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天下第一 > 648 陈大宏,被赶走

648 陈大宏,被赶走

最近一顿时间,上京闹得沸沸扬扬,都说陈冬犯了谋逆之罪才被关押。

大部分人其实都不太信,陈冬可是杨大帅的外孙,可谓根正苗红,杨大帅还在边疆驻守,陈冬怎么会谋逆呢?

屈鸿才实在想问个明白。

杨素琴、陈大宏也看向陈冬。

当着亲生父母的面,陈冬真想竹筒倒豆子般,将所有真相一五一十地说清楚。

可他想起天君的顾虑。

天君并不想让这些皇家的丑陋和黑暗公之于众,否则天君早就暗地里勾结上三族和十大帅了。

陈冬叹了口气,说道:“也没什么,就是和圣上有点小误会。”

看到陈冬并不想说,屈鸿才也没继续追问,而是说道:“不管因为什么,也别和圣上动手啊,这次多亏了父亲,否则就永远出不来了……”

陈大宏也说:“是啊,咱们陈家八代忠良,到这里是第九代了……”

陈冬默不作声。

他也不知道现在该怎么办,他心里还是向着天君,但似乎已回天无力。

他的脑中一片乱麻,只好不说话了。

屈鸿才说:“陈老兄,休息吧,我们回头再来看。”

陈大宏毕竟受了重伤,不能一直在这耽搁。

陈大宏点点头,屈鸿才和薛飞燕朝外走去,杨素琴也跟着他们出来了,只有陈冬留在现场。

“爸,睡吧,我留下照顾。”陈冬说道。

“不用,我没那么脆弱,睡一觉就好了!”陈大宏打了一个哈欠,他是真的非常困了。

与此同时,屋外。

看到杨素琴也出来了,屈鸿才十分意外,说:“不照顾陈大宏啊?”

杨素琴抿了抿嘴,没有说话。

实际上,要不是因为陈冬,她都不可能和陈大宏见面。

屈鸿才疑惑地说:“和大宏怎么了?总感觉们之间怪怪的,似乎不像以前那么亲近了。”

杨素琴说:“我们早离婚了。”

屈鸿才和薛飞燕都是“啊”的一声,显然十分惊讶,异口同声地说:“发生什么事了?”

杨素琴咬了咬唇,才说:“二十多年前,他突然不辞而别,我到处都找不到他……”

屈鸿才点点头说:“这事我知道,‘一号兵器’计划失败了,他也没能封为陈王,自觉配不上,所以才走了的。”

杨素琴继续说道:“我和不一样,是上三族的,所以消息灵通。我一开始什么都不知道,到处打探他的消息,终于在北方的一个小镇找到了他。一番交谈之后,才知道这件事,但是我跟他说,我和在一起,可不是冲着什么陈王不陈王的……我要留下来和他在一起,因此和我爸也没少吵架。但没办法,谁也拗不过我,我爸一怒之下,和我断绝父女关系,说是再也不管我的事了。我当时也觉得无所谓,只要和大宏在一起就好了……”

屈鸿才知道隐情还在后面,追问道:“后来呢?”

“后来……”杨素琴似乎难以启齿,双目都泪眼婆娑起来,犹豫了半天才说道:“结婚以后,他的性情大变,极端暴躁、疯狂且易怒,每天都要喝好几斤白酒,我根本就劝不住他……劝得多了,他还打我!”

听到这话,屈鸿才和薛飞燕心中都是“咯噔”一下。

谁都知道,“家暴”是个多严重的问题。

没有人能原谅“家暴”的男人,杨素琴当然也不例外。

离婚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屈鸿才沉默了半天,方才说道:“陈大宏打过,于情于理都该离婚,这点没什么好说的。但,我们认识陈大宏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我都知道他肯定不是那样的人……我不是为他说话,也不是为他洗地啊,我就是觉得奇怪和疑惑,会不会和他‘一号兵器’计划的失败有关?当然,不管因为什么,打人总是不对,我也没劝原谅他,就是……就是……”

屈鸿才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叹着气道:“算了,这是的事情,自己决定吧,要实在不待见他,我就把他接走,让他去我那里。”

杨素琴摇了摇头:“不用了,他毕竟是陈冬的爸爸,而且陈冬也在这里……”

“那好,有事情再喊我们。”

屈鸿才和薛飞燕离开了。

杨素琴坐在屋子门口,想起过去无数个日日夜夜,眼泪便不知不觉地滴落下来。

她何尝不知道这事不怪陈大宏,可她也实在受不了陈大宏失去理智后的恐怖!

最终。

杨素琴还是叹了口气,擦擦脸上的泪,起身走进屋内。

“爸,我喂喝口水。”

“真不用,我有手有脚的,用得着照顾我吗?”

