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天下第一 > 641 一号兵器

641 一号兵器

武曲宫,秦府。

站在门外的杨素琴异常焦急。

虽然陈大宏已经不是她的丈夫,但她看到陈大宏被各路大帅包围,还是急如热锅上的蚂蚁。

她都准备冲进去央求各路大帅手下留情了,一身红衣的洛伊人突然风风火火驾到。

看到洛伊人,杨素琴反而松了口气。

她知道,陈大宏没事了,因为洛伊人知道陈大宏的身份。

她很放心地躲到一边查看情况。

府内。

洛伊人确实认出了陈大宏。

洛伊人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揉了好几次眼,反复看了又看,终于确定眼前的人就是陈大宏!

“陈大宏,在这干什么?!”洛伊人一脸诧异。

“是……”听到对方叫出自己名字,陈大宏则是一脸迷茫。

“连我都不记得了?我是洛伊人啊!”洛伊人大叫着:“抓我老公干什么,快放了!”

“洛伊人……”

陈大宏觉得这个名字很熟悉,似乎是自己的老朋友、老相识,但死活想不起来是谁。

旁边的几个大帅纷纷问道:“洛家主,这是谁?”

洛伊人说:“他是陈大宏啊!”

“陈大宏……是谁?”几个大帅更迷茫了。

“陈大宏,一号兵器!”

“一号兵器?”

“算了,跟们说不明白……”洛伊人摆了摆手,直接走上前去,“陈大宏,放了我老公!”

“别过来!”陈大宏掐紧秦如风的喉咙,秦如风两眼一翻,几乎要死过去。

“到底搞什么,我老公哪里得罪了?”洛伊人一副气冲冲的样子。

“他抓了我儿子!”

“儿子是谁?”

“陈冬!”

听到这个名字,四周顿时“轰”的一声,一个个都露出十分惊讶和诧异的表情。

毕竟最近一段时间以来,“陈冬”这个名字始终存活在大家隐秘的交谈里,谁都知道那是个不可触碰的话题,却又忍不住去交流、去打探。

与此同时,他们也理解了陈大宏为什么要找秦如风的麻烦。

原来这就是陈冬的父亲。

原来杨家的大小姐杨素琴失踪那么多年,就是跟这个人走了啊……

洛伊人先是诧异,接着又恍然大悟地说:“原来是陈冬的父亲啊……找陈冬,为什么抓秦如风?”

陈大宏说:“我听说了,我儿子失踪以前,和这家伙发生过冲突!”

洛伊人点点头说:“确实是这样的,不过儿子失踪,和他没有关系!”

“知道我儿子去哪了?”

“他……”

洛伊人似乎想说什么,最终又改口道:“我也不太清楚,不过可以去问屈鸿才,或许他能给提供一些线索。”

“屈鸿才是谁?”

“竟然连屈鸿才都不记得了,他当初可是最好的朋友……”洛伊人满脸的不可思议。

“我最好的朋友?”陈大宏皱起眉头,似乎在回想这个名字。

“是的,去找他吧。”

“他在哪里?”

洛伊人说了一个位置。

如果换成别人,肯定要怀疑下这个信息是不是真的。

但陈大宏没有。

陈大宏虽然想不起来洛伊人是谁,但本能就觉得洛伊人不会骗他。

陈大宏丢下秦如风,风风火火地就往外走。

李大帅等人叹为观止,很是佩服洛伊人的高招,同时交换了下眼神,准备让手下将他拿下。

但洛伊人摆摆手:“让他走!”

几个大帅均是一脸诧异:“可他刚大闹过秦家……”

“没关系,让他走!”

众人只好让开了一条路。

陈大宏匆匆忙忙地往外冲着,身上的铁链“咣当”“咣当”作响。

经过洛伊人身边时,洛伊人还是忍不住问了句:“陈大宏,真不记得我是谁啦?”

“不记得了!”陈大宏丢下一句话,很快就消失不见了。

洛伊人则第一时间扑到秦如风的身前将他扶起。

“老公,怎么样?”洛伊人关切地问着。

看到秦如风惨白的脸,洛伊人的眼圈都忍不住红了。

秦如风的状态十分不好。

虽然他没挨揍,但被陈大宏掐了一会儿脖子,也像是在鬼门关附近走了一趟。

但比起痛苦的身体,他还是比较关心洛伊人的态度。

“……会为我紧张啊……”秦如风气若游丝地说着。

“这说得是什么话,是我丈夫啊!”洛伊人的眼泪“啪嗒”“啪嗒”掉下来,“但我不能为报仇,刚才那个人的身份,非同凡响……”

“这些都无所谓……”秦如风有气无力地说:“那之前为什么……为什么……”

洛伊人知道秦如风什么意思,很认真地说道:“那么多年没有见他,我确实很想念他,想和他说说话,也抱了他一下,但我绝对没有背叛的意思,否则我就不会把他引到家里去了……我问心无愧,所以才光明正大!”

