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天师密码 > 第十五章 有事相求

第十五章 有事相求

洛晓青对于那个与她曾经在一个洞穴之中出现过的男性阴灵讳莫如深,仿佛龙之逆鳞一般,完全不可触碰,但是对于别的事儿,却并没有太多的抵触,还是愿意与陆林真诚沟通与交流的。

所以陆林与她聊了一些别的事情。

一些陆林最为迫切想要知晓的事情,譬如手中的这个神秘APP,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它为什么可以通过拍照,将洛晓青、金锁以及那一大片被污染的倒灌海水垃圾池,全部都拍进了手机里,而现实中那些东西则消失不见了?

是手机软件的原因,还是手机硬件的原因?

还有今天手机软件更新时出现的这些东西,到底又是什么意思?

这个世界上,除了他之外,还有别人也有这样的东西么?

这到底是一个模拟游戏呢,还是真实存在的?

这玩意,真的能够让人变强?

那所谓的“知晓这世间奥秘的密码”,以及“开启新的纪元”,到底是中二的游戏文案策划,还是真有其事呢?

后面他还会碰到这样的事情么?

所谓的“任务”,又是什么?

……

陆林的脑子里,有着无数的疑问,如果统统罗列出来,甚至能够组成“十万个为什么”。

但洛晓青对于陆林的问题,却有点儿不知道该如何作答。

她唯一能够告诉陆林的事情,是她与陆林一样,都是通过九年义务教育,成长为一个优秀的社会主义接班人,随后读高中、考大学,就是南方省排名第一的学府。

她在外语学院读书,本来成绩优异,大二就已经考过了英语八级,甚至还计划着前往澳大利亚或者英国留学进修……

然而所有的一切美好未来,都给一场计划之外的游玩给打破了。

不幸惨死的她,本以为眼睛一闭,就是无尽黑暗,结果没想到眼睛最终还是睁开来了。

这眼睛一睁,她发现一没有黄泉,二没有投胎,而是直接出现在了临死之地。

她一开始浑浑噩噩,全凭本能飘荡着。

她不知道自己是生是死。

她甚至都不确定这所有的一切,是不是一场梦——或许有一天,她一觉醒来,发现所有的一切都是虚假的,自己其实还躺在学生宿舍的床上,准备着第二天的考试呢……

但现实终究是残酷的,当她的意识越来越清晰的时候,终于明白了自己的身份。

阴灵。

什么是阴灵?

洛晓青不知晓,她脑子里隐隐残存着一些信息点,时不时地会浮现出来,让她能够勉强地了解自己此刻的状态,以及整个世间的存在。

但更多的,则是迷茫。

一直到有一天,石小川,也就是陆林知晓的另外一个阴灵告诉她,或许可以通过找替身,获得永久的安宁,或者解脱。

不管是心灵上的,还是存在模式之上的。

所以她便跟着做了。

结果第一次,就踢到了铁板上,被陆林给“咔擦”一下,直接收进了这鬼地方来。

这便是她了解的全部,至于手机之内的空间,据她的形容,便是一个房间,如同陆林瞧见的一般,而她的沟通,并不能用语言来表达,却能够通过默想的方法,投射到手机屏幕上来。

这一点,跟网聊,简直一模一样。

听完这些,陆林有点儿懵。

敢情自己和眼前的这位洛晓青的关系,却是网友啊?

见没有办法再问出更多的东西来,陆林没有再为难洛晓青,在APP相册的秽气之源图片中,找到了权限开放设置,然后赋予了洛晓青当日24小时的使用权限。

毕竟洛晓青的成长,对于陆林来说,也是大有裨益的。

弄完这些,洛晓青立刻消失不见,都不带一点儿含糊的,而陆林则躺在床上,仔细思索着。

虽然刚才没有问出太多东西,但他却还是确定了一些事情。

譬如洛晓青,她的存在,绝对不能简单地用我们臆想中的“鬼魂”去理解。

虽说她的某些特制很像,但与古代传说,或者文学影视作品中的鬼魂描述,还是有着本质上的不同。

另外洛晓青知道的,绝对没有那个叫做石小川的多。

尽管洛晓青绝口不提,但无论是话里话外,还是行为举止,都表现出了对石小川的抗拒、厌恶、不满以及……恐惧。

至少石小川能够做的,可比洛晓青要强许多。

另外根据洛晓青的描述,陆林也能够大体勾勒出阴灵的一些特点来。

譬如无法直接作用于实物之上。

能够制造幻象。

能够对情绪激烈起伏、“吓破了胆”的人进行短暂的精神控制。

都有本命之物。

活动范围有限——应该是以本命物为寄托。

出现的地方,或许伴随着秽气之源。

保留生前大部分、甚至是所有的记忆……

等等吧。

确定这些,对于陆林而言其实是很有意义的,因为能够让他知晓,即便再一次面对阴灵的话,应该怎么去做。

当然,这些也只是具有一定的参考价值,毕竟洛晓青本身的级别也不高。

一星阴灵而已。

或许级别高一些的话,特性又将有所不同。

对于曾经在《英雄联盟》国服电信郊区上过“最强王者”段位的陆林来说,他深知一个道理,不管是玩游戏,还是别的事情,万事万物,最怕钻研。

只要你研究透了,就会发现许多原本看上去风马牛不相及的东西,其实是能够相互影响,并且导致最终结局的。

陆林想了许多许多,但今天这一天实在是太累了,他没一会儿就困倦了,不知不觉就睡了过去。

第二天的清晨,还处于美梦中的陆林被电话吵醒。

他迷迷糊糊地接通,电话那头是他母亲,打电话问他跑去哪儿鬼混了,怎么一晚上都没有回来。

陆林揉了揉脑袋,忍不住苦笑起来——他都跑到明城来一天了,母亲才发现他不见了。

自己的存在感,这是得有多低啊?

