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天下第一 > 870 三皇子,跪下了

870 三皇子,跪下了

陈冬也不知道这块牌子管不管用,在其他城反正是挺管用的。

青云观是这方世界当之无愧的第一门派,青云观的内门弟子也享受着许多特权,在一些不大的城中甚至可以肆意飞行。

车夫一看这块牌子,神色立刻变得凝重起来,犹豫再三之后,终于将鞭子收回了。

“怎么回事?”后面马车上的车夫问了起来。

“是青云观的内门弟子,想让他们的车先过。”这名车夫老实回答。

后面那位车夫也是面色一变,接着一个又一个的将话传了过去。

街口,上百米外。

这里停着一辆超华丽的马车,车厢上纹着一些金黄色的花纹,就连车轮都被洗得一尘不染、锃光瓦亮。

车厢之中,四处都是柔软的黄色垫子,一位面色慵懒的公子哥躺在其中,两边还有三四位容貌清丽的侍女,有的给他按摩肩膀,有的给他按摩小腿,还有的将剥了皮的葡萄塞进他口中。

地位尊贵的人不少,但像他这么会享受的可没几个。

就在这时,马车突然停了下来。

公子哥一脸的不耐烦:“怎么回事,停下来干什么,不要耽误我见父皇!”

一名护卫突然奔到窗前,小心翼翼地将前方情况说了一下。

“你说什么?!”公子哥立刻坐起身来,一脸的惊诧和意外:“青云观的内门弟子拦住了路?”

“是的。”护卫毕恭毕敬地说。

“那你知道我是谁吗?”公子哥指着自己的鼻子说。

护卫不知道公子哥怎么提了这个问题,但还是认认真真地说:“您是炎祖的第三个儿子,也是炎朝的三皇子……”

“那不就结了?!”三皇子一脸恼火地说:“你们的脑子是被驴踢了吗,我可是堂堂的三皇子炎吉,竟然要给青云观的内门弟子让路?你们竟然还真的停了下来,你们觉得可不可笑?”

在他眼里,这名护卫简直愚蠢到极点了。

护卫却是一脸为难地说:“可是炎祖他老人家一向很敬重青云观,总说几百年前的那场除魔大战,青云观立下汗马功劳,要求皇室中人见到青云观的弟子必须以礼待之……”

看到三皇子的面色愈发难看,护卫赶紧说道:“当然,平时也不会有青云观的弟子真把自己当回事,更不可能拿着鸡毛当令箭,敢和皇室中人作对的……这个青云观的弟子好像是脑子进水了,跟个木头似的杵在当街,我们当然可以强闯过去,但是传出去不好听啊……尤其是传到炎祖他老人家的耳朵里……三皇子,要不先让他过去?”

“荒唐!”三皇子狠狠一拍窗棂,说道:“我堂堂的三皇子,怎么可能给他让路?父皇随便说说罢了,没有必要当真!除魔大战都过去几百年了,要把他们青云观捧到什么时候,一个小小的内门弟子都想骑到我头上了吗?走,跟我过去,我要亲自收拾下他,让他知道青云观没什么了不起的,说到底青云观也是为我们皇家服务的!”

三皇子大踏步的往前走去,护卫无奈,只好招呼众人一起跟上。

霎时间,至少有上百名护卫跟了上来,跟着三皇子来到大街中间的事发点,并把陈冬团团围住。

两边的行人和马夫均是微微摇头,心想这个小伙子要倒大霉了。

看着这幕,陈冬当然微微皱眉。

他一开始举起牌子,就是想知道“青云观内门弟子”的身份管不管用,管用当然最好,不管用就算了。

不至于搞出这么大的阵仗吧?

三皇子来到陈冬身前,上上下下看了陈冬几眼,淡淡地道:“青云观内门弟子?”

“是的。”陈冬说道。

“为什么把自己捂得这么严实?”三皇子又问道。

陈冬戴了帽子、挡了面颊,是不想让飞豹楼和炼药师工会的人认出来,但他肯定不能实话实说,便面色平静地道:“我在执行一桩秘密任务。”

“哈哈哈,在我面前说秘密?”三皇子指着自己的鼻子说道:“那你知道我是谁么?”

陈冬摇了摇头:“不知道。”

但他已经看出,这位年轻人的身份必定不凡,无论衣着还是阵仗都相当华丽和排场。

旁边的一名护卫立刻说道:“这位是炎朝的三皇子,炎吉!”

三皇子顿时骄傲地昂起头来,显然很为自己的身份感到自豪。

两边的行人和车夫一听这个名字,均是惊得不轻,纷纷跪了下来,山呼海啸的声音随之响起:“拜见三皇子!”

