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天师密码 > 第十七章 哪儿找来的骗子?

第十七章 哪儿找来的骗子?

尽管过来的时候,陆林都想好了,到时候跟潘勇的老子大概聊一下,然后找个理由给拒了,只要不伤及颜面,问题基本不大。

然而当潘半村这个厚厚的大红包拿出来的时候,他所有的心里预设,都直接崩溃了。

陆林不是那种掉进钱眼里面的拜金主义者,但话说回来,有钱赚却不赚,实在是有些伤天害理。

毕竟潘半村已经挑明了,只要过去看一眼,这红包就算是车马费了。

至于到底行不行,他也不会强求。

这样的好事,对于一个穷逼而言,实在是太有诱惑力了。

毕竟作为一个大学生,而且还是一个在家里不怎么受待见的孩子,陆林的手头一直都很紧,甚至这一次买二手手机,都还跟老大潘勇借了七百块钱呢……

虽说潘勇不会催他还钱,但想要补上这亏空,陆林要么省上饭钱,要么就得想办法编个借口,跟家里要。

但如果有了这红包里面的收入,所有烦扰就会一笔勾销了……

代价仅仅只是过去走一趟。

所以陆林最终屈服了,点头应了下来。

姜还是老的辣。

潘半村看人很准,出手也果断,搞定陆林之后,让他们在这儿先吃着,他出去打个电话。

这是找李家对接了。

他这边一走,陆林和潘勇都不约而同地松了一口气,潘勇伸手过去,一把拿起了那红包来,随后夸张地说道:“哎呀,老头子挺大方的啊,这么厚,里面得包了多少钱啊?”

他装模作样地要拆开来看,陆林赶忙抢了过来,潘勇大叫起来,说见者有份,你可别有了媳妇忘了娘,过河拆桥啊?

陆林打开红包,抽出了八张一百来,递到了潘勇手上。

潘勇接过来,喜滋滋地说道:“这么大方?”

陆林却说道:“还上次欠你的钱,加上利息……”

潘勇听到,直接无语,好一会儿,方才收了起来,认命地说道:“也行吧,算起来,你是哥几个里面,唯一主动还我钱的人……”

陆林收好了红包,又赶忙喝了两口鱼片粥,吃了些茶点,这时潘半村走了进来,招呼道:“走吧,我们去李总家。”

他领着两人下了楼,让潘勇将那破车就停在这里,然后一起上了他的车。

潘半村这车是奔驰的,陆林对车不太懂,但感觉这车子无论是车漆、外观还是内饰,都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奢华,坐进去之后,忍不住低声问旁边的潘勇道:“你爸这车真牛啊,得六七十万吧?”

他虽然不太懂,但也知晓BBA的大名,晓得好一点儿的都得大几十万起。

潘勇听了,噗嗤一笑,低声说道:“我的二哥唉,我爸这车是迈巴赫,梅赛德斯迈巴赫,限量版,两百以上……”

陆林一脸茫然。

有钱人的世界,真尼玛不太懂。

这车有司机开着的,潘半村坐在副驾驶室看手机,不理后面两孩子悄声说话,过了一会儿,他开口说道:“小陆啊,我刚刚看到消息,说闻雪出事之后,我那老伙计,还有几个朋友都请了高人来,有普陀寺的高僧,莞城和赌城请来的风水师,还有我们当地特别有名的先生蒋一鸣……”

陆林愣了一下,说道:“啊?既然请了这么多人,那要不然咱们回吧?”

他就是个啥也不懂的穷学生,突然间听到有这么多的“高人”登场,顿时就有些心里发怵,直打退堂鼓。

潘半村应该也是感觉出了陆林的心虚,笑着说道:“没事,我已经跟老李说好了,要是爽约的话,有点不太好,与其如此,还不如过去见一下;对了,一会儿到了地方,你没有把握的话,尽量多看少说,不要落人口实就行了,知道么?”

很显然,潘半村对陆林这孩子,也是有些不太放心的。

不过既然已经这样了,也没有必要撤退。

滥竽充数就行。

陆林得了嘱咐,连连点头,毕竟他从始至终,也都打算划水摸鱼。

这辆什么迈巴赫的确是好车,加上司机不错,开得又快又稳,说话间,车子已经来到了靠海边的石麓山山庄前。

这儿是明城有名的富人区,身家少于九位数的,都不好意思在这儿打晃,而那李家,则在最靠近山顶的那处宛如庄园的独栋别墅里。

为什么能够拿到这么好的户型么?

因为这一片别墅区,就是人家鼎泰国际开发的。

啧啧啧……

难怪连潘半村都上赶着过来巴结,人家这是真的有实力啊。

潘半村显然是这儿的常客,迈巴赫通畅无比地来到了别墅的庭院外,在佣人的指引下停了车,随后三人下了车,一个穿西装打领结、倍儿有英国管家范的中年男人走了过来,与潘半村低声说道:“潘总,李总让您去大厅那边稍等,闻雪小姐刚刚从医院接回来,他在那边看着呢,一会儿过来接待大家……”

大家?