陆林告诉母亲自己找潘勇家里玩,母亲是知晓潘勇的,所以也没有多问,而是说道:“我们现在陪你姐、你姐夫去看房啊,你要不要一起过来?”

听到这话儿,陆林知晓父母到底还是不听劝,应该是决定拿钱给姐夫了。

可怜他父母一天到晚累死累活,却把辛苦攒下来的积蓄,全部都给了小辈去……

想到这里,陆林没好气地说道:“又不是我买房,不去。”

母亲在电话那头唠叨道:“你这孩子,怎么一点儿都不懂事呢?你姐夫昨天还跟我说,要给你留一个房间,等回头了你也可以去享受一下楼房的感觉,到时候装修,也随你意见呢……看看,人家多在乎你这小舅子?”

陆林忍不住吐槽道:“所以,他是打算让你们把装修费也出了?”

这一句话将母亲给怼得无语,直接就挂了电话。

电话挂了,陆林再也睡不着了。

他打开窗帘来,瞧着外面的阳光洒落,又是糟心的一天。

陆林去洗漱一番,弄完之后出来,拿起了手机,第一时间就打开了那个“阴阳鱼”软件,查看了一下里面的情况,瞧见洛晓青的状态栏与昨日一样,并无变化,只不过健康值满分了。

而自己的状态栏也没有什么变化,但他刚才洗漱的时候,发现身上的伤势似乎全部都好了。

就连疤痕和淤青,都消失不见了。

这么神奇的么?

查阅完了这些,他才打开了微信来,发现有好多消息,特别是前几天刚刚拉的小群,那聊天量却是达到了99+以上去。

这么火热朝天么?

陆林先打开了刚刚加的妹子刘小静,发现给他留了言,连着好几个问题。

“是真的么?”

“你这么厉害?”

“说话啊,在不在?”

每一段问话,都带着颜文字,特别是最后一句,却是连着三个哭脸,看得陆林心里挺爽的。

另外王萍、马休儿都有发了消息过来,打开来看,大抵如是。

陆林没有着急回复,而是打开了小群,发现昨天聊天一直到凌晨四点半去,随后他发现群聊居然多了一个人,仔细一看,发现石建豪居然加进来了。

他开始翻记录,从头开始读,几百天记录读下来,才知道老大潘勇在群里,把自己好是一顿吹嘘。

陆林瞧见潘勇的用词,差点儿把自己给吹上天了。

这架势,听得陆林都有些脸红。

看样子,老大是完全相信了自己胡吹的那些东西。

而石建豪是半夜一点多加进来的,不知道是哪儿听到的消息,知道黄子兴这事儿搞定了,所以一顿不要钱的“抱歉”,然后说自己这两天在乡下,没有网络之类的。

老大潘勇这时却抛出了一个话题来,说黄子兴的大姐昨天找到了他堂叔,说事儿还不算晚,要求他们这些人赔偿黄子兴这几天的医疗费用。

石建豪听到这事儿,当下也是义愤填膺,气得不行,并且对黄子兴和他那个律师姐姐,展开了从头到尾的批判。

群里面热议此事,小半宿产生了记录无数……

陆林这边正瞧得眼花呢,房门敲响了,随后门外响起了老大潘勇的喊声来。

陆林跳下床去,将房门打开,潘勇走进来,先是打量房间一番,跟他开玩笑,说有没有半夜无聊,搞点坏事。

两人笑闹一番,陆林问了一下群里面讨论的事情。

潘勇说这事儿的确是真的,不过他堂叔也不是善茬,直接给怼了回去,然后抛下狠话,说她们真要闹,就去闹,看校方会处理谁……

他们这边一硬,对方就没有什么话可说了,到今天都没有消息传来。

不过他这么早过来,并不是聊这事儿的,而是他老子想要请陆林喝早茶。

陆林听了连连摆手,说算了。

潘勇他老子陆林之前见过一面,那面相感觉好像是很严肃的大领导,他在潘勇老子面前,大气都不敢喘,实在没有必要过去受虐。

陆林这边推脱,而潘勇却很是认真地说道:“你逃不了了,我老豆放了狠话,让我一定把你请过去,不然我暑假的零花钱,一毛钱都没有了——行了,你别怕,听我老豆那意思,好像是有事求你……”

啊?

陆林一脸愕然。

堂堂潘半村,有什么事情要求他啊?

推荐阅读: 龙抬头 (抚琴的人) 神澜奇域(唐家三少) 长宁帝军(知白) 金钱无罪(三观犹在)

看网友对第十五章 有事相求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