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天下第一 > 057龙一叶,赢了

057龙一叶,赢了

什么?!

陈冬当然非常震惊:“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杜长卫皱着眉说:“你在保卫科门口打架还有理了?难道不该开除你吗?”

陈冬知道自己会被重罚,但没想到会这么重。

“可我是初犯啊,而且不是我挑事的!”

就算按照校规校纪,陈冬最多警告或是记过一次,怎么就开除了?

“我早说了,我会盯着你的。”杜长卫幽幽道:“你既然知道宋桥和赵启豪是雷震打的,为什么不早告诉我呢,你想干什么呢,是不是要自己处理?行了陈冬,我没把你们那群人都抓过来处理就够意思了,像你这样的害群之马就该清除出去,我已经和校长申请过了,你可以回家了!”

杜长卫一边说,一边把“开除学籍通知书”拍在桌上,上面果然有校长的签字和盖章。

陈冬拿着这份通知书,手都抖了起来。

不是害怕,而是愤怒。

“按理来说,该通知你家长的,但你家长联系不上,所以就这样吧。如果你家长有什么不满意,可以来学校申请复议,不过没什么用就是了,没人能更改学校的决定!”

陈冬的家长联系方式只有父亲一人,父亲每天醉得不省人事,肯定联系不上。

“杜老师!”

“不要说了,你走吧!”

杜长卫的语气十分坚定,显然再怎么求也没有用。

陈冬手捧着通知书,一咬牙转身离开。

杜长卫也长呼了一口气,默默地给自己斟上一杯清茶。

总算是除掉了。

雷震、陈冬……

没有了这些老鼠屎,三中以后会更和谐。

陈冬先回到班上,路远歌等人立刻围了上来,问他怎么样了?

陈冬没有说话,默默走到自己座位,收拾起了自己的书。

众人当然非常惊讶,连王莹都意外地看着他。

“陈冬,你到底怎么了,你别吓唬我啊!”路远歌有点紧张了。

“是啊陈冬,到底发生什么事了?”石凯也紧张地问。

“你不会是被开除了吧?”王莹突然诧异地说。

陈冬本来不想在教室说这种事,但是王莹问,他的火“噌”一下上来了:“是的,我被开除了,现在你满意了吗?”

现场瞬间乱了起来。

路远歌等人都是一脸不可思议,有追问陈冬细节的,有说保卫科太过分的,还有提议去找杜长卫的,教室里面叽叽喳喳、乱成一团。

但是陈冬谁都没理,仍旧默默收拾自己的书。

按照王莹的性格,这时候该高兴坏了,指不定怎么嘲讽陈冬。

但是不知怎么,王莹竟高兴不起来。

王莹希望陈冬被揍一顿,好好杀杀他的威风不假,可没想过他会被开除啊。

王莹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也不可能安慰陈冬,只好默不作声。

班里愤怒的人却是越来越多,他们都觉得处罚有点重了,在路远歌和班长的煽动下,大家准备集体去保卫科,找杜长卫要个说法。

就在这时,班主任老胡头突然走了进来,破口就骂:“一进走廊就听见咱们班最乱,你们是被开水烫了还是怎么着,一个个叫唤什么?”

班长立刻把陈冬的事说了一下。

老胡头瞬间瞪大眼睛:“什么?!我班上的学生被开除,我怎么不知道?”

老胡头来到陈冬身边,把“开除学籍通知书”拿过来一看,也是火冒三丈:“直接跳过我去找校长,还有没有把我这个班主任放在眼里啦!陈冬,你先别走,在这等着!”

说完,老胡头便急匆匆出了门。

老胡头平时骂人极狠,没想到关键时刻这么护犊子。

陈冬心里也燃起了一丝希望,老胡头出马,应该要管点用,他便坐了下来等着,大家也都等着。

过了一会儿,老胡头便垂头丧气地回来了。

“不行啊,我问过校长了,说是现在正严打呢,就是要抓一批典型出来……陈冬,你也算是撞到枪口上了,试试叫你爸妈来吧,虽然希望不大。”

老胡头戛然而止,长长地叹了口气。

陈冬知道,老胡头尽了力。

老胡头都不行,别人更不行了。

班上同学又乱起来,说要集体去找校长,但是陈冬阻止了他们。

“不用了同学们,谢谢你们的好意了,既然学校做了这个决定,就不可能再更改了。我和大家相处的时间不多,希望我们以后还是朋友!”

说完,陈冬便拎着自己的书包出门。

“陈冬!陈冬!”

