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天师密码 > 第14章 稀罕事,不理解

第14章 稀罕事,不理解

  原本剑拔弩张的场面,最终以人多势众的这一方息事宁人而告终。
  
  一直盘腿打坐,恢复了一些气力的唐胖子,在一众顶尖高手的注视下,被小仙姑扶着,离开了这个曾经被他视作“地狱”的刑室,然后出到了外面去。
  
  一路上,无数人虎视眈眈,心有不甘,却没有一人出手。
  
  虽然不少人并不认识那位与小仙姑说话的道人,但却瞧清楚了无论是曹文斌,还是归墟,这两位大佬,都默认了此事。
  
  正因如此,无人出手阻拦。
  
  一直到人离开了之后,曹文斌和归墟挥手喝退众人之后,方才朝着那位天山神君询问起了心头的疑惑。
  
  然而天山神君却并没有回答,而是叹了一声,说道:“我有苦衷,不方便与你们说起——不过有一件事情需要跟你们说清楚,不管如何,你们都不能动这个女孩,知道吗?”
  
  说完,他的双眼变得凌厉起来,冷冷说道:“要是让我知道,有任何人胆敢动她,我绝对不会让他好过——死无葬身之地的那种!”
  
  呃?
  
  听到天山神君如此郑重其事的话语,无论是曹文斌,还是归墟,都不敢再问。
  
  不过回头,两人心里都在嘀咕……这个小仙姑,莫非是天山神君的私生女不成?
  
  要不然,他怎么会是这样的反应呢?
  
  但心里这么想,却没有一个人胆敢说出来。
  
  毕竟不管如何,天山神君,都是一位真君,高高在上的存在。
  
  等恭送了天山神君离开之后,私下只有两人之时,一直在装孙子的归墟终于有点儿憋不住了,当下也是黑着脸对曹文斌说道:“怎么搞的,你抓人之前,就不能提前调查清楚吗?现在闹成这样子,你说怎么搞?”
  
  震旦商会私下抓人,而且还是用“勾结清除派”的名头压人,其实还是闹得挺大的。
  
  慈元阁这边也被弄得十分被动。
  
  如果震旦商会将唐胖子搞定了,屈打成招,有个说法,那也罢了……但就这么灰溜溜的将人放了,善后之事,还真是很难办。
  
  但慈元阁这边麻烦无比,而曹文斌却也是憋着一大口的气……他听到归墟如此不留情面的训斥,也是一点就着。
  
  这位曹会长阴着脸说道:“还不是你这边临时变卦,又催得急,我才出此下策的吗?要是给我充分的时间,我会这么被动?”
  
  归墟恼怒起来:“你这么说,是怪我咯?”
  
  曹文斌之前一直都是千年老二,等设计谋算了大佬瓶,将其赶走之后,总算是扬眉吐气,当了领头人,威势也逐渐起来了。
  
  他即便知晓归墟的重要性,但也不能忍受他的讥讽,当下也是说道:“怪不怪的且不说,单说你请来的这位真君,他到底怎么回事?”
  
  归墟不想当着曹文斌的面,去评价自己刚刚抱上的大腿,只是冷哼道:“所以你这是怪天山神君咯?”
  
  曹文斌瞧见对方那森寒的眼神,下意识地将不满压了下去。
  
  但他还是忍不住说道:“现在扯这些都没用了,我就问一句,接下来该怎么办吧?”
  
  没想到归墟却轻飘飘地说了一句:“什么怎么办?我慈元阁这边一大堆事儿呢,先去灭火吧——至于你这边嘛,你自己想办法吧……”
  
  听到对方直接推卸责任,曹文斌顿时就火冒三丈。
  
  他盯着归墟这个死胖子,一字一句地说道:“所以,你慈元阁是打算置身事外了,对吧?”
  
  归墟干笑着说道:“不是置身事外,而是有心无力——这件事情终归到底,还是你们震旦商会内部的事务,我们外人,实在是不太好插手……你说对不?”
  
  曹文斌万万没有想到归墟会这么说,当下也是脑子一热,冷笑连连:“好好好,原来这事儿,居然是我震旦商会内部事务了,对吧?那好,我也不管了,等到时候张信灵打上门来,我直接举手投降,然后将当日之事的内幕放出去……”
  
  他直接来一句“鱼死网破”,顿时就将归墟给镇住了。
  
  那胖乎乎的老狐狸打量了一眼曹文斌,沉默了一会儿,突然间笑了起来:“唉,老曹,你这不说的是气话吗?就算你对着张信灵那娘们双手投降,你觉得她就会当做什么事情都没发生,饶过你吗?”
  
  曹文斌微笑着说道:“我自然知晓这个道理,但这不是没法子了吗?”
  
  归墟说道:“不至于,不至于——咱们也是歃血为盟的兄弟,吵归吵,闹归闹,但没必要将桌子给掀翻,让大家伙儿都吃不了饭,对不?而且此事也不仅仅关系到你我,还有花脸叶,以及他背后的人呢,是不?”
  
  两人终究还是理智之辈,联想起后果来,终究还是忍住了愤怒,勉强握手言和,不再闹腾。
  
  离开那个养蟹的场子,回到了太湖东畔的浒墅湖心会所住处。
  
  曹文斌一个人独处,回想前后因果。
  
  忍一时越想越气,退一步越想越亏……没多一会儿,曹文斌的脑袋就跟煮开锅的茶壶一样,憋得通红。
  
  一直到终于憋不住了,他大声吼道:“小武,小武你他妈的到哪儿去了?”
  
  门外等候的小武慌忙跑了进来,喊道:“会长,怎么了?”
  
  曹文斌骂道:“贪狼那个憨包呢?还在那里装死吗?甭管他有没有装死,现在立刻马上,我要他五分钟内出现在我面前,否则让他后果自负……”
  
  这位爷自从取代了大佬瓶,成为了震旦商会的会长之后,威势就日渐增长。
  
  这是每一个身处上位者,都不由自主养出来的气度。
  
  也是颐指气使的习惯。
  
  小武不敢反驳,拱手离去,没多一会儿,被小仙姑一顿暴揍、然后昏死过去的贪狼道人,便出现在了房间里面。
  
  曹文斌冷冷地看着眼前那低着头、如同霜打茄子一样的贪狼道人,冷冷问道:“你没有什么想要跟我解释的吗?”
  
  贪狼道人没有回答,只是头埋得更低了。
  
  砰!
  
  曹文斌抬手,猛然拍了一下旁边的书桌。
  
  整张书桌,直接碎成了粉末去。
  
  贪狼道人下意识地抖了一下。
  
  而曹文斌则毫无风度地指着这位真人,破口大骂道:“真有你的,你知道我为了你,丢了多大的脸吗?告诉我,到底是什么,让你堂堂一个真人,如此不要碧莲,跑去跟人家叫‘爸爸’?”
 

推荐阅读: 龙抬头 (抚琴的人) 神澜奇域(唐家三少) 长宁帝军(知白) 金钱无罪(三观犹在)

看网友对 第14章 稀罕事,不理解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