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天下第一 > 407 周栋梁之死

407 周栋梁之死

陈冬还在冲着电话大叫:“路远歌!路远歌!”

但是电话那边已经没动静了。

陈冬立刻冲出门去。

这一个月来,陈冬很担心灵龙殿找上门,所以一直藏在省城的一个城中村中。

此时此刻,路远歌有了麻烦,他肯定不能再藏下去,立刻打了辆车直奔丰禾集团总部。

之前打电话时,路远歌曾说他在公司。

陈冬得先搞清楚发生了什么事。

车子一路风驰电掣,很快就到了丰禾集团大楼门口。

陈冬一跳下车,就看到门上的玻璃全都碎了,大厅里面也是一片狼藉,还横七竖八地躺着不少人,俨然一副刚发生过大战的样子。

陈冬立刻奔了进去。

大厅地上趴着不少保安,还有一些工作人员,看到陈冬来了,纷纷叫着:“陈总!”

“怎么回事?”陈冬焦急地问。

“冬哥!”

就在这时,又是一声喊叫响起。

陈冬抬头一看,竟然是路远歌的女朋友鹿小可。

自从路远歌来了省城,鹿小可也一直陪着,陈冬知道这事。

鹿小可也是一副急匆匆的样子,奔到陈冬身前说道:“冬哥,你来了,真是太好了……刚才周氏集团的周栋梁过来,带了一大群人,不光砸了丰禾大厦,还把路远歌抓走了!”

“王八蛋……”陈冬咬牙切齿。

虽然他已经猜到了事情经过,但听鹿小可这么一说,还是怒不可遏,胸膛都要炸开!

“他们有什么要求?”陈冬立刻问道。

以他的经验和判断,周栋梁不会无缘无故抓走路远歌。

鹿小可说:“他们让你去灵猴山,还说不许联系秦睿,不然就让路远歌死!”

说到最后,鹿小可都快哭出来了。

跟随路远歌这几年,鹿小可也算见识过风雨,可这还是路远歌第一次有生命危险!

“灵猴山……我这就去!”

陈冬立刻转身。

“冬哥,你冷静点!”

鹿小可虽然内心焦急,比谁都要担心路远歌,但也知道周栋梁肯定在灵猴山布下了天罗地网!

“冬哥,他们有个九级大师,还有一大群精悍打手,叫布衣派的人陪你一起去吧……”

“不用!”

陈冬头也不回地走了。

周栋梁,今晚就是你的末日!

……

灵猴山在省城郊区,因为盛产猕猴而闻名。

此时此刻,在灵猴山的脚下,横七竖八地停着四五十辆车。

有车,当然就有人。

至少二百多人聚集在这,而且个个手持棍棒、杀气腾腾。

人群中央,燃着一堆篝火,木柴被火焰吞噬着,发出噼里啪啦的响声。

篝火旁边,站着几个中年男人,每一个都散发出上位者的气息。

他们正是周氏集团的董事长周栋梁、安德集团的总裁安为民,以及青松企业的总经理王文华!

几人脚边,还躺着一个年轻男子。

年轻男子已经被打得不像样,一张本来帅气的脸也面目全非。

他,就是路远歌!

安为民盯着已经奄奄一息的路远歌,忧心忡忡地说:“这回可闹大了,陈冬肯定不会善罢甘休……”

周栋梁得意地说:“闹大又怎么样,我就是为了激怒他!”

“听说陈冬在青云山上学艺,也是一位大师级的人物……”

“嘿嘿,怕什么,不是有木大师么?”

周栋梁瞥了一眼站在不远处的某个青年,继续说道:

“木大师可是九级大师,也就是俗称的半步宗师!半步宗师,你们不知道什么概念吧?我也是听别人说的,青云观的十大长老就是半步宗师……陈冬只是青云观的一名普通弟子,难道还强得过长老吗?”

周栋梁洋洋得意,语气之中满是骄傲,显然对今晚的恶战颇为自信。

安为民仍旧满怀忧虑地说:“丰禾集团到底是省城的龙头企业啊,背后还有布衣派提供武力支持,咱们这么点人真的够吗?”

“嘿嘿,不管他来多少人,有这小子就足够了!”周栋梁盯着路远歌说,“我早打听过了,陈冬和这小子是过命的交情,否则能把那么大个丰禾集团交给他打理吗?今天晚上,必叫陈冬有来无回!”

“就算今晚干掉陈冬,可是秦睿……”

想到秦睿曾经带来上京的卫兵,一夜之间灭掉余家和皇甫家,安为民还是有点心颤。

“放心,我早打听过了,秦睿不过是杨大帅手下的一名校尉,狐假虎威而已啦,掀不起多大的浪……再说,就算是天塌了,还有飞星楼撑着呐!”

安为民叹着气说:“不管怎样,我们是上了你这条贼船了,希望最后能有一个好的结果吧……我也受够了丰禾集团,所有好项目、好工程都被他们占了!”

“对嘛,省城苦丰禾久矣,今晚就是陈冬的末日!”

