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天下第一 > 637 陈大宏,威风依旧

637 陈大宏,威风依旧

杨大帅已经是第二次让杨素琴去找陈大宏了。

第一次时,是杨大帅以为陈冬死了,自己又被炎圣叫到圣宫,可能永远回不来了。

只有陈大宏能杀死灵龙王,为陈冬报仇!

而这一次,陈冬被炎圣关起来了,杨大帅竟也让杨素琴去找陈大宏。

“找他干什么?”杨素琴不解地问。

“陈冬遇到点麻烦。”杨大帅说:“可能只有陈大宏能救他。”

“怎么可能呢,陈大宏除了惹麻烦,救人的事他可做不出来……还有,冬子到底怎么了,爸您听说什么消息了吗?”

“我是听说了点消息,但也未必准确。”

“咱们连陈冬怎么回事都不知道,叫陈大宏有什么用?”

杨大帅长长地叹了口气:“就是因为看不清方向,才需要陈大宏来闹一闹啊……他这一闹,没准就水落石出了!”

杨素琴沉默许久,说道:“可我是真的不想再见他了。爸,要不您去……”

“我驻守风魔山,怎么能随便离开?”

“您坐飞机,一天几个来回都够了!您就离开一会儿,罗斯大陆就打过来了?”

杨大帅想了想,终于说道:“好吧,我去一趟古阳镇!”

……

上京,圣宫。

某偏殿中。

炎圣坐在龙书案后,看着一份公文,脸色阴晴不定。

“混蛋!”炎圣突然狠狠一拍桌子,骂了出来。

侯吉莫站在旁边,一声大气都不敢出。

炎圣咬牙切齿地说:“罗斯大陆哪来这么大的胃口,竟然跟咱们要整座风魔山?”

风魔山本来一分为二,前半山归炎夏,后半山归罗斯,大家各自扎营为界。

但是就在今天上午,炎圣突然收到安德鲁君主发来的公文,说是经过他们那边的议会讨论、决定,风魔山自古以来就是罗斯大陆的土地,希望炎夏大陆能够和平归还,勿伤两边和气。

实际上,风魔山这块地方一直都有争议。

历史上归过炎夏,也归过罗斯大陆,具体属于谁还真扯不清。

但涉及到土地这玩意儿,大家肯定是互不相让,鉴于实力相当,才一分为二,各自占了一半。

但是现在,安德鲁君主突然一纸公文,说要全部吞下!

炎圣愤怒之余,也很疑惑,好端端地搞什么鬼?

侯吉莫皱着眉说:“前段时间刚发生了天君的事,现在安德鲁君主就要整座风魔山,这中间会不会有什么联系?”

炎圣立刻摇头:“我了解天君,他就是再恨我,也不可能投靠罗斯大陆!”

“我不是这个意思……”侯吉莫说:“有没有可能,有人把消息泄露给安德鲁君主了,安德鲁君主以为咱们这边起了内讧,趁咱们内部有矛盾、自顾不暇的时候,敲个竹杠?”

炎圣一愣,随即点了点头:“看来是这样的。”

圣宫之中各种护卫、下人、工作人员,数量几乎近千。

虽然那天晚上过后,炎圣禁止大家外传,但这近千人就是近千张嘴,谁敢保证一丁点都不泄露?

没办法,总不能杀光吧?

知道问题出在哪后,炎圣沉沉地道:

“他以为咱们内部有了问题,要风魔山只是第一步,如果真给了他,怕是胃口会更大了。”

侯吉莫点头:“是的。”

“那就不能让他们如愿。”炎圣说道:“通知外交回复公文,不仅要拒绝他们,还要斥责、辱骂他们,让他们知道咱们根本不怕!想打,我也奉陪!告诉杨大帅,让他随时准备开战!这群毛子,不给他们一点教训,不知道几斤几两了。”

“是。”

侯吉莫刚要转身离开,炎圣突然又叫住他。

“明月山的事情怎么样了?”

“我们找到了那个瀑布,但石洞里一个人都没,我已派人四处去搜寻了。”

炎圣“嗯”了一声,摆了摆手。

侯吉莫这才离开。

……

卫城,古阳镇。

陈冬最近“栽了”的事,不仅在上京小范围流传,甚至都传到了卫城。

这边的人当然没有那么耳聪目明、上达天听。

但近一个月来,卫城的天南集团、省城的丰禾集团接连被封,傻子也看出来是怎么回事了!

陈冬完了,肯定是完了。

路远歌等人试着打听,却连根毛都打听不出来,陈冬就好像突然蒸发了一样。

哪怕就是犯了罪、坐了牢,也不至于一点消息都没有啊!

一时间,和陈冬有关的人都人心惶惶。

大家潜藏的潜藏、隐身的隐身,暂时谁也没有冒头,默默静观其变。

唯有一个人是例外。

陈大宏。

陈冬的事,陈大宏一点都不知道,也没人和这位老爷子说。

这位老爷子仍旧每天缠着一身铁链,醒了就到外面溜达,看谁有酒就抢,一言不合就打。

以往,山猫和魏天华轮流跟着他,一有冲突发生立即上去跟人赔礼道歉。

——这都是陈冬安排的。

但,自从陈冬“出事”以后,这哥俩就不乐意再跟着陈大宏了。

天南集团、丰禾集团可都倒了,树倒猕猴散啊,陈冬都不行了,干嘛还给他卖命?

