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天下第一 > 647 你算什么东西 为NAKUPENDA9663的皇冠第55

647 你算什么东西 为NAKUPENDA9663的皇冠第55

炎圣之前只说陈大宏来了,并没说陈大宏受了重伤。

所以陈冬看到父亲伤痕累累,先是惊诧、后是愤怒,接着转头恶狠狠看向炎圣。

“我没事……”陈大宏艰难地抬起胳膊,抚摸着陈冬的头。

看到儿子安然无恙,陈大宏也彻底松了口气。

“爸,谁把您伤成这个样子的?”陈冬满怀怒火地问。

“催命鬼……”陈大宏有气无力地说:“不过没什么,老爹也把他打了个稀巴烂!”

陈大宏一边说,一边“嘿嘿”地笑。

刚才他和侯吉莫一番交谈,虽然还是糊里糊涂,但也想起不少事情。

“催命鬼……”陈冬咬牙切齿。

那个混蛋,伤过他师父,又伤了他父亲,简直是可忍孰不可忍!

要不是父亲说崔名贵也吃了大亏,陈冬真想立刻杀到崔家去了。

炎圣回到龙书案后坐下,侯吉莫也退到一边去了。

陈冬抬头看着炎圣,知道他肯定还有话。

果不其然,炎圣开口说道:“陈冬,本来是死罪难逃,但看在‘一号兵器’的面子上,我可以饶一条生路。”

陈大宏立刻欣喜地说:“谢谢圣上!”

陈冬则不冷不热地道:“他不是什么一号兵器,他是我的父亲,陈大宏!”

陈大宏轻轻推了陈冬一把,示意他别这么没礼貌。

炎圣淡淡地道:“说得对,他是陈大宏,但‘一号兵器’也没有侮辱性质,他确实曾经是炎夏大陆的一把利刃……”

陈冬打断了他:“那我现在能走了吗?”

一想到炎圣做过的那些事,陈冬就恨得咬牙切齿,一句话都不想多说。

炎圣却说:“等一等,还有任务交代给。”

还有任务?!

陈冬当然无比诧异,“行刺事件”发生过后,还以为炎圣已经不信任自己了,结果还有任务要交给他?

不过,就算是有任务,陈冬也不想做。

陈冬刚想拒绝,炎圣已经对侯吉莫说:“去把张百鸣带进来吧。”

“是。”侯吉莫转身出去。

张百鸣?!

陈冬当然听过这个名字,号称“军中之神”的张百鸣,可是“四大高手”之一,和灵龙王、侯吉莫并列。

不一会儿,侯吉莫带着一个年过六十的老者走进来。

老者面容黑峻峻的,一双眼睛却是极其有神,显然就是“军神”张百鸣了,军中有许多高手都出自他的门下。

张百鸣是军中的总教头,地位还隐隐在各大帅之上。

张百鸣进来后,先对炎圣施了个礼,接着看了一眼陈冬和陈大宏,面上并没有太大的表情变化。

炎圣说道:“张教头,情况都了解了吧?”

张百鸣点点头说:“是的。”

炎圣也点点头,这才对陈冬说:“杨大帅驻守风魔山,最近和罗斯大陆发生了很严重的冲突,安德鲁君主似乎有备而来,外公有些扛不住了。所以我想,和张教头一起过去,帮外公一把。”

因为陈大宏的缘故,炎圣还是想给陈冬一个机会的,希望他能效忠自己、戴罪立功。

再者就是,放在军中,炎圣也能放心,起码方便盯梢,总比让他混迹在民间好,指不定什么时候又搞出幺蛾子了。

如果是其他事,陈冬肯定就拒绝了。

但他外公的事,肯定当仁不让,更何况还涉及罗斯大陆!

内讧归内讧。

但有外战,还是要一致对外,这一点陈冬还是能分清的。

陈冬刚想答应,就听张百鸣皱着眉说:“圣上,有我一个人就够了,干嘛还安排其他人啊?”

炎圣说道:“这是陈冬,杨大帅的亲外孙,他的实力也快突破……”

炎圣还没说完,张百鸣便不满地说:“原来又是个想镀金的二代!圣上,您知道我的脾气,我一向看不惯这种人,我拒绝和他合作,拒绝让他跟着!”

整个炎夏大陆,敢这么和炎圣说话的可没几个。

但张百鸣,绝对是其中一个!

但,张百鸣不满,陈大宏更不满。

陈大宏一脸愤怒,挣扎着想起来教训张百鸣,可惜终究还是扛不住身上的伤。

陈大宏只能骂骂咧咧地说:“算什么东西,还不让我儿子跟着,要我看应该是跟着我儿子……”

张百鸣眉毛一挑,冷声说道:“又是谁,有什么资格和我说话?”

“我是爷爷!”

普天之下,除了炎圣之外,陈大宏还真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随口就骂出来,还让陈冬也占个便宜。

张百鸣的脾气也是极其暴躁,也不管这是什么场合,当即就要揍陈大宏。

陈大宏也不惧,哪怕躺在地上,双臂也挥舞着。

陈冬摆好架势,当然站在父亲这边。

“住手!”