“……为什么不早点说?”

“和说有用吗,看一回来跟头狼似的,找我发脾气还不够,还把气撒到陈冬身上,人家陈冬怎么了?又不是我不知道的脾气,怒,我比更怒,不想听我解释,我还懒得和说了!”

秦如风不再说话了,很安详地躺在洛伊人的怀里。

洛伊人也将他抱得更紧。

……

上京,圣宫附近的大街上。

陈大宏绕了一圈又一圈。

洛伊人已经告诉他屈家行宫的位置了,他也觉得这个地方很熟悉,但他就是找不到屈家。

脑子就好像打了结。

“怎么搞得,到底在哪?”陈大宏一脸迷茫。

最后,陈大宏一屁股坐在马路牙子上,仔细思索屈家到底在哪,但怎么都想不起来。

陈大宏的奇形怪状、奇装异服引起许多路人的注意,大家经过时都要朝他看一眼。

“看什么看!”陈大宏大叫着:“没见过帅哥吗?”

路人被他吓得够呛,纷纷躲着走了。

始终在暗处跟着陈大宏的杨素琴终于忍不住了,走了出来。

陈大宏立刻站了起来,紧张地说:“媳……媳妇,来啦……”

杨素琴沉着声说:“不要叫我媳妇,和说过很多遍了,我们早离婚了!”

“是……是……”陈大宏紧张地搓着手:“我不知道该叫什么。”

杨素琴叹了口气:“叫我杨小姐吧,我们没结婚前,就是这么叫我的。”

“是,杨小姐……”陈大宏低下了头,一脸沮丧。

看到陈大宏这副模样,杨素琴忍不住心里一痛。

曾经那个意气风发、英俊潇洒的陈大宏,终究是没有了啊。

杨素琴说:“是在找屈家?”

之前洛伊人说的话,杨素琴也听到了。

陈大宏立刻说道:“是的,知道屈家在哪?”

“当然知道,当初就是从屈鸿才手上抢走我的……”说到这里,杨素琴忍不住红了脸。

“还有这事?”陈大宏瞪大眼:“敢跟我抢老婆,快告诉我他家在哪,我去把那小子的脑袋拧下来!”

杨素琴无奈地说:“省省吧,当初就是从屈鸿才手里把我抢走的……”

“啊?有这事?!”

“真不记得了?”

陈大宏摇摇头:“不记得了。”

“真奇怪啊,不记得洛伊人,不记得屈鸿才,几乎谁都不记得了……却记得我和我爸……”

“看说的,是我老婆,杨大帅是我老岳父,我怎么可能不记得们俩嘛……”

“我再说一遍,我不是老婆!”

“是……”

陈大宏沮丧地低下头,像个做错事的孩子。

杨素琴叹了口气:“走吧,我带去屈家,或许真能从他口中得到什么消息,毕竟他是上三族之一的家主,和当今圣上的关系那么好……”

杨素琴也试着从屈鸿才那边打探过消息,屈鸿才虽然坚持说不知道,但杨素琴总觉得他有所隐瞒,或许陈大宏去问不一样些。

……

十分钟后。

屈家行宫,大门口。

“那就是屈家了。”杨素琴说。

“好大……”看着恢弘的屈家大门,陈大宏感叹道:“我真和这个什么屈家主……是好朋友?”

“是的。”

“他看上去很有钱啊……我还有这么有钱的好朋友?”

“当初的地位可不比他低……好了,去吧!”

这句话给了陈大宏底气。

陈大宏立刻大摇大摆地朝着屈家行宫走去。

屈家门口当然是有守卫的。

“谁!”

他们立刻拦住陈大宏的去路。

“们连我都不认识?!”陈大宏指着自己的鼻子说:“我是们家主的好朋友啊!”

几个守卫神色迷茫、面面相觑。

“哎呀,跟们说也没用,我直接进去找屈鸿才!”陈大宏大摇大摆地往里走。

屈鸿才可是上三族的家主,在上京乃至整个炎夏的地位都无比尊贵,怎么可能有这样“奇形怪状”“奇装异服”的朋友?

“哪来的疯子,滚出去!”几个守卫同时去推陈大宏。

陈大宏这暴脾气,直接反过来把这几个守卫推得东倒西歪。

接着一头扎进屈家的院子。

“屈鸿才!屈鸿才!老朋友陈大宏来了!”

陈大宏大大咧咧地叫唤着。

虽然他根本想不起来屈鸿才是谁,但一点都不妨碍他耍威风。

推荐阅读: 龙抬头 (抚琴的人) 神澜奇域(唐家三少) 长宁帝军(知白) 金钱无罪(三观犹在)

看网友对641 一号兵器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