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天下第一 > 953 声望,跌至谷底

953 声望,跌至谷底

在陈冬被天煞老人带回天煞洞的同时,楚英雄也回到了青云观。

楚家一众人确实跑得挺快,天煞老人一到,他们就知道完了,急匆匆地离开津城,转移到了附近山中的某个村落里。

他们料定陈冬不会在津城呆太久,随后再返回去就好。

至于楚英雄,当然是回青云观,有诸多长老和护法在,就算被陈冬欺负死,起码不会丢了性命。

陈冬和楚英雄相继离开时,大家就猜测两人会有一场生死之战,如今见到楚英雄独自一人回来,自然认为陈冬是败的一方。

一时间,这个消息迅速传遍整个青云观。

常空、常留燕等人当然焦急万分,聚在一起讨论对策,不过石飞英说:“现在还不确定陈冬大哥一定就死了,我们还是耐心地等着吧。”

除了等着,他们也没有其他的办法了。

平长老看到楚英雄回来,也是第一时间过去找他,兴奋地问:“陈冬死在你手上了?”

楚英雄当然苦着脸说:“没有!”

便把这两天的事情讲了一下。

只是人在讲述事件时,避免不了要添油加醋,尤其是要偏向自己、粉饰太平。在楚英雄口中,本来他收拾陈冬是板上钉钉的事,可惜陈冬竟然喊来了天煞洞,使得他所有的努力付诸东流。

楚英雄咬牙切齿地说:“一个青云观弟子,却和天煞洞走那么近,也不知道陈冬想干什么?”

楚英雄不知道陈冬和天煞洞的事情,平长老却是知道的,叹着气说:“天煞洞要帮陈冬,也是理所应当的事。”

楚英雄自然迷茫地问:“为什么?”

平长老便把之前发生在飞鹰山庄附近的事讲了一下。

楚英雄一脸诧异:“竟然是这样啊!”

平长老面色凝重地点了点头。

楚英雄又咬牙、又嫉妒,口中喃喃地说:“怪不得天煞洞铁了心要帮他……陈冬那小子真是狗屎运啊,如果让我救了向菲菲多好?”

平长老反问:“如果你在现场,你敢救向菲菲么?”

楚英雄一时语塞,他肯定是不敢救的。

平长老又叹了口气,摇着头说:“所以啊,你也别埋怨人家的狗屎运……这回得了,他连神级武器都有了,‘青云观最强弟子’的称号非他莫属了!”

楚英雄也知道大势已去,心里如同刀绞一般难受,口中喃喃地说:“他要是入了天煞洞才好呐,起码不会抢了我在青云观的地位……”

说到这里,楚英雄似乎想起什么,立即说道:“平长老,陈冬没准真会加入天煞洞!”

平长老微微皱眉,说道:“这种话可不能乱讲。”

八大上古门派虽说同气连枝,彼此之间甚至都以师兄、师弟相称,但若发生“改换门庭”的事,也是不能被人所容忍的。

楚英雄现在为了给陈冬泼脏水,已经无所不用其极,咬着牙说:“平长老,我可没有乱讲,陈冬和天煞洞的弟子关系好着哩,一个个师兄、师弟的互相叫着,感觉已经成为一家人了。那家伙在青云观混不开,没几个人喜欢他,真去了天煞洞也很正常吧。”

平长老仍旧摇头:“互称师兄师弟倒没什么,八大上古门派就是这种礼仪……你真确定他打算投身天煞洞了?”

楚英雄说:“我不能完全确定,毕竟他也没和我说,就单纯是一种感觉吧……”

平长老微微皱眉:“这可不是小事……你先歇着,我去找柳长老。”

“好。”楚英雄已经丧心病狂,只要能给陈冬带来麻烦,什么乱七八糟的话也往外说。

平长老出了门,径直来到柳长老的住处。

柳惊龙已经睡下了,但平长老来找自己,当然还是重新穿好衣服。

“总长老,我有重要的事向您汇报。”

平长老便把楚英雄刚才提供的情报讲了一下。

听到这些事情,柳惊龙也是微微皱眉,同样面色凝重地说:“平长老,这种事可不能乱讲。”

“对,我知道不能乱讲。”平长老认真地说:“楚英雄也只是提供一种可能性,而且这种可能性发生的概率还非常大……我觉得,我们应该提前做些准备,别等最后真来个措手不及……”

柳惊龙点了点头:“我现在就去找上护法。”

柳惊龙出了门,来到上护法的住处。

同样的,他把事情一说,上护法也是惊得不轻:“柳长老,这种事可不能乱讲。”

“我也不想乱讲,更不希望陈冬真的改换门庭……但如果是真的,还是提前做些准备吧。”