陈冬是来自地球的现代人,并没有见人就下跪的习惯。

之前跪云中子,也是因为云中子的年龄够大,晚辈跪前辈也是天经地义、理所当然。

当然,知道眼前这人的身份,陈冬心中还是很震撼的,没想到自己随便当街一拦,就拦了一位皇室出身的皇子!

今天出门肯定没看黄历。

之前得罪飞豹楼、炼药师工会等等已经很衰了,他可不想再得罪什么皇子。

于是陈冬拱了拱手,面色恭敬地说:“不好意思,是我唐突,我这就走。”

看到陈冬秒怂,三皇子先是一阵得意,又看陈冬跪都不跪,而且转身要走,无疑愤怒起来。

“想拦就拦,想走就走,把我三皇子当什么了?给我把他拿下,好好收拾一顿!”

三皇子一声令下,上百名护卫呼啸而上。

陈冬肯定不会坐以待毙。

一咬牙,当即施展起八极拳来,“砰砰啪啪”地将这些护卫挨个击飞,“哇哇啊啊”的惨叫声也响彻整条街区。

能做三皇子的护卫,身手当然很是不凡,但陈冬也不是吃素的,好歹也是二级通灵!

搞定这些护卫,陈冬撒腿就跑,好在他没露脸,跑了以后一换装扮,管你什么三皇子、三公主,谁还能认识他?

陈冬的速度极快,闪电般朝着对面的一条小巷窜去。

不能直接飞走,上京这种超级大城,空中必有强者巡守,反而是自投罗网了。

躲进小巷才是最好的选择。

不过就在这时,一道金色的身子突然从天而降,不仅正好拦在陈冬身前,而且狠狠一腿扫向陈冬胸口。

快若疾风,以至于只剩一道残影!

陈冬连忙架起双臂就挡。

但是“砰”的一声巨响过后,陈冬硬是被击得连连倒退数步。

好强的力量!

陈冬心中充满惊骇,而且对方似乎未用全力,上京果然是个藏龙卧虎的地方。

不过仔细想想,这可是三皇子啊,身边有高手护卫也很正常。

就这一腿,陈冬又被逼回了事发地,那些护卫又重新将他团团围住。

那道金色的影子也清晰起来,是个至少年过花甲的老人,穿着一身金色的铠甲,正站在不远处死死盯着陈冬,似乎只要陈冬再有异动,他会更加的不客气。

“哈哈,金老,辛苦你了!”三皇子露出满意的笑。

“三皇子不必拘礼,保护您是我的职责。”金色的影子一闪而过,金老已经消失不见。

但是每一个人都知道,他一定还在附近!

“这回还想跑么?”三皇子来到陈冬身前,面色愈发得意。

“你想干什么?”陈冬沉沉地道。

“你说我想干什么?”三皇子摸着自己的鼻子,不可一世地道:“拦我的路、打我的人,青云观的弟子也太嚣张了,不把你打个半死实在难消我心头之气,来人啊……”

那些护卫再次包围上来。

就在这时,陈冬突然“唰”地拔出一柄剑来。

长剑流光四溢,剑柄之上布满珠玉。

“好啊,你还想反抗么?!”三皇子一脸怒火,杀心顿起。

街角,那道金色的身影也再次出现。

但下一秒,就听“噗通”一声,三皇子竟然跪了下来!

现场所有的人都愣住了,包括那道金色的影子也站住脚步,一脸诧异地盯着跪在地上的三皇子。

“流……流玉剑……”三皇子仰头看着陈冬手里的剑,一张脸上布满恐惧的土灰之色。

别人可能不认识这柄剑,他三皇子还能不认识?

这是炎祖的贴身圣物,皇室中向来有“见此剑如见本人”的说法。

三皇子实在想不通,流玉剑怎么会出现在这个青云观的内门弟子手中?

陈冬手持着流玉剑,淡淡地道:“现在还收拾我么?”

“不……不敢……”三皇子哆哆嗦嗦地说。

“我能先走了么?”

“能……能……”

陈冬冷笑一声,这才收起了剑,接着飞身上了之前的马车。

这柄流玉剑,本来是炎祖给了陈冬,让陈冬回地球时用的,没想到现在也派上用场了。

“走!”陈冬对车夫说。

车夫虽不知道陈冬的身份,但看三皇子都给他跪下了,哪敢不从命啊,立刻赶着马车,徐徐向前走去。

三皇子拦在当街的马车立刻让开了道。

“驾!”车夫一抽皮鞭,马儿便疯狂地驰骋在大道上。

别说陈冬,就连车夫都觉得痛快极了,三皇子的马车都得给他让道,这事至少可以跟同行们吹一辈子!

推荐阅读: 龙抬头 (抚琴的人) 神澜奇域(唐家三少) 长宁帝军(知白) 金钱无罪(三观犹在)

看网友对870 三皇子,跪下了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