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天师密码 > 第七章 重女轻男

第七章 重女轻男

原本头疼欲裂的陆林,这才想起旁边这手机里,可还有一个姑奶奶需要“伺候”呢。

瞧见对方的信息,陆林有些吃惊。

毕竟这可不是疯狂的威胁,而是正正经经的对话,着实是让人有些意外。

他犹豫了一下,拿起手机来,瞧见屏幕上的字,想了想,准备回答,结果却发现没有输入栏,与之对话。

那红衣女子似乎意识到他的想法,立刻又打了一行字出来:“你说话,我能够听得到。”

这么智能的么?

你这玩意,到底是鬼呢,还是人工智能啊?

陆林想到这里,心中原本的恐惧顿时就被荒诞的笑话给冲散了许多,于是问道:“你到底是什么?”

他没有搭理对方提出来的事儿,而是直接询问起了对方的身份。

刘小静叫他“才子”可不是胡说,虽然他们几个学的是工商管理专业,但陆林对于心理学还是很感兴趣,并且读了不少的相关书籍,研究颇多,甚至还能够冒充算命先生,帮人定前程和解梦呢,这点儿谈话技巧,自然也不是难事。

屏幕上的回复很快:“阴灵。”

陆林有些惊讶,问:“阴灵?什么阴灵,不就是鬼么?”

屏幕回复:“阴灵不是鬼。”

“那是什么?”

“……”

“那好,不谈这个,你为什么会待在我的手机里?”

“你把我抓进来的,还问我?”

“我把你抓进来的?就是用这软件拍照,然后你就被吸进来了——我是可以这么理解么?”

“对。”

“好了,你刚才说可以帮我,怎么帮?”

“把我放出去,我可以帮你把他中邪的状态给解除,让他回到以前的样子来……”

“怎么放出去?”

“你在我这里调出菜单栏来,然后点击‘更多’,在更多里面点击‘放生’,这样就可以了……”

屏幕上的文字一步一步地给陆林引导着,陆林照着办,居然真的在动态图的二级菜单里的“更多”一栏中,找到了“放生”的选项,不过他瞧了一眼,却并没有点击,而是移到了“删除”选项,然后说道:“如果我点击这个,将会怎么样?”

“不,不要!”

“不!”

“千万不要!”

屏幕上连着出现了三行字,一行比一行更加大,最后四个字甚至将整个屏幕都遮满了,让陆林感受到了那红衣女子的情绪,到底有多么的激烈。

哦豁?

陆林瞧见这个,脸上不由得留出了古怪的笑容来。

小妹儿,你这吓人归吓人,但段位实在是有点儿低啊,这么一吓,直接就将软肋给报出来了。

没劲啊。

得了便宜又卖乖的陆林伸了一个懒腰,然后说道:“行了,咱们开门见山地说吧,放,肯定是不能放你了,换个我们彼此都能够接受的条件吧,这样子,我们或许有得聊,不然嘛……”

他露出了一个“你懂”的笑容,然后就不说话了。

两天之前,陆林对上这玩意,还吓得心惊胆战,屁滚尿流,心脏都停止跳动了去,结果现在却已经能够反过来威胁对方了。

这说明了两个道理,一是人得学会着成长,二则是没事儿可以多读书。

害怕和恐惧,来源于未知。

知道得越多,就越能够明白天下事。

果然,陆林的威胁一出来,那回复的语气,居然就直接软了下来。

经过一番商谈,红衣女子最终提出了唯一的要求来。

她要陆林带着她,返回那银鱼岛的地下洞穴去,将她的本命物找到——只有找到本命物,她的魂魄才不会消失,才能够有足够的能量出来,帮那个吓疯了的黄子兴恢复精神。

本命物是什么东西呢?

红衣女子解释道:“这是每一个阴灵存留于世的关键,是寄托阴灵的物品,有可能是阴灵生前的身体部分,比如说一块骨头、一缕头发或者几片指甲,又或者是某种珍重的东西,譬如喜爱的丝巾、钱包或者护身符等;阴灵们往往会寄托于此,不能够离开太远,至于这距离,则跟阴灵的强弱有关……总之本命物,对于阴灵而言,就如同命根子一样珍贵,若是本命物毁了,那么阴灵也就难以存留于世间了……”

陆林问:“那你的本命物是什么?”

