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天下第一 > 636 炎圣的过去

636 炎圣的过去

来人的脚步声沉稳、有力、高高在上,带着一股天生的底气和傲气。

若非地位尊贵,走不出这样的步伐!

陈冬迅速朝着声音来源处“看”去。

虽说四周一片漆黑,但他能够听声辨位,知道人在哪里。

在如此黑暗的环境里,对方走得这么顺畅,显然对地形很了解。

脚步声停止,对方站在了栅栏外面。

随即,一道微弱的光亮燃起。

陈冬久不见光,即便光源微弱,还是刺痛了他的眼睛。

陈冬本能地把脸转到一边,过了许久才慢慢适应,朝着光亮看去。

那是一截蜡烛。

炎圣手持蜡烛,站在栅栏后面,正平静地看着陈冬。

陈冬猛地冲上去,双手抓着栏杆,死死盯着炎圣。

二人相顾无言。

一个愤怒,一个平静。

一个凶光毕露,一个面色从容。

不知过了多久,炎圣才缓缓道:“为什么背叛我?”

“你说呢?”陈冬冷笑着:“你篡了天君的位,还打压武林人士,派侯吉莫追杀我,把我妈软禁在圣宫,强迫我为你做事——难道你不该问,为什么不背叛你?”

炎圣沉默许久,才缓缓道:“我想给你讲个故事。”

陈冬一愣,不知道炎圣这时候好端端讲什么故事。

但炎圣已经开口。

“二十余年前——具体二十几年,我也不记得了,可能二十一年,也可能二十二年——那时,还是天君在位,你应该还没出生,不太了解那段时光。”

“了解。”陈冬说道:“我虽然没经历,但从历史书上学过。”

“哦?说说看。”

“那个时候,炎夏大陆的子民虽然生活贫瘠,吃穿用度都很一般,没有高楼,没有汽车,但是人们安居乐业、精神富足。”

“那只是表象罢了。”炎圣说道:“实际情况是,因为天君重武力、轻科技,上下掀起一股练武风,经济发展得很不好。与此同时,其他大陆经济腾飞,科技也日新月异,百姓的生活水平超出我们一大截。”

陈冬沉默下来。

因为那是事实,历史书上确实有所记载。

炎圣继续说道:“炎朝创建数百年,始终以武为本,无论朝堂还是江湖,高手始终层出不穷。但在那个年代,有武力就足够了,足以在这个世界站稳,不受其他大陆的侵袭!不过到了近代,随着科技发展越来越快,各种热武器遍地开花。所谓高手,你挡得了枪吗?挡得了枪,挡得了炮吗?挡得了炮,挡得了炸弹、挡得了导弹、挡得了核弹吗?”

陈冬继续沉默。

作为一名高手,他知道练武之人的短板。

炎圣叹了口气,接着说道:“那个时候我就奉劝天君,说这样下去不行的,科技跟不上的话,武力练得再好也没有用。人家的导弹轰过来,难道你用一众高手的肉体去挡吗?天君却是刚愎自用,说炎朝数百年不都是这样过来的吗?我说时代不同了,再这样下去的话,炎夏就毁在你手里了。但他还是不听,说导弹怎么了,不也是人发出来的,我们可是有高手啊,把人杀了不就行了?仍旧每天沉迷武道,要么就去江湖上找他的那干好友饮酒作乐……”

“然后你就篡了他的位置?”陈冬咬牙切齿地问。

“不。”炎圣说道:“天君不肯发展科技,我只好偷偷去做这事,支持学生到其他大陆,学习他们的先进科技回来。”

“那挺好的。”不知不觉,陈冬被炎圣的故事所吸引,忍不住和他敞开心扉聊了起来:“天君重武力,你重科技,你们双管齐下,不是挺好的吗?”

“本来是这样没错,可惜有意外发生了……”

炎圣沉沉地道:

“意外,一共发生两件。第一,是我无意中发现,针对炎夏的古老功夫,其他大陆都在发明一种血清,注射以后能够成为超级战士,速度、力量都能得到显著提高,威力不亚于我们的高手!如果他们发明成功,我们仅有的优势就没有了,炎夏大陆也就更危险了……”

听炎圣这么说,陈冬的一颗心砰砰直跳起来,忍不住问:“后来呢?”

炎圣看了陈冬一眼,说道:“我们这边习武之风虽盛,培养一个高手出来却要很久,能走到巅峰的更是凤毛麟角。如果其他大陆能够批量制造超级战士,我们这边就麻烦了,所以我也迅速跟进,安排科研人员仿造血清……结果却失败了,我们没有那个能力。”

陈冬忍不住皱起眉头。

炎圣继续说道:“第二件事,是天君遭到了袭击。”

“啊?!”

