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天下第一 > 644 陈大宏的过去

644 陈大宏的过去

圣宫之中,一直往北走,有块荒寂的园子。

这里原先用来关押失宠后的妃子,曾经也是圣宫中一块很重要的地方。

不过渐渐到了现代,已经没有那么多妃子了,和炎圣有关系的女人也就三四个,再犯错误也不至于关押到这里来,所谓冷宫也就渐渐地没落了,甚至很少有人过来这边。

炎圣推开一扇破旧的木门,一个身影突然一闪而过。

“谁?!”

炎圣一声厉喝,浑身杀气暴涨。

一个人影不得从树后走出。

圣卫队,三队队长宋卫国。

“圣上……”宋卫国规规矩矩地行礼。

“你来这里做什么?”炎圣微微皱眉。

“没事,我就四处巡视,无意中走到这里来了。”这番话说的,宋卫国自己都心虚。

其实他是来看陈冬的。

他知道陈冬就关在冷宫的地牢里。

自从陈冬被关起来,他就常常在这附近晃悠,他并没有胆子进入地牢,但也会想办法买通送饭的人,多加个肉啊、蛋之类的。

宋卫国不是不想救陈冬,可陈冬犯的罪太大了。

谋逆啊,谁保得了?

求谁都没有用,杨大帅都没辙,他一个圣卫队长能干什么?

邋遢道人?

想都别想,邋遢道人虽然也通神了,但他并不觉得师父有能力把陈冬从圣宫救走!

所以宋卫国真没打算干什么,就是在这附近走走、看看。

宋卫国的心思,哪能瞒得了炎圣?

念在宋卫国忠心耿耿,也没做过什么出格的事,炎圣只是哼了一声:“这边属于禁地,没事不要过来!”

“是。”

宋卫国立刻离开。

炎圣则继续往前走去。

冷宫很大,也很荒凉,一扇门接着一扇门。

最终,炎圣推开其中一间殿门。

殿中破破烂烂,四处还结满了蜘蛛网。

炎圣往前走了几步,伸手在斑驳的墙上一推,一个漆黑、潮湿的暗道出现在他面前。

炎圣没有点灯,也没打手电筒,轻车熟路地信步往里走去。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他停下了脚步。

接着,点燃手中的一根蜡烛。

烛光虽然微弱,但也看得清楚牢门。

牢狱之中,陈冬盘腿坐在其中。

因为久不见光,陈冬的脸看上去有些白。

过了许久,陈冬才缓缓睁开眼,即便烛光也要适应很久。

“快突破九级大宗师了?”炎圣问道。

“是的。”陈冬毫不避讳:“这里的灵气很充足,几乎是整个炎夏大陆最充足的地方了。”

“当然,这里是龙脉嘛,炎祖当年选址建设圣宫,就是看中了这里充沛的灵气。”炎圣说道:“不过你进步能这么快,还是得益于你的天赋。”

其实还有如意佩。

陈冬所有的东西都被收走,唯独如意佩留下了。

谁能想到这玩意儿还是个宝贝?

当然,陈冬也不会说。

“找我有什么事?”陈冬问道。

“我想知道,你干嘛每天练功,你就是练到通神,也不可能逃出这个地方。”

“不练功干什么呢,不练功更无聊啊……”

陈冬长长地叹了口气。

炎圣沉沉地道:“后悔帮天君了吗?”

陈冬正色道:“没有。”

炎圣没有说话,但他一双眼睛无比锐利,手中蜡烛上的火苗也狂乱地抖动起来,仿佛正处在狂风暴雨之中,数次差点熄灭。

不过最终,火苗还是慢慢平稳下来。

“要杀我,就动手。”陈冬说道:“一直把我关在这干什么?”

炎圣笑着说道:“因为养得起你。”

陈冬心中极度无语,又把眼闭上了。

但也就在这时,突听“咣当”一声。

陈冬诧异地睁开眼,发现牢门已经被打开了,炎圣手中正拿着那把大铁锁。

“要动手了么?”陈冬慢慢站起身来。

“动手需要开门?”炎圣白了他一眼:“我想杀你,还不是分分钟的事情?”

“那你到底要干什么?”

“放你走啊!”

炎圣把门开到最大。

陈冬不可思议地看着炎圣,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怎么,还不想走,喜欢上这里了?”炎圣冷笑一声。

“你到底想干什么?”陈冬愈发迷茫。

他实在不知道炎圣玩得是哪一出。

“真的是要放你。”炎圣认认真真地说:“你爸来给你求情了。”

“我爸?!”陈冬瞪大眼睛,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是的,你爸亲自来了,我总得给面子,所以你走吧,以后别来了。”

听到这话,陈冬再次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出毛病了。

他脑海中浮现出父亲的身影,蓬头垢面、酒气熏天,人不人鬼不鬼……

这样的人,炎圣会给面子?

