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天师密码 > 第48章 困兽斗,围观者

第48章 困兽斗,围观者

  很显然,在刚才的某一瞬间,花脸叶想要金蝉脱壳,逃离眼下的包围圈。
  
  从某种层面来讲,无论是什么人,对于生存这件事情,从来都是怀揣着执念的。
  
  好死不如赖活。
  
  在“活下去”这个朴素观念面前,一切的金钱、利益、面子、尊严……都并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重要。
  
  更何况,花脸叶从来都只是一个刺客、杀手,而不是一个富有荣誉感的战士。
  
  所以在面对着如此艰难局面的时候,他的下意识反应,自然是假意全力抵抗,然而却绞尽脑汁地想着虚晃一枪,远遁而走……对于此事,大佬瓶自然知晓。
  
  因为她当初在舟山的时候,使得就是这一招。
  
  但“此一时、彼一时”也,现如今双方的角色互换,她变成了守擂的一方,自然不可能让花脸叶将当初的情形,给完美复制了去。
  
  为了这一次的复仇行动,她可是谋划了许多。
  
  大半年过去了,许多的日日夜夜,她都会反复不断地做着一个噩梦。
  
  梦中的蒙晴,面目苍白,被水泡发得又丑又肿……每每梦到此处,她都会痛苦无比。
  
  而如今,终于要为最好的姐妹报仇了,她又如何能够懈怠呢?
  
  但即便是再多仇恨,大佬瓶都能够将其藏匿在心底的最深处去,面对着花脸叶这惊诧无比的疑问,她满是快意,却又很是诚恳地回答道:“领域?算吧,是,也不是——它只能算是一个雏形而已,至于真君嘛……我心结未消,不得入门……”
  
  如果大佬瓶夸大其词,话语虚浮,花脸叶或许还会心存侥幸,继续尝试着钻空子撤离。
  
  但对方这老老实实的回答,却让花脸叶的一颗心,直接沉入了谷底去。
  
  大佬瓶很显然是没有撒谎的。
  
  她的这等手段,仅仅只是接触到了领域的雏形而已。
  
  这雏形,别的不能干,留住他一人就行了。
  
  而且与他花脸叶对敌的,是陆林,而不是那女人,这使得她可以全心全意地维持那领域的范围,不必想着去添加、或者改变规则,而是一心一意地防止他逃离就行了……想到这里,花脸叶竟然生出了几分绝望来。
  
  随后,一股强烈的战斗意志,却又油然升了起来。
  
  毕竟是一位双手血腥无数的屠夫级人物,在面临绝境之时,他的软弱只是在一瞬间浮现,随后就被他死死地压了下去。
  
  随之而来的,是那钢铁一般的决死意志。
  
  这,便是花脸叶。
  
  不得活……那便死也拉一个垫背的。
  
  花脸叶在一瞬间就变得悍勇起来,而他手中的花剑,也从先前那浮夸的、宛如话剧一般绚丽的风格,骤然变得阴沉细密许多。
  
  与此同时,他放弃了大开大阖的进攻手段,而是采取了与陆林贴身缠斗的手法。
  
  一寸短,一寸险。
  
  方寸之间,生死仿佛就只是一瞬间的事情。
  
  在这样的局势下,花脸叶也是迸发出了巨大的战斗潜能来,采用一种刀尖跳舞、走钢丝绳一样的方式,与陆林进入了更加激烈的战斗之中去。
  
  与此同时,除了两人之间的战斗之外,他们麾下的阴灵,也开始影影重重的浮现。
  
  各种法阵异能,也在这个时候陡然爆发开来……战斗,仿佛只是一瞬间,就进入了白热化状态!
  
  ……陆林与花脸叶,两人有如一道十三级的暴烈台风。
  
  原本山半腰处的茅屋与院落,几乎在两分钟之后,就直接化作了粉碎状态。
  
  战斗的范围,也骤然之间扩大了百米。
  
  场中两人的身影不断浮现,又骤然消失……唯有劲气,却是从来不停。
  
  一股接着一股,劲气鼓荡,将周围的气场搅乱翻天。
  
  大佬瓶在旁边掠阵,主持领域,防范着花脸叶再想办法虚晃一招,临阵脱逃。
  
  她对于此事尚且还有一些陌生,所以只有全力维持,而没有办法给予场间的陆林更多的帮助。
  
  但她对于这位新任的龙虎山掌教真人,也就是名义上的领导十分信任。
  
  如同信任她自己。
  
  她曾经看过这个年轻人还未起势之时的稚嫩。
  
  那个时候的他,整天一副运动装,就好像是刚刚毕业的小孩儿。
  
  但那个时候的陆林,就已经表现出了异于常人的特质。
  
  不但敢打敢拼,而且敢于冒险。
  
  但某些时候,他又过度谨慎,从他身上,瞧不出太多“骤然暴富者”的年少轻狂……那是一个有着神秘感的男人。
  
  而后来,当她落难了,自以为必死之际,却是这个男人,让人意外的站了出来。
  
  他本可以选择袖手旁观。
  
  毕竟这件事情,与他其实并没有太多关系。
  
  双方之间,也没有那份交情在。
  
  但即便如此,他还是义无反顾地站了出来,甚至以一种飞蛾扑火、唐吉坷德迎战风车的姿态,去对敌当时实力远胜于他的对手。
  
  在某一刻,大佬瓶觉得这个家伙,莫不是脑壳坏了。
  
  但事实证明,她最开始对陆林的观感是对的。
  
  这个年轻人,很强……他,居然赢了。
  
  当时那样的状态下,陆林都能够完成逆转,实现大翻盘,现如今的他,又怎么可能输在一个阴险小人手中呢?
  
  这可是一个最擅长创造奇迹的男人啊…………与大佬瓶那长辈一样的欣慰心情不同,在一旁观看的归墟,包括他的两个手下鱼苍、钟显明在内,心绪则变得复杂许多。
  
  虽然大体的方向,他们都希望花脸叶能够落败生擒于此。
  
  毕竟那家伙可是一个大祸害,倘若是活着离开,必将后患无穷。
  
  至少对于慈元阁来讲,绝对是一个巨大的灾难。
  
  但与此同时,他们又不希望花脸叶败得太彻底……毕竟大佬瓶虽然因为形势的缘故,选择“只抓首犯、从犯勿论”的策略,用来分化刚才的那一帮乌合之众,使得他们这边有了撤身跳船的机会……但事实上,归墟并不是小孩子,也绝对相信,张信灵这个女人,绝对会将当初的那份仇恨,隐藏心底。
  
  它就如同一颗地雷,随时都会爆发。
  
  而到了那个时候,慈元阁是否能有承受的能力呢?
  
  归墟心中,是充满了不确定的。
  
  正因如此,他才希望花脸叶能够给对方创造一些麻烦,要是能够削弱一些对方的实力,甚至让那陆林重伤的话,就再好不过了…………至于其他人,也都心思各异,打量着场中。
  
  就在这时,变化陡然而至……

推荐阅读: 龙抬头 (抚琴的人) 神澜奇域(唐家三少) 长宁帝军(知白) 金钱无罪(三观犹在)

看网友对 第48章 困兽斗,围观者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