不置可否——你懂我意思吗?”
  
  唐胖子“吨吨吨”又喝了两瓶啤酒,然后也打起了酒嗝来。
  
  他说:“我咋不懂呢?兄弟我在澳洲,拿的是心理学硕士学位,怎么不知道——这个就叫做‘边际效应’,也可以称之为‘第一印象原理’……越熟的人,越容易记住他的第一印象,从而对他后面的变化,有一种下意识地误判……”
  
  潘勇此刻也有点儿喝高了,挥了挥手,说:“你别跟我整这些理论知识,我想说的是——真的,我之前,真的没觉得二林子有多牛逼……一直到去了铜鼓古镇,然后天天砍怪的时候,我就在想,我那哥们,当时是怎么过来的?”
  
  他使劲儿一拍桌子,大声说道:“你要知道,他可不是跟我们两个一样打酱油,人家绝对是力挽狂澜,一手翻盘啊!”
  
  唐胖子竖起大拇指:“没得说,牛逼!”
  
  潘勇说着说着就哭了:“妈惹,想不出来啊——真的想不出来,我那个哥们,他到底是怎么着,才走到今天的!妈了个蛋,莽山大魔啊,你晓得不,连好多宗门老大,都不敢惹的存在,硬生生被他给解决了……”
  
  唐胖子这会儿的眼睛也红了起来,咬牙说道:“我跟你讲,这个就叫做‘时势造英雄’!”
  
  他举起一根羊肉串来,指着天,说:“时势,你懂的——要没有天道,我陆哥可能真的就平平无奇,一辈子安安稳稳,但风潮一起来,我陆哥就‘大风起兮云飞扬,扶摇直上九万里’……”
  
  潘勇却不同意:“你个澳洲佬,在国外读书太久,形容得稀碎——我跟你讲,我算是看明白了,二林子这种人,就算是没有这大势,人家也是一等一的人物,而现如今,他正是‘金鳞岂是池中物,一遇风云便化龙’!”
  
  唐胖子摇头,不同意潘勇的说法。
  
  两人刚才还喝得好好的,恨不得抱头痛哭,这会儿有点儿分歧,却直接闹将起来,吵得那叫一个凶,搞得烧烤摊的老板心惊胆战,生怕哥俩儿打起来。
  
  好在两人到底还是没有打起来,吵闹一阵,又开始消了火,随后开始各种感慨起来。
  
  一会儿感慨小仙姑牛逼……一会儿回味那天山派的伪萝莉真嫩……一会儿又谈及了铜鼓古镇的凶险,浑身止不住地颤抖。
  
  一会儿,又想起了一个叫做李闻雪的姑娘。
  
  两人喝酒吃串,不知道过了多久,恍惚间往桌下一捞,发现满地都是空瓶。
  
  潘勇抬起头来,喊老板:“哎,佛胖子,再拿两件啤酒来,要勇闯天涯啊!”
  
  那油腻老板看着地上几箱空酒瓶,旁边体态妖娆的老板娘还朝他猛使眼色,赶忙上去赔笑说道:“咳咳,勇哥,我这儿酒都卖完了,摊儿也快散了——要不然今儿就到这里了?你现在住哪儿,我帮你叫个代驾?”
  
  潘勇听了大怒,站起来大喊:“没酒你做什么生意?是不是看不起我潘勇?信不信我叫人把你摊子砸了?”
  
  他在这儿大声吵闹,油腻老板听得心惊胆战。
  
  正惶然间,有个人走了过来,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没事,我来处理。”
  
  油腻老板一瞧,顿时就感觉眼熟:“哎,哎,你来了啊……”
  
  他想了半天,终究还是叫不出那人名字。
  
  但老板知道长得贼帅比的年轻人,是那勇哥的朋友。
  
  有段日子没见了,人变化好多……去韩国了?
  
  而随后,那个大帅比来到了门口这一桌,坐了下来,随后放下了两瓶酒。
  
  茅台。
  
  五星牌!
  
  那人将酒放下,看着两位一脸震惊的老友,笑着说道:“我有酒,你们两个……有故事吗?”
  
  本卷完
 

推荐阅读: 龙抬头 (抚琴的人) 神澜奇域(唐家三少) 长宁帝军(知白) 金钱无罪(三观犹在)

看网友对 第294章 我有酒,故事呢?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