屋内,父子二人还在拉锯。

陈大宏怒不可遏,半个身子都坐直了,用力推着陈冬。

杨素琴一进来,陈大宏立刻往床上一躺,“哎呦”“哎呦”地叫了起来。

“爸,……”陈冬一脸诧异,刚才还生龙活虎的,这是怎么回事?

“我来吧。”杨素琴接过碗来,喂陈大宏水喝。

“不用啊妈,我爸刚才说了,他有手有脚的,不需要人照顾……”

“个小兔崽子,不要胡说……”陈大宏有气无力地说:“我现在最需要人照顾,尤其是妈的照顾。”

陈冬哭笑不得,差点都气乐了,但还是起身离开了,给父母一个单独相处的机会。

杨素琴亲自喂水,陈大宏果然老实了许多,喂多少喝多少,一滴都不浪费。

喝完了水,杨素琴放下碗,又问:“饿吗?”

陈大宏嘿嘿笑:“饿。”

杨素琴便出去,吩咐厨子做了一碗汤面,接着又一口一口地喂陈大宏。

“好喝,太好喝了!”陈大宏说:“老婆……杨大小姐,的手艺还是像原来那么好!”

杨素琴白了他一眼:“这是厨子做的。”

“哦……”陈大宏讪笑着说:“一脉相承嘛,家的人做饭都是这个味道。”

一碗汤面喝完,陈大宏的气色又好了许多,有熊蛇丸的原因,也有他本身体质的原因。

杨素琴这才正色道:“谢谢救了咱儿子。”

“也知道那是咱儿子啊!”陈大宏嘿嘿笑着:“我救了咱儿子,还谢什么劲?”

“不得不谢。”杨素琴说:“毕竟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尽到做父亲的责任。”

陈大宏其实没少帮着陈冬,但杨素琴不知道。

陈大宏也没解释,反而默默低下了头,因为他这方面确实很欠缺。

杨素琴问道:“最近‘发作’的频率多吗?”

陈大宏本能地就想说不多,甚至想说自己已经好了,但是话到嘴边又说不出口,只能闷闷地道:“还是老样子吧,有时候清醒有时候糊涂那样……”

杨素琴叹了口气:“这样的话,就不能在这久留,我怕又惹出什么乱子……等恢复好了,就回古阳镇吧!”

陈大宏愣住了。

这是要赶他走!

他才刚刚冒着生命危险救出儿子,杨素琴就不让他在这呆了,这是典型的过河拆桥。

但,陈大宏却没有底气抗议。

因为他知道自己的脾性,呆得久了确实容易惹祸。

在古阳镇还好,大家都畏惧他、让着他,尽量不触他的霉头。

可在上京呢?

无数名流贵族,哪个会容忍他?

“我现在就走。”陈大宏说道。

“……”杨素琴一脸诧异。

“没事,我的伤已经好了。”陈大宏从床上跳下来,大步流星地往外走。

杨素琴本来想说什么,但是话到嘴边,又忍住了。

陈大宏走到门口,突然站住。

接着,他又回过头来。

“杨大小姐。”

“嗯?”

“我要走了。”陈大宏说:“我可以抱抱吗?”

杨素琴犹豫半晌,终于点了点头。

陈大宏返回来,张开双臂抱住了杨素琴。

这一刹那,杨素琴浑身发抖。

不是激动,而是害怕。

她对陈大宏,早已从爱转成了恨。

陈大宏也注意到这一点了,喃喃地说:“对不起……对不起……我只抱一分钟,我保证一分钟内绝不发作……”

陈大宏的声音哽咽,双目也发红了。

杨素琴轻轻地啜泣着,同样伸手环住了陈大宏的腰。

“一分钟,就一分钟……”杨素琴喃喃地说。

……

屋外。

陈冬坐在台阶上,给手机充好电后,第一时间给肖潇打过去。

近两个月没有自己消息,肖潇应该担心坏了。

要给她报个平安。

但出乎陈冬意料的是,肖潇的电话竟然打不通。

他又给青云子打。

找到青云子,就找得到肖潇了。

但,青云子的电话也打不通。

陈冬一头雾水,又给刘大头打过去。

刘大头现在是青云观的玄武护法,常常和青云子、肖潇在一起的。

刘大头的电话终于打通了。

“陈盟主?!”接到陈冬的电话,刘大头显得很惊讶。

“刘大哥,在哪,肖潇呢?”

“陈盟主,我在青云观……肖潇和青云掌门那天晚上跟走了以后,就再也没回来啊!”

“什么?!”

听到这话,陈冬心中无疑十分震撼。

推荐阅读: 龙抬头 (抚琴的人) 神澜奇域(唐家三少) 长宁帝军(知白) 金钱无罪(三观犹在)

看网友对648 陈大宏,被赶走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