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天下第一 > 638 痛苦的陈大宏

638 痛苦的陈大宏

陈大宏双眼瞪得像铜铃一样,恶狠狠盯着山猫。

山猫都吓傻了,裤裆处迅速浸出淡黄色的尿液。

“说!”陈大宏咆哮着。

“我……我……我也不知道……反正天南集团和丰禾集团都被封了,到处都说你儿子不行了……”山猫哆哆嗦嗦。

“他妈的,这次又是谁?!”

陈大宏怒火中烧,前几年就不断有人找陈冬的麻烦,不过每次都被自己或是儿子给解决了。

这次又是哪个王八蛋,敢触自己儿子的霉头?

“我也不知道啊……”山猫都要哭出来了。

就在这时,那群执法队员又冲上来,个个用枪抵住陈大宏的脑袋。

“反了你了,不许动!”队长恶狠狠地骂着。

这名队长是新来的,早就听说过陈大宏的大名,知道这是古阳镇第一恶霸,之前碍于山猫和魏天华的面子,没法对他下手。

现在山猫和魏天华不管他了,也是时候逮捕这个家伙了。

正义可能会迟到,但永远不会缺席。

陈大宏慢慢抬起头来,看着四周数十条枪,缓缓说道:“各位朋友,如果是平时,我就跟你们走了,我是最配合官家的。可你们刚才也听到了,我儿子现在有麻烦了,我必须得去帮他……”

“你儿子有麻烦,关我什么事?!”队长仍旧用枪指着陈大宏的脑袋,“跟我们走一趟。”

陈大宏叹了口气。

“那就对不住了。”

队长刚要问他想干什么,就觉得眼前一花,接着天旋地转,自己已经飞了出去。

而且不光是他,他的队员也都“骨碌碌”滚出去,像是天女散花一样跌到四周的草坪里了。

没人知道陈大宏是怎么做到的。

但当队长抬起头来,发现陈大宏已经奔出很远,“咣当咣当”的声音也渐渐远去了。

“反了!反了!”队长大叫着:“不除了这个恶霸,我就对不起自己身上这件衣服,和古阳镇数万的老百姓!给我集中所有警力,全面围堵、追击这个家伙!”

一名队长,当然没资格调动整个镇的警力。

但当他往上一汇报,领导得知是抓陈大宏,还是山猫和魏天华挑的头,当然乐不可支、全力支持!

于是一整个小镇的警力都被动用,甭管是哪个部门的,交通的、户籍的,甚至一些协警、保安和联防队员也被动员来了,组织了足足一百多人,在整个古阳镇范围内展开对陈大宏的搜捕。

最终,他们在老徐的饭店门口抓到了陈大宏。

陈大宏刚从老徐这里搜刮了十斤牛肉加几张大饼,准备在路上吃。

他也不知道去哪找陈冬,准备先去卫城碰碰运气。

一出门,就被一百多人给包围了。

乌泱泱、黑压压。

有人手持钢枪,有人拿着警棍、电棒,还有人抓着板砖和三角铁,反正有什么拿什么,誓要和这个恶魔战斗到底。

“让开,不要挡我的路。”陈大宏阴沉沉地说着,顺手把牛肉和大饼塞到怀里。

单单是看到陈大宏,就已经有许多人的腿肚子开始哆嗦了。

“我数三声。”陈大宏说道:“三声以后,再不退开的人,别怪我不客气。”

“一……”

一些保安和联防队员丢下手里的家伙就跑。

“二……”

一些协警丢下警棍和电棒就跑。

“三……”

“三”字落下,现场还有二三十名执法队员,但他们也哆哆嗦嗦、战战兢兢。

“那就对不住了!”

陈大宏一声暴喝,正要横冲直撞过去,两道雪白的车灯突然射来。

一辆吉普车“轰轰轰”地疾奔而来。

很快,停在了陈大宏和执法队员的中间。

车门打开,走下来一名头发花白的老者,以及紧跟在他左右的四名卫兵。

老者一身戎装、满脸霸气。

众人看到他的肩章,个个都倒吸一口凉气。

这是……一名大帅!

天,小小的古阳镇,怎么会来一个这样的大人物?

所有人都惊不可遏、目瞪口呆。

“陈大宏!”

老者双目如电,一下车就看向了陈大宏。

陈大宏瞪大了眼,上上下下看着老者,足足辨认了三四十秒,才“哈哈哈”地大笑起来。

“老泰山、老岳父!”

陈大宏一脸惊喜,张开双臂朝着杨大帅直扑上去。

“哎呦!”

杨大帅哪能扛得住他的拥抱,两人一起“骨碌碌”滚倒在地。

“干什么……”

几名卫兵大惊失色,连忙就去拉陈大宏。

但陈大宏置之不理,仍旧抱着杨大帅哈哈大笑,还在杨大帅的脸上“叭叭”地亲了好几下。

“老泰山、老岳父,你怎么会来找我?”