眼看一场大战就要发生,炎圣一声暴喝。

众人都安静下来。

炎圣看出来了,两边已经结下梁子,勉强合作也是徒增麻烦。

炎圣说道:“好了,那一个人去风魔山吧,一定要和杨大帅好好合作。”

“是!”

张百鸣看了陈大宏和陈冬一眼,显然有些得意,哼了一声,转身就走。

陈冬虽然很不喜欢这个张百鸣的做派,但想到他强大的实力,倒也不担心外公的安危。

有张百鸣,风魔山安矣。

炎圣淡淡地道:“陈大宏,那就回去吧,好好管教儿子。”

陈大宏立刻说:“是,圣上。”

陈冬什么话都没说,背起陈大宏就往外走。

出了偏殿,穿过圣宫。

圣宫之中,当然所有人都朝他看来。

外面的人不知道咋回事,里面的人可是清清楚楚。

和天君一起来夺位的,这是大不赦之罪啊,竟然还释放了?!

宋卫国直接奔到陈冬身前。

“陈师弟,没事了?”宋卫国一脸惊喜。

“是的宋师兄,我没事了!”陈冬也微微笑着。

“怎么回事?”

“我爸和圣上有些交情……”

宋卫国看向陈大宏,当然记得这个刚才一身是伤还独闯圣宫的莽汉。

陈冬的父亲,和炎圣竟然有交情……

宋卫国憋了半天,终于竖起大拇指来:“牛!”

“宋师兄,我先带我爸回去养伤。”

“好,回头我去找。”

陈冬背着陈大宏继续往前走去。

陈大宏伏在陈冬肩头,问道:“他怎么叫陈师弟?”

陈冬说道:“因为我们拜了同一个师父啊。”

“靠,有老爹,还拜别人为师?”

“您能教我什么,喝酒还是抢钱?”

“……”陈大宏有些无语,只好问道:“师父是谁啊?”

“邋遢道人。”

邋遢道人曾对陈冬说过,不让他在外说自己师门,但那主要是怕仇人找他麻烦。

现在,陈冬自己都是八级大宗师巅峰了,自然也就不用害怕什么仇人不仇人了。

“邋遢道人?”

陈大宏的眼神有些迷茫,似乎隐隐听过这个名字,大概是年轻的时候吧。

陈大宏不记得了,真不记得了。

出圣宫时,有人把陈冬的东西都还回来。

手机、吴王剑、各种丹药。

陈冬二话不说,先往陈大宏嘴里塞了颗熊蛇丸。

陈大宏受伤太重,一时半会儿不可能好,但喂颗熊蛇丸总是没毛病的。

……

二人刚出圣宫,便有人围上来。

是杨素琴,还有屈鸿才和薛飞燕夫妇。

陈大宏之前闯圣宫时,曾让杨素琴回去等消息。

但没多久,杨素琴就听说崔家拦截陈大宏的事情,连忙叫了屈鸿才和薛飞燕夫妇急匆匆赶过去。

但他们赶到时,陈大宏已经进了圣宫。

屈鸿才打听情况,得知炎圣把陈大宏带入偏殿,便说:“没事的,大宏可是一号兵器,圣上不会拿他怎么样的。”

他们左等右等,终于把陈冬和陈大宏等出来了。

看到陈冬安然无恙,杨素琴先是松了口气,又看到陈大宏浑身是伤,一颗心顿时又揪紧了。

“先回去再说!”屈鸿才一样忧心忡忡,但还是给出最合理的建议。

屈鸿才开着车,带着几人来到杨府。

杨素琴命人收拾出一间房来,陈冬把陈大宏放在了床上。

“我没事,真没事,我身子骨硬着呐……”陈大宏乐呵呵的,声音果然都粗气了很多。

屈鸿才询问陈大宏进入圣宫以后的状况,陈大宏不自觉地吹起了牛:“我一进去,上千人围过来,我把他们打了个稀巴烂,最后站在圣宫中央高喝一声:‘放我儿子出来!’圣上一看是我,立马就放了我儿子。”

屈鸿才明知他是吹牛,还是竖起大拇指说:“陈老兄,不愧是,‘一号兵器’名副其实!”

陈大宏得意洋洋地说:“那当然啦!”

接着,屈鸿才又问陈冬:“怎么样,这两个月受苦没有?”

一晃眼,陈冬确实被关近两个月了。

回忆这两个月以来的生涯,陈冬还是觉得像做梦一样,摇摇头说:“苦倒是没怎么受,就是煎熬、太煎熬了。”

“圣上把关在哪里?”

“冷宫、地下……”

屈鸿才倒吸一口凉气。

他是上三族的家主,当然知道“冷宫、地下”这几个字意味着什么。

屈鸿才忍不住问:“到底犯了什么罪,难道真是谋逆?”

推荐阅读: 龙抬头 (抚琴的人) 神澜奇域(唐家三少) 长宁帝军(知白) 金钱无罪(三观犹在)

看网友对647 你算什么东西 为NAKUPENDA9663的皇冠第55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