陆林听到这个,下意识地往大厅口那边望去,瞧见的确站着一些人。

潘半村对这管家也很客气,说了两句场面话,随后领着陆林和潘勇朝着大厅那边走了过去到了大厅,那叫一个金碧辉煌,就跟人星级酒店的大堂一样,里面或坐或站,有好几拨人在。

那些人瞧见他们几个进来,都朝着这边望了过来。

其中一个矮胖子瞧见,却很是夸张地喊道:“哎哟,我道是谁,原来咱们潘半村也过来了,怎么,您请了哪路高人过来?”

潘半村上前去,与那人笑着说话,潘勇在后面,与陆林简单说道:“这人叫做徐胖子,跟我爸是同行,也做建材,两个人是死对头,水火不容……”

额……

陆林瞧见,没有说话,下意识地往旁边躲去。

那徐胖子与潘半村搭上话之后,虽然两人脸上都笑盈盈的,说话也是很客气的样子,但言语交锋却颇为激烈,夹枪带棍的,犀利得很。

陆林在旁边瞧着,一副事不关己的态度。

没想到那徐胖子与潘半村搭话之后,很敏感地感觉出了潘半村的底气不硬,立刻就回过头来,不知道使了什么眼色,一个跟着他一拨儿的男人从沙发上站了起来,随后朝着陆林这边走来。

那男人身穿白色绣龙唐装,脚上是黑皮面千层鞋,四十来岁的年纪,一副恬淡自得,世外高人的形象。

他走上前来,朝着陆林拱手说道:“小兄弟你好啊,我是莞城保安堂风水事务所的八连喜杜晓风,师承铁嘴断金的拾连真人……”

这人客客气气,陆林不太懂对方的规矩,也没有那么多的头衔,只有干巴巴地拱手回道:“你好,你好,我叫陆林。”

那杜晓风听到陆林的自报家门,愣了一下,随即笑了,指着旁边的这些人说道:“那位是普陀寺来的弘扬法师,这位是咱们明城当地知命堂的蒋先生,那一位是特地从赌城赶来的皮三岁皮先生……”

他每介绍一人,那边的人就朝着这边微微点了点头,显得很有风度的样子。

而杜晓风介绍完了之后,却很是热情地说道:“陆小兄弟啊,你虽然瞧着眼生,但既然也是行当里面的人,那么想必也是有本事的,以后咱们多多走动,相互学习啊——对了,看你年纪不大,不知道师父是谁,师承何来……”

他这却是借着攀谈,向陆林套话了。

陆林虽然是个懵懵懂懂的穷学生,但脑子并没有坏掉,也分得清好赖话。

他知晓这杜晓风看似热情的招呼,实际上是在给自己下套。

而经过这家伙这么一闹腾,那几个被请过来帮忙解决问题的“高手”也饶有兴趣地朝着陆林这边望了过来。

他们也的确有一些好奇,不知道这个小年轻,到底是什么来头,居然能够被请到这儿来。

陆林在这众目睽睽之下,压力着实有一些大。

他瞧见众人期待的目光,当下也是心中一横,开口说道:“我是龙虎山的旁门弟子……”

听到这话儿,众人都为之一愣,杜晓风也卡了壳,而这时那位赌城来的皮先生闻言,却是走上前来,问道:“龙虎山的?哦,不知道你师父是哪位?是袁治常道长,还是张银涛道长,又或者是程自力道长?他们几个我都熟悉……”

陆林只是胡乱地随口一说,哪知道人家还真的认识那龙虎山上的人,当下也是有些卡壳了。

他结结巴巴地说道:“我、我……”

他本来想随口应下一个的,但又怕人家较了真,直接一个电话打过去,问有没有这个人,到时候可就糗大了。

所以想了半天,他直接说道:“都不是,我就是龙虎山旁门,跟我外婆学的,至于她师父是谁,我也不知道……”

哈、哈、哈……

众人听了,忍不住一阵大笑,而那徐胖子则毫不掩饰地朝着潘半村嘲笑道:“老潘啊老潘,你从哪儿找来的骗子啊?真的是越活越回去了,李总这儿多糟心的事儿,你还有空来这儿搞笑?你这样搞,真的有些过分了啊……”

他在这儿下眼药,潘半村心里自然是恨得要命,不过也没有什么底气反驳。

正头疼呢,那管家突然说道:“各位,李总来了。”

推荐阅读: 龙抬头 (抚琴的人) 神澜奇域(唐家三少) 长宁帝军(知白) 金钱无罪(三观犹在)

看网友对第十七章 哪儿找来的骗子?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