周栋梁说到兴处,还套用了句文言文,将“天下苦秦久矣”略作改变。

一直沉默着的王文华突然说道:“就算胜券在握,也不能掉以轻心,陈冬那小子还是很狡猾的,皇甫刚没死以前还和我讲过他,说那小子的阴谋诡计一套接着一套。”

周栋梁冷笑道:“放心吧,方圆十里都被我布置了眼线,不论今晚陈冬要使什么花花肠子,都逃不过咱们几个的手掌心!”

话音刚落,周栋梁的手机就响起来。

“喏,线报来啦!”

周栋梁显摆似的冲着安为民和王文华一笑,随即接起电话。

“哦,陈冬来了是吧……”

安为民和王文华立刻紧张地看着他。

“什么?!”周栋梁的面色微微有些变化:“我知道了,继续盯着!”

“周董,怎么回事?”安为民和王文华立刻问道。

周栋梁的眼神有些复杂:“陈冬开了一辆奔驰……只有他一个人。”

“绝不可能!”安为民立刻说道:“那小子一定还有埋伏!”

王文华也说:“不错,他不可能一个人来!”

周栋梁点点头:“我也是这么想的,所以我让人继续盯着他。放心吧,我说过了,方圆十里都有我的眼线,无论他想耍什么花花肠子,都休想瞒过咱们几个!”

安为民和王文华点点头,继续等着周栋梁的消息。

……

在接下来的十分钟内,线报不断传来。

“陈冬越来越近,还有两公里。”

“还有一公里。”

“还有五百米……”

周栋梁忍不住问:“确定只有他一个人?没有其他人了?”

对方回答:“确定车里只有他一个人,方圆十里之内没有任何可疑人员!”

周栋梁挂了电话,面色凝重地看着安为民和王文华。

“那小子一定还有阴谋!”安为民言之凿凿地说:“咱们不能掉以轻心!”

“对!”王文华也肯定地说。

周栋梁立刻叫道:“木大师!”

站在不远处的青年走了过来。

“周董,怎样?”

“陈冬马上就到,但好像有阴谋,你一会儿要小心!”

“阴谋是你们的事。”木大师笑着说:“我只负责杀掉陈冬。”

就在这时,有人高声喊道:“陈冬来了!”

几人不约而同地转过头去。

就连躺在地上、伤痕累累的路远歌,都稍稍动了一下手指头,接着艰难地抬起头来。

路远歌的一双眼睛已经被血覆盖,但他还是清楚地看到,陈冬正往这边独自走来。

篝火还在燃烧,噼里啪啦的声音不绝于耳。

……

来人正是陈冬。

陈冬一步一步走着,一双眼睛充满杀气。

现场两百多人迅速将他团团围住。

陈冬站住脚步,默默拔出琅琊剑来。

杀意滔天。

他确实恨不得将现场的人全部杀光。

但在没有见到路远歌前,他不能这么做。

“路远歌呢?”

陈冬冷冷地问。

“在这里。”

周栋梁指着躺在地上的路远歌。

陈冬看了过去。

路远歌身上的血,使得陈冬的杀意更加澎湃。

能让陈冬放在心尖上的人不多,路远歌绝对是其中一个。

“别……别过来……”路远歌有气无力地说着。

看到陈冬真的一个人来,路远歌的心中无疑充满绝望。

在路远歌看来,陈冬真的是自寻死路。

好歹多叫点人啊!

“小路,你别说话,好好歇着,接下来交给我。”

接着,陈冬才抬头看向周栋梁。

“放了路远歌。”陈冬一字一句地说:“我可以考虑给你留个全尸。”

听到这话,周栋梁先是愣了一下,接着哈哈大笑:“陈冬,我没有听错吧,你要给我留个全尸?你先考虑看看自己怎么保住命吧!”

安为民低声说道:“周董,这家伙很自信啊,是不是真有什么阴谋?”

周栋梁微微皱了皱眉,从地上捡起一柄刀来,指着路远歌的脑袋说道:“陈冬,你耍什么花招,赶紧说出来吧,不然我现在就杀了他!”

陈冬轻轻叹了口气,接着脚下突然一闪。

七星步法!

脚踏七星、行云流水。

如风、如电。

身为一级宗师的他,此刻至少爆发出三级宗师的速度。

甚至直追四级。

没有一个人能反应过来。

包括木大师也不能。

就那么一眨眼的功夫。

人们还不明白发生什么事了,就觉得好像有一道残影掠过。

再接着,陈冬就来到了周栋梁的身前。

“对你,需要花招?”

陈冬冷笑一声,唇边含着凛冽杀意。

接着,一剑劈下。

琅琊剑的光芒一闪而过。

周栋梁的脑袋当场掉了下来。

再没有全尸的机会了。

推荐阅读: 龙抬头 (抚琴的人) 神澜奇域(唐家三少) 长宁帝军(知白) 金钱无罪(三观犹在)

看网友对407 周栋梁之死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