“当时江湖上有个恶名昭彰的组织,叫玉蜂门,专做采花之事,他们的弟子四处流窜,祸害了不少无辜的姑娘。天君怒不可遏,多次组织人手围剿玉蜂门,可惜他们实在太狡猾了,均以失败告终。玉蜂门的掌门人自称玉蜂真人,也是一名出类拔萃的大高手。谁都没有想到,他还敢袭击天君……某个夜里,玉蜂门的弟子突然冲入圣宫,一番大乱之后,虽然他们被击退了,但天君也受了伤……”

陈冬还真不知道这事,历史书上也没有写。

“因为这两件事,我再次奉劝天君,说我们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对外要发展科技,对内要抑制武力,否则会越来越危险。天君仍旧不听,说他江湖上的朋友多,不怕区区的玉蜂门。我说玉蜂门只是一个引子,这种事情只会越来越多,到时候内忧外患,你怎么办?我们两人越吵越凶,最后终于动起手来……

那时候,他刚迎战完玉蜂门,他和他身边的四大卫都身受重伤。我就让侯吉莫杀了他们,侯吉莫正要照办,我却心软了,只是赶走他们。天君忙着游山玩水、四处交友,殊不知朝堂内外很多都已经是我的人,第二天我就宣布他‘病逝’了,名正言顺地做了君主。

我做君主之后,立刻大力发展科技,同时暗中压制武力。我也不是要彻底消灭武力,毕竟这是炎朝的根基,但我不允许民间的力量超过皇家!尤其是那些和天君曾经关系不错的高手,我都想方设法打压、毁灭,避免天君卷土重来。与此同时,我也开始习武,一是为了自保,二是因为炎祖留下的规矩……

一眨眼,二十余载过去,我知道天君肯定还活着。但是我想,他一定能看到炎夏如今的变化,无论经济还是实力都很强大。毫无疑问,我比他更适合做君主,他应该没脸再回来了。

但我怎么都没想到,他还真的……”

说到这里,炎圣再次长长地叹了口气,眼睛看向陈冬,恨铁不成钢地说道:“他就算了,这江山本来就是他的,他想夺回去也理所当然。你又是为什么?你母亲在我这,你外公还是大帅,你也跟着一起反我?”

陈冬沉沉地道:“因为正义。”

炎圣不解:“正义?”

“是的。”陈冬说道:“我不管你是因为什么才篡位的,或许真像你说得那样冠冕堂皇,是为了炎夏的未来和安定。可你心术不正、心胸狭窄,为达目的更是不择手段,亲哥哥的君主之位说抢就抢,无数江湖中人说害就害,我还为你立过大功,也是说杀就杀……你这样的人,没资格做君主!”

陈冬知道自己活不成了,索性说个痛快。

炎圣冷哼一声:“笑话,你以为君主应该是什么样的?有没有资格做君主,是你评定的么?我告诉你,能使国家强大,能使子民富庶,就是一名好的君主!至于手段怎样,根本就无所谓!大丈夫做事,从来就是不拘小节!”

陈冬刚想说点什么,炎圣已经甩手而去。

“跟你说这些也没用,反正我不后悔!看在你外公的面子上,我也不杀你了,你就老死在这里吧!”

炎圣的声音渐渐远去。

“等等!”陈冬大叫一声。

“干什么?”炎圣站住脚步。

“外面……怎么样了?”

陈冬其实有很多事情想问,比如天君等人怎么样了,各大掌门怎么样了……

还有他的母亲,他的外公……

很多人都在担心他吧?

“告诉你,又有什么用?”炎圣冷笑一声,再次走远。

终究,悄无声息。

四周也回归到了一片黑暗之中。

陈冬十分沮丧,却又无比焦躁。

他不知道自己在这里还要待多久,难道真要在这种暗无天日的地方老死吗?

……

武曲宫,杨府。

陈冬已经失踪一个月了。

自从那天晚上,陈冬说“上京,要变天了”之后,一走就再也没消息了。

上京没有变天,儿子却不见了。

杨素琴怎么可能不慌?

这期间里,杨素琴无数次去圣宫探听消息,也给杨大帅打过很多个电话。

杨大帅说:“或许圣上安排了任务给冬子,你也不要太担心了。”

杨大帅嘴上虽这么说,但其实也在想办法打听消息。

那天晚上,圣宫里确实有打斗声,上三族和各大帅还带人去了,但被炎圣撵出来了。

终于,有人告诉他,陈冬可能是被关起来了。

罪名:谋逆。

谋逆!

这也太可怕了!

陈冬怎么可能去谋逆呢,他没理由这么做啊!

但杨大帅确实也慌起来了。

在杨素琴有一次给他打电话时,杨大帅说:“去找陈大宏。”

推荐阅读: 龙抬头 (抚琴的人) 神澜奇域(唐家三少) 长宁帝军(知白) 金钱无罪(三观犹在)

看网友对636 炎圣的过去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