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天下第一 > 643 闯,圣宫

643 闯,圣宫

这一拳打得实在猝不及防,崔名贵整个都被轰了出去,“骨碌碌”打了好几个滚。

现场所有人都傻了,呆呆地看着崔名贵。

“没有内力又怎么了?”陈大宏叉着腰,得意洋洋地说:“还不是被我给打趴下了?”

“给我上,打死他!”

崔名贵怒火中烧,猛地从地上一跃而起,疯了一样地带头扑向陈大宏。

崔名贵不再留手,使出自己的家传绝学黄泉掌,“轰轰轰”地往陈大宏身上狠狠拍着。

现场所有人都扑向陈大宏,各使刀枪往他身上招呼。

身为上三族的崔家,几百年来都是古武世家,维护炎朝的稳定一直到了今天。

崔家的高手实在是有不少,不比江湖上的门派差多少!

但,陈大宏此生最不怕的就是打架。

越打架,越兴奋。

“来吧,一起上,看爷爷怎么收拾们!”陈大宏哈哈哈地大笑着。

人群之中,陈大宏挥舞着自己的拳头,“轰轰轰”地砸向四周,刀枪交击声、铁链晃荡声络绎不绝。

不断有人倒在陈大宏的铁拳之下,也不断有人在陈大宏的身上造成伤口。

陈大宏浑身缠满铁链,但有高手暗运内力,或是手持神兵,便可将他身上的铁链斩断。

铁链一断,陈大宏的身体失去防护,大大小小的伤口顿时显现出来。

但这不仅没有将他击倒,反而使他更加疯狂、愤怒!

陈大宏咆哮着,像一头被激怒的兽,不顾一切地攻击着、前进着。

哀嚎声、惨叫声此起彼伏。

不断有人跌在地上或是飞出。

明晃晃的刀枪、红灿灿的鲜血比比皆是。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仿佛有一个世纪那么长,疯狂的战斗声终于渐渐平息。

崔家所有的人都倒下了,唯独陈大宏还站着。

陈大宏浑身上下血迹斑斑、伤痕累累,像一头被群狼撕咬过的猛虎。

陈大宏重重地喘着粗气。

鲜血顺着他的身体、双腿,一点点往下蔓延着。

这是他有记忆以来,受伤最重的一次了。

四周是一片哀嚎声,陈大宏看看左边,又看看右边,终于找到了一个人。

他走过去,弯腰攥住了崔名贵的领子。

崔名贵已经奄奄一息。

没人知道他是什么时候被打趴的,陈大宏的铁拳之下仿佛没有区别。

“我好想有点记起了。”陈大宏认真地说:“一直看不起我,是不是?”

说这话的时候,陈大宏头上的血还不断往下淌着。

滴答、滴答,淌在崔名贵的脸上。

崔名贵没有回话,因为他已经说不出话来了,他全身上下的骨头几乎都被陈大宏打断。

“没内力,一样干掉。”

陈大宏说完这句话,再次狠狠一拳打飞崔名贵。

“咚咚咚——”崔名贵打了几个滚,躺在地上不动了。

陈大宏则步履蹒跚的,继续朝着圣宫方向走去。

和一开始的意气风发、横冲直撞不一样。

他现在的速度很慢、很慢。

毕竟他伤得实在是太重了,浑身上下几乎没有一块完整的皮肤。

他每走一步,鲜血都要弥漫出来一些,在他身后拖出一条长长的血迹。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终于看到了圣宫的大门。

陈大宏抬起头来,看着恢弘大气的圣宫,眼睛居然有些发呆、发怔。

好熟悉的地方啊……

自己来过这里。

绝对来过。

也不知道被什么吸引,他的步伐快了许多,“噔噔噔”地往前奔着。

圣宫门口的守卫当然发现了他。

“什么人!”

“不许动!”

众人纷纷举起了手中的枪。

陈大宏却置若罔闻,继续往前奔着,甚至越来越快。

“最后警告!”

“再过来,杀无赦!”

这些守卫厉声暴喝,他们并不想伤害无辜人,但如果对方不听劝告,就不能怪他们下手无情了。

但陈大宏还是狂奔着。

明明身受重伤的他,却像一头矫健的猎豹。

“开枪!”

守卫圣宫的队长终于下令。

“砰砰砰砰砰——”

密密麻麻的枪声响起,无数子弹朝着陈大宏呼啸而去。

这些人能驻守圣宫,当然也都是万里挑一的好苗子,枪法更是神乎其技、炉火纯青!

但更神奇的是,众人就觉得眼前一花,陈大宏便已经来到他们身前。

“轰轰轰!”

陈大宏数拳出去,这些守卫全部飞了出去。

再紧接着,陈大宏狠狠一拳砸出,圣宫的门终于“吱呀”一声打开。

与此同时,刺耳的警报声便响彻整个圣宫!

“呜——呜——呜——”

陈大宏置若罔闻,一头扎入圣宫之中。

而在宽广的圣宫内院,无数人手持刀枪朝着这边汹涌而来。

包括侯吉莫。

陈大宏依旧没有任何惧意,不断挥舞着自己的双拳。

“轰轰轰!”