红衣女子答:“一块金锁,是我祖奶奶留给我的。”

陆林这边问,红衣女子通过屏幕上的留言作答,聊了一会儿,最终告诉他,如果想要让那个疯子恢复正常的话,她的确可以帮忙,但此刻能量不够,如果没有本命物的能量支撑,她甚至都没办法在这儿撑过一个星期,面临的结局,便是烟消云散,灰飞烟灭了去。

正因为如此,所以她才会如此的着急。

聊完这些之后,陆林陷入了沉默之中,没有再说话。

他读了那么多心理学的书籍,自然不会是一个单纯的人,也不可能完全相信这女人所说的话。

要万一这女鬼骗自己回到她那大本营去,然后找同伙把自己给弄死……

这事儿就蛋疼了。

陆林没有再与她交谈,而是开始研究起了手机上这个没有软件名称的APP来。

作为半个资深数码迷,陆林把弄起这些APP软件来,倒也算是轻车熟路,而且这APP也实在是太简单了,并没有什么难度,他大概玩弄了一下,就清楚了七七八八——“相册”就是装软件相机拍出来的照片,“编辑”就是编辑处理照片,但目前好多选项都是灰色的,说是没有权限,而“广场”选项打不开,同样也是说没有权限,至于“回收箱”也很简单,等同于电脑的“回收站”……

因为没有APP的名称,陆林没办法去网上搜索相关的软件下载与评价,他通过阴阳鱼图标以及APP内容搜索,也完全搜不到相关的资料。

没有办法,他又通过各种渠道,去搜索眼下得到的这些信息,同样没有找到匹配的内容。

他甚至走投无路之下,还跑到一个相熟的作者微博下面去私信留言……

结果某位无良作者上一条微博,还是大半年前更新的。

陆林这边正在熬着,半夜的时候给老大拉到了一个群里来,他点击进去,发现里面有老大潘勇、他女朋友王萍,还有刘小静和马休儿,但没有瞧见石建豪和温甜甜这一对。

陆林进群的时候,老大正在跟群里面的人说明情况,大概也就是之前电话里的那些。

不过当着女孩的面,他也没有讲得太深入,只是把后果和黄子兴家人的态度,跟大家聊了一下。

大家听了,七嘴八舌地说话,陆林也贡献了几个表情包。

很快,马休儿就问了一个问题:“你们家老三石建豪,和那个叫做甜甜的姑娘呢?”

潘勇回答:“老三我拉了几回,他可能没有看手机吧;至于温甜甜,我没有她的微信啊,@枫林晚,你有她的微信吗,拉她进来。”

陆林:“没有。”

石建豪那人挺小气的,陆林怕惹麻烦,所以那天都没有怎么跟温甜甜说过话,更别提要微信之类的事情了。

王萍:“别问了,我们都没有,石建豪把那姑娘藏得紧紧的,生怕我们坏了事——那天出事了,傍晚的时候,来了两个男的接她,好像是她哥和她哥的助理……温甜甜家里挺有钱的,我看了一下,她哥开来的那车,可是埃尔法……”

啧啧,埃尔法,丰田旗下最豪华的商务车,这玩意在日本以及国外市场不算贵,但是在国内,指导价七八十万,但你不加个四五十万,永远都等不到现车。

开这车的家庭,那可真的是不差钱。

大家又聊了一会儿,都是彼此安慰的话,而这时陆林微信通讯录有一个新的朋友,打开一看,原来是刘小静加了他。

陆林通过之后,刘小静与他私聊了几句,不过也没有说什么,只是问了一下石建豪怎么回事。

陆林也不想在背后说人闲话,搪塞了两句,就没有再多说了。

群里的人又聊了一会儿,因为夜太深了,慢慢就散了,而陆林又查了一会儿,然后也实在是抵不住了,终于倒头睡下。

次日醒来,他想了想,这么大的事情,得跟家里面的人说一下。

毕竟如果事情闹到学校,真的给退学了,就惨了。

然而他这边还没有推门出去,就听到客厅里父亲和母亲在低声说着什么,他侧耳倾听,才知道姐夫和姐姐打电话过来了,说准备买房,但还差二十万,让他们帮忙凑一点……

凑一点。

呵呵,这句话说得十分讲究,不是“借”,是“凑”。

都说长姐如母最懂事,但从陆林懂事起,自己这大姐就从来不是一个省油的灯,也不知道跟谁学的,尖酸刻薄,又特别会啃老,工作这么多年的她从来不给过家里钱,最擅长的,就是把父母哄得高高兴兴,然后不断地索取,特别是结婚之后,两口子娃都生了,却潇洒无比,将孩子往这里一扔,给陆林父母带着,他们却去满世界潇洒,从没有给过生活费不说,姐夫买车要了一回钱,这回买房,又来刮父母油水……

有人问了,他姐夫家为什么不出?

因为陆林姐夫是外地人,家里更穷,不但补贴不了,还得让他姐夫这儿定时定期寄钱回去……

陆林听到客厅里父母两人,为了凑那钱绞尽脑汁,忍不住出去,跟父母争执起来。

结果陆林父亲怒了,对他骂道:“你好意思说你姐?你给过家里一分钱没有?我们给你姐钱,哼哼,给她还好,得些暖心的话,你呢,这几年上学,跟家里打过几回电话?指望你养老,我们哪里指望得上哦……”

得,重女轻男,这就是陆林家的现状。

陆林与父亲一番争执之后,早餐也没吃,冲出了门去,在楼下台球室看别人打了一会儿台球,终于拿起了手机来。

有的事情,终于还是需要面对的。

他决定,回明城。

推荐阅读: 龙抬头 (抚琴的人) 神澜奇域(唐家三少) 长宁帝军(知白) 金钱无罪(三观犹在)

看网友对第七章 重女轻男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