杨大帅一边摆手让几个卫兵退下,一边努力推开陈大宏,恼火地说:

“谁是你老岳父,你和我女儿早离婚了!”

“哦……哦……”

陈大宏一脸尴尬,不知所措地站起身,搓着手说:“老岳父,那你找我干嘛来了……”

“别叫我老岳父!”杨大帅还是一脸怒火:“叫我杨大帅!”

“哦,杨大帅……”陈大宏像是犯了错的孩子,挠挠头,又抓抓耳。

看到陈大宏这副样子,杨大帅叹了口气,说道:“咱们换个地方说话吧,你家在哪?”

陈大宏乖乖地跟着杨大帅上了车。

这辆吉普车只有五个座,陈大宏一个人就占满后排。

除了杨大帅,其他卫兵只好跑着去了。

等到车子渐渐远去,现场的执法队员还是瞠目结舌。

陈大宏……竟然被一个大帅接走了。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

古阳镇,一栋破旧的居民楼。

“不好意思,家有点乱……”陈大宏不好意思地说。

“这叫……有点乱?”杨大帅看着满地狼藉、乱七八糟的屋子,忍不住长长地叹了口气。

女儿就是跟陈大宏在这种地方生活的?

当初让她不要嫁、不要嫁,她不肯听,这不是自己找罪受么?

好在早早就离婚了,也没吃几年苦。

“进来坐。”

陈大宏努力清理出一块干净的区域来,招呼杨大帅坐下。

几个卫兵站在门口守着。

杨大帅也懒得说废话,直接开门见山地道:“陈冬有麻烦了。”

陈大宏面色严肃地说:“我也听说了。直接说吧,是谁找他麻烦,我去把他的头拧下来。”

“具体怎么回事,我也不太清楚。”杨大帅说:“只知道是在上京出的事。”

“上京……”

陈大宏喃喃地念叨着这个词,似乎陷入到了什么久远的回忆中去。

“啊……”

陈大宏突然嚎叫一声,面部变得扭曲起来,双手用力捂住了头。

“你怎么样?”杨大帅立刻问道。

“啊……”

陈大宏栽倒在地,似乎愈发痛苦。

“酒……酒……”

陈大宏浑身发抖,有气无力地说着。

“哪里有酒?”杨大帅紧张地问着。

“床底下……床底下……”

杨大帅立刻扑到床下,摸出一瓶二锅头来,迅速递给陈大宏。

陈大宏一把敲掉瓶盖,“咕咚咕咚”地往嘴巴里灌了起来。

一瓶白酒下肚,陈大宏终于好一些了。

他的面部渐渐松弛,头也不再痛了,就是面色还有点白。

他蜷缩在沙发边上,呼哧呼哧地喘着气。

“还是有副作用?”杨大帅忧心忡忡地看着陈大宏。

“没事……不要紧……”陈大宏摇了摇头,说道:“冬子怎么会去上京?”

杨大帅说:“一开始,他是去找我的,但后来又有了些他自己的经历……他这次遇到的麻烦很大,我都探查不到情况,所以你……”

“不用说了,我这就去上京……”

陈大宏摇摇晃晃地站起身,一身酒气地往外走。

杨大帅刚想说点什么,手机突然响了。

他接起电话,刚听两句,面色乍变。

“陈大宏!”杨大帅叫了一声。

“啊?”陈大宏转过头来,一脸醉态。

“边疆告急,罗斯大陆不安分,我得马上回风魔山。”

“好,你去吧,不用管我,我自己去上京。”

“你这样子,怎么去上京?”杨大帅叹着气说:“我让他们送你去吧……你到上京以后,先去找素琴,她就在家……”

听到“素琴”这两个字,陈大宏的身子都颤抖起来。

“她……她回武曲宫了?”陈大宏颤声问道。

“是的。”杨大帅点头。

“是啊,她早就该回武曲宫了,跟着我有什么幸福呢……”陈大宏喃喃地说着。

“你去找她。”杨大帅继续说:“她会告诉你怎么回事。”

“可我……我这个样子……”陈大宏的声音发抖。

“尽量控制一下。”杨大帅一字一句地说:“实在控制不住,打墙、捶地,就是不要再打她了!”

“好、好,我不会再打她了……”

陈大宏一咬牙,猛地抽出一截铁链,死死拴在自己手上。

“我不会再打她!”陈大宏咬牙切齿地说。

“去吧!”杨大帅点了点头。

陈大宏转头就走。

几名卫兵分成两路,一路护送陈大宏,一路护送杨大帅。

陈大宏离开后,杨大帅也匆匆赶往风魔山。

他有专机,一个小时就可到达……

推荐阅读: 龙抬头 (抚琴的人) 神澜奇域(唐家三少) 长宁帝军(知白) 金钱无罪(三观犹在)

看网友对638 痛苦的陈大宏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