“轰轰轰!”

不断有人被打趴下,不断有人被打飞了。

但,陈大宏的伤也更重了。

终于,陈大宏还是撑不住了,痛苦而又无奈地倒在地上。

众人挥舞刀枪,当即就要杀死陈大宏。

“住手!”

侯吉莫大声说道。

众人纷纷停手。

侯吉莫来到陈大宏身前,检查了下陈大宏的伤,摇头叹了口气:“将他丢出去吧,然后加紧防范,不要让他再进来了。”

众人面面相觑,也不知道这人是谁,更不知道侯吉莫为什么对他特殊照顾。

但还是有人走出来,抬起陈大宏准备将他丢出去。

就在这时,一道深沉之声遥遥传来:“将他带到我殿中来。”

是炎圣的声音。

侯吉莫立刻摆了摆手。

几人便抬着陈大宏,来到炎圣所在的偏殿。

殿中。

陈大宏躺在冰凉的地板上,鲜血几乎浸染他的全身。

要多凄惨有多凄惨。

侯吉莫也进来了,还带来了两个医疗队员。

医疗队员蹲下身去,为陈大宏处理伤口,该上药的上药,该包扎的包扎。

“圣上,有些地方需要缝合。”一名医疗队员认真说道。

“不必。”炎圣淡淡地道:“包扎就行,他自己会好的。”

两名医疗队员不明所以,但还是照炎圣的话做了。

处理完了伤口之后,两名医疗队员便离开了。

陈大宏躺在冷冰冰的地上,像是具木乃伊。

整个过程之中,炎圣都没离开龙书案一步,甚至都没多看陈大宏一眼,只是不停批阅公文。

不知过了多久,陈大宏终于渐渐醒来。

他一抬头,就看到了坐在对面的炎圣。

这一瞬间,他就好像五雷轰顶,整个人都呆了、傻了、木了。

这个人,好熟悉!

是谁呢,明明对他印象那么深刻,为什么就是想不起来他是谁了?

“怎么,不认识我了?”炎圣放下钢笔,定定地看着陈大宏。

“圣……圣上……”陈大宏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吐出这两个字来,仿佛完全是种本能,是种肌肉记忆。

“看来脑袋还不是坏得很厉害……”

炎圣叹了口气,终于站起身来,绕过龙书案,来到陈大宏身前。

“还记得我,不错!”炎圣点了点头,满意地微笑着。

陈大宏其实不记得这个人了,但他还是呆呆地看着炎圣。

许多回忆如同牛毛细雨一般涌入他的脑海。

“啊……”

陈大宏的脑袋突然又疼起来,甚至痛苦地打着滚,口中也不断哀嚎着。

看到这幕,炎圣立刻说道:“拿酒来!”

侯吉莫立刻拿过一瓶酒来。

炎圣拧开瓶盖,直接往陈大宏的嘴里一塞。

显而易见,这种情况他见多了,所以知道怎么处理。

“咕咚——咕咚——”

一瓶白酒灌入陈大宏腹中。

片刻之后,陈大宏终于不再痛苦,趴在地上呼哧呼哧地喘着气。

炎圣轻轻拍着他的脊背:“很久不见了,大宏!”

陈大宏沉默着。

“这些年过得怎么样?”炎圣又问。

陈大宏还是不说话。

“这些年,是我对不住,我也没想到会弄成这个样子……”炎圣沉沉地道。

陈大宏依旧三缄其口。

炎圣长长地叹了口气:“有什么要求,尽管说吧,我都满足。”

陈大宏这才开口:“放了我儿子。”

“好。”

炎圣竟然没有任何犹豫,立刻对旁边的侯吉莫说:“去把陈冬带来。”

侯吉莫转身就要走。

“等等。”炎圣突然叫住了他,沉沉地道:“在这陪大宏,还是我亲自去一趟吧。”

如果是以前,侯吉莫肯定要阻止炎圣的,毕竟那地方危险的很。

但现在不用了,侯吉莫知道炎圣的实力。

没人能伤得到他。

“是……”

侯吉莫转过身来,站着不动了。

炎圣处理完最后一份公文,口中喃喃地说:“这个罗斯大陆,真是越来越放肆了,竟然屡屡侵犯我炎夏的地界……”

炎圣摇了摇头,这才站起身来走了出去。

殿中,只剩侯吉莫和陈大宏二人。

陈大宏虽然醒来了,但身上的伤还没好——也不可能那么快好——所以还在地上趴着。

侯吉莫来到陈大宏的身前,盘腿坐下。

“一号兵器,好久不见啊……”

侯吉莫沉沉地道。

陈大宏仍不说话,沉默地像是一块风干的石。

推荐阅读: 龙抬头 (抚琴的人) 神澜奇域(唐家三少) 长宁帝军(知白) 金钱无罪(三观犹在)

看网友对643 闯,圣宫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