论起见风使舵,这哥俩绝对是一等一的高手。

所以他俩不再跟着陈大宏了,一天天没事干了,伺候这老爷子?

当然,因为他们惹不起陈大宏,所以还是尽量躲着一点,眼不见心不乱嘛。

可惜好巧不巧,某天晚上还是被陈大宏撞到了。

这天夜里,山猫和魏天华在某饭店喝酒。

他俩已经很小心了,关了灯、点了蜡,写了“不营业”的牌子,甚至吊了一个大风扇,用来吸走酒味,避免引来陈大宏。

二人这一顿喝得很开心,眉开眼笑的。

“终于不用伺候那老家伙啦!”

“可不是嘛,这几年啊,伺候他比伺候我爹还麻烦……”

这顿酒几乎喝到尾声,二人都站起来,准备撤了。

可能就是命中注定,花猫一个侧身,酒瓶竟然摔在地上,发出“咔嚓”的碎裂声。

二人的脑子同时“嗡”一声响,知道完了、完了!

与此同时,饭店的门被人一脚踹开,“咣当”“咣当”的声音响起,一个浑身缠满铁镣的大汉闯了进来。

不是陈大宏,还能是谁?

陈大宏之前在零号仓库和雷鹤鸣一战,曾被雷鹤鸣劈开了身上的铁链,但事后他觉得浑身不舒服,又加做了一身铁链捆上。

他始终觉得,只要自己忏悔的心足够赤诚,老婆迟早会回来的。

现在的他,蓬头垢面、胡子拉碴。

看到桌上的酒和菜,两眼顿时放出光来,疯狂地冲上来。

但酒已经喝完了,只剩下空瓶子,还是摔了一地的空瓶子。

陈大宏一回头,发现两边站着瑟瑟发抖的山猫和魏天华。

“好啊,我说这几天怎么不见你们两个,原来是在这里背着我偷喝酒!”

陈大宏一声咆哮,扬起手来狠狠扇了这两人一耳光。

对于陈大宏的实力变化,山猫和魏天华感受是最清楚的。

以前陈大宏扇一巴掌,二人最多转三圈而已,现在得转十圈不止。

别人都是年纪越大、体力越差,像是山猫和魏天华这俩中年人,肯定是拼不过现在的年轻人了。

但陈大宏,却是越来越强,当真匪夷所思!

二人各自转了十几圈,“咕咚”“咕咚”两声栽倒在地。

“让你们背着我偷喝……”

陈大宏又朝他俩的肚子踹去,铁链“咣当”“咣当”地响,二人被踢得哇哇乱叫,刚才喝到肚子里的酒,此刻全都吐了出来。

“宏爷,我们没偷喝,我们再给你拿……”

山猫用尽全力爬向柜台,挣扎着拿了一瓶二锅头。

“哈哈哈,终于有酒喝了!”

陈大宏开心极了,用手轻轻一挥,就像刀劈斧砍一般,瓶口便被平整地削去了。

陈大宏一仰头,一斤白装顿时灌在了肚子里。

“哈哈哈,舒服……”

陈大宏往地上一躺,呼呼大睡起来。

山猫和魏天华各自惊魂未定,呼哧呼哧地喘着气。

看着恐怖的陈大宏,二人现在想哭,很想哭。

这种日子,到底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离开古阳镇也不现实,二人的产业都在这里……

二人面面相觑、咬牙切齿。

陈冬都不行了,还怕陈大宏干什么?

陈大宏是能打。

但他再能打,打得过执法队?

山猫和魏天华一咬牙,立刻开始行动。

还是把这家伙送到牢里最安心。

不一会儿,几辆巡逻车包围了饭店。

十几名执法队员手持钢枪,团团将陈大宏包围了。

“醒醒!”

一名队长踢了踢陈大宏。

“啊?”

陈大宏迷迷糊糊地睁开眼。

“啊什么啊,你被我们逮捕了!”队长用枪指着陈大宏的脑袋。

“是……”

陈大宏天不怕地不怕,就怕穿制服的执法队。

他一生被抓过无数次,只有举手投降,从来不敢反抗。

他立刻把双手举起。

十几名执法队员押着陈大宏,雄赳赳气昂昂地走出饭店。

饭店外面,站着山猫和魏天华。

“还指望你儿子救你吗?”山猫乐呵呵地说着:“全卫城的人都知道,你儿子不行了!”

山猫一脚踹向陈大宏的肚子。

“咔嚓”一声,山猫的腿骨折了。

“啊……”

山猫疼得在地上滚来滚去。

“你说我儿子怎么了?!”

陈大宏猛地跳起,扑到山猫身上,抓着他的领子问道。

那些执法队员根本按不住他,纷纷东倒西歪地滚向四周。

推荐阅读: 龙抬头 (抚琴的人) 神澜奇域(唐家三少) 长宁帝军(知白) 金钱无罪(三观犹在)

看网友对637 陈大宏,威风依旧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