“看来你对你父亲很不了解啊……也难怪了,他那个状态,也很难跟你说得清楚。而你母亲,大概率也不会和你说……”

“到底怎么回事?”

陈冬问道。

“罢了,告诉你也无妨。”炎圣说道:“你想听,我就讲。”

一段发生在二十多年前的故事,在炎圣口中娓娓道来。

那个时候,天君刚被赶走,炎圣刚刚上位。

内忧外患、百废待兴。

炎圣终于可以一展自己的抱负和宏图。

他决定抑武力、重科技。

当然,抑得是江湖上的武力。

朝堂中的武力,还是要大大鼓励的。

军中、圣宫,都要强大。

军中自不必说,各大帅会主动去找,“军神”张百鸣也会努力培养。

圣宫里嘛,这么重要的任务,当然要他自己来选拔了。

侯吉莫必须是贴身的保镖,另外还要组建十三支圣卫队。

队员,精挑细选,必须根红苗正、忠心耿耿。

事情有条不紊地进行着,各种推荐信犹如雪片一般飞来,其中也不乏有毛遂自荐的有志青年。

有个叫“陈大宏”的青年进入炎圣视野。

陈大宏来自一个小镇,但他祖上七代都参过军,最厉害的一位甚至做到大帅级别。

可惜的是,因为朝堂斗争受到牵连,被打成了一名小兵,以至于后代直到现在还没翻身。

到了陈大宏这一代,终究还是按捺不住寂寞,想为朝堂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

忠肝义胆!

炎圣非常喜欢这样的人。

更重要的是,陈大宏刚刚三十岁的年纪,就是一位九级大宗师巅峰了,距离“通神”都只有一步!

炎圣虽不练武,但他知道这个年纪的九级大宗师巅峰有多难。

这天赋,简直和天君不相上下!

炎圣一纸调令,当即将陈大宏召进圣宫。

但,给陈大宏安排什么职位却让他为难了。

九级大宗师巅峰啊,当个圣卫队长肯定委屈了,和侯吉莫平起平坐又不够资格。

就在这时,科研队的来报,说“初代超级战士”的血清做好了。

抑武力、重科技的事情是同步进行的。

因为其他大陆都在研究这个玩意儿,炎圣当然也不落其后,跟着研究起来。

炎圣大喜过望,寻思着这回可以批量制造高手了。

但科研队的又说,因为这是初代,也不知道效果怎样,有没有副作用。

之前在小白鼠身上做实验都没问题,但最终还是得找人试一试。

那么问题来了,找谁来试?

这可是试验品,没人知道结果怎样,甚至是生是死都不一定……

毕竟事关重大,炎圣思来想去,都想不到个好的人选。

站在一边的陈大宏突然说:“圣上,我试试吧。”

炎圣当然十分惊讶:“你都已经是九级大宗师巅峰了,还试这个干嘛,多浪费啊!”

陈大宏却是嘿嘿地笑:“我们陈家七代忠良,到我这代已经是第八代了,能为国家出一份力,就是我的荣幸!而且刚才不是说了,没人知道这东西的效果怎样,甚至是生是死都不一定,副作用也不明……我寻思吧,我是九级大宗师巅峰,身体已经到了一个十分强悍的境界,无论出现什么后果,我都能扛得住!成,于国大大有利;败,也只伤我一人。所以,我觉得值,希望圣上成全!”

这一番话,当然令炎圣无比感动。

这才是真正的忠肝义胆!

“好,我同意了。”炎圣拍着陈大宏的肩膀说道:“你是炎夏大陆第一个注射‘超级战士血清’的,我希望你成功!如果你能成功,就是大功一件……不,不是大功,是天功!”

想到陈大宏成功后,自己将来就能批量制造高手,炎圣越说越激动:“如果你能成功,我封你做陈王,和上三族的屈家、崔家、洛家平起平坐!”

炎圣虽是一时冲动,但也并不后悔。

天子,就该金口玉言,就该驷马难追!

炎圣立刻把上三族的三位家主叫来,对他们说了这件事情。

“这是‘一号兵器’计划。”炎圣认真地说:“如果成功,陈大宏就是炎夏大陆的第一个超级战士,响当当的一号兵器!从此以后,炎夏大陆便能横扫整个天下!”

陈大宏的任务之重,可见一斑。

……

说到这里,炎圣戛然而止。

陈冬着急地问:“后来呢?后来怎么样了?”

“你知道的。”炎圣沉沉地道:“失败了。”

推荐阅读: 龙抬头 (抚琴的人) 神澜奇域(唐家三少) 长宁帝军(知白) 金钱无罪(三观犹在)

看网友对644 陈大宏的过去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