好多人大叫着,但是陈冬快步离开,他不喜欢这种场面,只会觉得自己像是个失败者。

收拾完了书,陈冬又去宿舍收拾铺盖,这些都是花钱买的,而且他也节省惯了,不能丢了不要。

正是上课时间,有人进入宿舍,宿管老头肯定要问一下。

经过近一个月的相处,陈冬和宿管已经挺熟的了,经常往宿管这里塞烟、塞吃的。

宿管老头得知陈冬被开除了,也是哀叹不已:“孩子,其实我早想说你们了,枪打出头鸟、刀砍地头蛇啊,你们有时候确实太张扬了,以后去了新学校低调点吧…”

“大爷,我记住了,谢谢您的教诲。”

陈冬往宿管大爷嘴巴里塞了支烟,一手提着书包,一手提着铺盖,这才走了。

正是上课时间,校园里也没什么人,正好方便陈冬悄悄地走,省得成为众人眼里的笑话了。

可惜事与愿违,陈冬刚走到校门口,一阵噼里啪啦的脚步声传来。

“陈冬!陈冬!”

陈冬回头一看,竟是自己班的同学,林林总总几十个,浩浩荡荡一大群。

“陈冬,我们来送送你,老胡头特许了的。”

路远歌的眼睛有些发红。

“陈冬,你还没教我完整的八极拳…。”冯斌倒是一点都不客气,直接流出泪来。

就连王莹都走上来,委屈巴巴地说:“陈冬,之前咱俩吵过好几次,我一直都希望你能被打,但是真没想到你会被开除啊……现在都这样了,我也不知道说什么好,我先跟你道个歉,希望以后做朋友吧。”

陈冬很诧异地看着王莹,没想到王莹这狗嘴里还能吐出人话,不知道是不是猫哭耗子假慈悲?

但自己要走了,王莹没有落井下石,没有当着众人的面嘲讽自己,没说什么“你不是要当天吗,怎么被开除了”之类的话,已经很不错了。

哪怕就是假的,陈冬也心领了。

虽然他不可能原谅王莹,但还是说了句客套话:“好,以后就是朋友。”

陈冬简单和众人道过别后,便大踏步出了校门。

众人看着他的背影,有的眼泪婆娑,有的唉声叹气,各自都充满了不舍,尤其是路远歌等人,心里别提多难过了。

虽然和陈冬相处不到一个月,但他们是真把陈冬当兄弟啊,多少个日子一起吃、一起睡起喝酒、一起打架!

而在三中教学楼的天台顶上,有一个人也在看着这个场面。

龙一叶。

看到陈冬出了校门,龙一叶拿出手机打了电话。

“喂,大力哥……嗯,搞定了,我把陈冬撵出学校了……我没打他,杜长卫盯我盯得很紧,不过我安排他和雷震打了一架…不就一百块钱吗,他都被开除了,不必找他要了,随后我补给你……嗯,嗯,那就这样。”

龙一叶挂了电话,一个女生突然走上来,从后面抱住了他的腰。

龙一叶回头看到是余冷霜,皱着眉问:“你怎么来了,没被人看到吧?”

“放心,我很小心的,没有被人看到。”余冷霜将龙一叶抱得更紧了,脸也贴在龙一叶的背上,“一叶,我好想你,每天在那个矮冬瓜身边,烦都要烦死了!”

龙一叶看看左右确实没人,转身将余冷霜抱在怀里:“好了,我知道你委屈了,不过正是因为有你,我才能够兵不血刃,甚至手都没出下,就一举铲除陈冬和雷震两个对手,而且还完全没有引起杜长卫的怀疑,你可真是功不可没啊……”

余冷霜微微一笑:“那当然了,我说要做雷震那个矮冬瓜的女朋友时,差点没把他高兴死!我让他偷袭宋桥和赵启豪,他也都照办了,刚才还引他和陈冬等人打了一架,导致他俩一个进了局子,一个被开除了,你就说怎么感谢我吧!”

“这个够吗?”龙一叶低下头,深吻余冷霜。

余冷霜满面胀红。

“不够…”余冷霜轻轻说道。

“你还想怎么样呢?”龙一叶的手开始不老实了。

“哎呀,你想到哪里去了!”余冷霜把龙一叶的手打开,略带抱怨地说:“你好久没有陪我吃饭、看电影啦,每天就是学习、学习、学习,今天咱们庆祝一下,陪我去看一场电影好吗?”

“不行。”龙一叶的脸立刻拉了下来,沉沉地道:“雷震刚刚送进局子,咱们俩就去看电影,被人看到了容易起疑心!咱们还是回去上课,过段时间再复合吧!”

“哎呀,你別那么谨慎嘛,现在是上课时间,谁能看得到啊?实在不行,咱俩一个前、一个后,在电影院再汇合呗!好不好嘛,拜托了啦,我真的好想和你在一起啊……”

余冷霜拉着龙一叶的手撒娇。

龙一叶犹豫半晌,终于说道:“好吧,咱们前一后出校,千万别被人看到了!”

推荐阅读: 龙抬头 (抚琴的人) 神澜奇域(唐家三少) 长宁帝军(知白) 金钱无罪(三观犹在)

看网友对057龙一叶,赢了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