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天师密码 > 第1章 太湖边,把酒话

第1章 太湖边,把酒话

  天气转凉。

  太湖东畔,浒墅湖心会所。

  这里正在举行着一场答谢酒会,主办方是最近江湖上名声大噪的慈元阁。

  今年以来,伴随着大量新的天道用户不断涌现,使得这一领域大热,许多的新人崭露头角,不少宗门大佬也陆陆续续出现在世人眼中,各类阴灵、邪物以及秘穴之境,也都涌现出来……

  正因如此,伴随着这热度起来的,则是用户之间巨大的交易市场。

  虽说天道app系统里面,在进入二级天师之后,就会自动拥有广场交易功能,但这玩意就跟企鹅做网络电商一样,并没有受到大众的认可。

  反而是线下交易,更值得群众信任一些。

  这需求也使得像慈元阁这样的商业组织大放光彩,快速茁壮成长起来。

  而市面上类似于慈元阁这样的商业机构本来并不算少,但无论是从实力,还是规模,又或者组织能力与人脉上,能够与之相提并论的,却仅有魔都的震旦商会一家。

  不过震旦商会经过之前的一场内乱,会长异主之后,就一直有着这样或者那样的问题存在。

  震旦商会忙于内耗,无暇扩展市场,使得原本“北震旦、南慈元阁”的格局发生了变化,那慈元阁已然坐上了龙头位置,而震旦商会则依托于以前的体量,勉强保持了一个第二名的位置,苦苦支撑。

  稍不注意,很快就被后起之秀给追上了。

  而这一次的答谢酒会,正是慈元阁为了稳固江湖地位,召开的一场类似于“供应商大会”的活动。

  除了今天的答谢酒会之外,这一周时间内,都将会举办不少的活动。

  慈元阁这回算是铁了心做大做强,所以广招五湖四海的同道过来,致力于推介自己的交易平台而努力着……

  酒会开始不久,角落处。

  一个来自于龙虎山的大天师刚一表明了身份之后,就立刻获得了不少人的关注。

  左右前后,至少有十几个同道围了上来。

  一个认识他的人出言攀谈道:“翼灵道长,铜鼓古镇一别,以为再无见面之日,没想到咱们居然在这里相见了……”

  那翼灵道长瞧见此人,也是拱手为礼,然后说道:“侯兄,当初多谢你的救命之恩了!”

  那侯兄挥手说道:“全面除魔令中,哪有什么救命不救命,不过相互扶持、挣扎求存而已……”

  两人这边说着话,旁人听了,纷纷为之惊叹。

  经过前后两次全面除魔令之后,这等重要事件也获得了整个行业的关注,据说参与者能获得了“天道3.0”的更新资格,着实让人羡慕不已。

  而特别是之前那一次全面除魔令中的一些幸存者陆续崭露头角之时,更是让行业内议论不已。

  这两人居然能够从全面除魔令中回返而来,必然也是未来的实力派……

  栋梁之才。

  两人寒暄数句之后,那位侯兄却是切入了一个话题:“对了,你是龙虎山的,据说你们那宗门,最近挺热闹的?”

  这话儿一说出来,旁边的人声一下子就变得肃静起来。

  不少人甚至都收敛了呼吸,小心翼翼地看着这边。

  之所以如此,最主要的,是最近的龙虎山,当真有些热闹得很……

  据说原本一直被行业里的大佬们视之为“龙虎山话事人”的韩大通,最近有点儿倒霉,不但家里出了事,而且那能代表系统认定的“掌教真人信物”,也被一个江湖晚辈给拿到了。

  那晚辈得到之后,也极没有眼色,不但没有将信物上交,而且还大喇喇地拿下,并且开始试图执掌龙虎山的宗门权柄来……

  虽说那小辈在今年下半年的时候,勉强闯了一些名头,甚至还有传闻,说他曾经击杀过久为祸患的大魔头申云豹,但比起早就闻名江湖的韩大通而言,根基到底还是太过于浅薄了一些。

  而且所谓的“铲除莽山大魔”,也不过是传言而已。

  是否为真,谁也不知晓。

  毕竟那个叫做“陆林”的小辈,还曾经传出过死亡的消息呢……

  所以到底是怎么样的,只有很小范围的圈子才知晓。

  ……

  总之,关于龙虎山的传言很多,真假难分,所以大家瞧见一个从龙虎山出来的同道,便忍不住开始打听起来。

  围观群众们有些期盼,又有些担忧,小心翼翼地看着这位翼灵道长。

  不少人生怕那翼灵道长不愿意多说,却不想这位还真是个“心直口快”的人,那位侯兄一问,这位嘿然一笑,便说道:“这事儿还真的巧了,我刚刚从那边过来不说,另外我还有一个老乡,叫做平药道人——平药道人,你们知道吧?”

  一个豁牙老头笑着说道:“咋不知道呢?龙虎山的新晋真人嘛,做草药生意的,有名得很,据说也是慈元阁的供应商之一呢,不知道这回会不会来。”

  “应该会!”

  翼灵道长肯定了这位豁牙老头的话之后,开始说道:“我跟平药道人关系不错,所以虽然缺席之前的许多变故,但大抵还是了解一些的。”

  众人一听,眼睛立刻都亮了起来,纷纷说道:“快,说来听听!”

  侯兄也拱手说道:“还请翼灵道长解惑。”

  翼灵道长郑重其事地说道:“说起来,龙虎山的韩真人那是当真不错——大家也知道,韩真人现实的身份,是一个亿万身家的大老板,集团公司的老总,有钱得很,所以龙虎山宗门内的许多天师,都是蒙受他的资助……这且不说,最近龙虎山连续不少晋级真人的,也都是韩真人一手引导的,对于龙虎山来说,可谓是‘劳苦功高’……”

  他说着龙虎山韩大通的过往来,众人听了,纷纷交口称赞道:“对,这的确是位做大事的领导。”

  翼灵道长继续说道:“其实在龙虎山内部,至少是我去参加第二次全面除魔令之前,基本上都认定了这位老大,结果事情就是那么不凑巧,那龙虎总符居然落到了诈死沉寂的陆林手中去……”

  他大概描述了一下听别人聊起的故事。

  随后翼灵道长叹息了一声,说道:“那个陆林,小年轻一个,底蕴不深,骤得高位,倘若是能够尊敬长者,协商处理,说不定龙虎山宗门就立足开宗了——结果那家伙完全乱来,根本不找韩真人以及在场的一帮老人商量,直接闭关不出,搞得龙虎山现在乌烟瘴气,一团散沙……”

  说完他脸色都变得难看了起来。

  旁人听了,一脸惊讶:“那陆林如此倒行逆施,就不怕宗门弟子反对吗?”

  翼灵道长冷声说道:“那家伙虽说一意孤行,但也不是没有帮手——之前龙虎山三大真人之一的周老蔫便站在他身边,另外蒙受韩真人巨大恩惠的范建设、王封等人,也鬼迷心窍一般跟了他,还有一个,就是那人人喊打的张信灵田小瓶,她虽说负罪潜逃,人影无踪,但她那个弟弟田小冲,现如今也晋升了真人之位——那小子,跟陆林可是铁杆兄弟……”

  什么?

  众人一听,大为惊讶。

推荐阅读: 龙抬头 (抚琴的人) 神澜奇域(唐家三少) 长宁帝军(知白) 金钱无罪(三观犹在)

看网友对 第1章 太湖边,把酒话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