上护法沉思一阵,说道:“你亲自去津城打探一下这件事情。”

“是。”

柳惊龙连夜离开青云观,飞往津城。

他到津城时,天煞洞的人和陈冬已经离开,但他走门串巷,亲自拜访了一些津城有头有脸的人物,比如兵马大统领申洪波、神级炼器师宋卫平、神级炼药师关山等。

从这些人口中,柳惊龙得到了一个确切的消息,天煞老人对待陈冬确实很好,陈冬和天煞洞众弟子也确实情同一家。

而天煞老人在离开时,也确实曾经说过一句:“陈冬以后就是天煞洞的人了。”

陈冬要改换门庭的事,显然已经板上钉钉。

确定这个消息以后,柳惊龙心里还是挺难过的,毕竟陈冬还在外门时,柳惊龙就已经关注他了,可以说是看着他一步步成长起来的。

二十出头,就已九级通灵巅峰,用脚趾头想也知道陈冬的未来不可限量。

这样出众的一个弟子,如果投身其他门派的话,得是青云观多大的损失啊!

对得起青云观对他的栽培吗,对得起云中子对他的特殊照顾吗?

只是难过归难过,柳惊龙还记得自己的使命,便又连夜回到青云观,将这事情汇报给了上护法。

和柳惊龙一样,上护法的心中也是无比震惊。

诚然,陈冬最近在青云观的名声不是太好,总是不守规矩、肆意妄为,引发许多质疑和抱怨,但从来没人否定他的资质和前途,从来没人否认他将来会是青云观最出色的弟子!

这样的一名弟子,竟然要改换门庭了?

“上护法,怎么办?”柳惊龙问。

上护法沉吟半晌,说道:“柳长老,你有什么看法?”

在回来的路上,柳惊龙就已经想了很多,此刻便直接道:“我还是很喜欢陈冬这小子的,但如果他真要改换门庭的话,无疑对青云观的名声很不利……所以我建议,在他提出这件事前,可以先将他开除了,这样就是我们不要他,而非他离开青云观,我们的面子就保住了。”

上护法点点头说:“我也是这么想的。”

柳惊龙又接着说道:“现在的问题是,还不知道陈冬怎么想的,如果误会了这小子怎么办?就算天煞老人说过那样的话,也可能只是一厢情愿,毕竟陈冬当时已经醉倒。”

上护法再次点头:“我也是这么想的。”

柳惊龙知道,上护法已经有了主意,便闭口不言,等着他继续说。

上护法沉吟一阵,说道:“现在可以确定的是,天煞老人很想收下陈冬,但不知道陈冬自己的想法。而且掌门人也很器重陈冬,肯定不能随随便便把他开除……这样吧,我飞鸽传书,写一封信过去,看看陈冬到底什么意思。”

上护法当即写了封信,又在院中抓了一只灵鸽,将信绑在灵鸽脚上,双手一张、放飞出去。

此时天已破晓,灵鸽“扑棱棱”地扇着翅膀朝天煞洞的方向飞去。

如果陈冬真的决意改换门庭,青云观会抢先一步对外宣布开除了他!

现在等着陈冬回信就可以了。

这件事情本是秘密,只有几个护法和柳惊龙知道。

但柳惊龙告诉了平长老。

平长老又告诉了楚英雄和祝飞。

这两个人传了出去。

而且消息这东西,在传播的过程中一定会有变化。

传着传着,便成了青云观打算开除陈冬,而陈冬则打算投身天煞洞!

不光是内门知道了,就连外门都知道了。

一时间,整个青云观议论纷纷,破口大骂者当然不在少数。

“好嘛,青云观把他培养得这么优秀,竟然说走就走了,真是个白眼狼啊!”

“怪不得那家伙每次进出都是飞行,这是从来没把青云观放在眼里啊……”

“照我看啊,青云观就不该开除他,应该直接把他杀了才对!”

“别让我在外面看见他,以后见他一次打他一次!”

毫无疑问,陈冬的声望已经跌至谷底。

而这消息,对陈冬的朋友们来说也是一个重大打击。

比如内门中的常空、常留燕、石飞英等人,他们本来以为陈冬已经死了,结果现在才知不是死了,而是打算改换门庭!

怎么会这样子?

以前没有过任何的迹象啊!

还有外门的庞成业、白思颖等人,坚持认为陈冬不可能背叛青云观,甚至差点和人打起来!

但不论他们怎么不信,消息确实已经在整个青云观中传开。

满城风雨、沸沸扬扬。

推荐阅读: 龙抬头 (抚琴的人) 神澜奇域(唐家三少) 长宁帝军(知白) 金钱无罪(三观犹在)

看网友对953 声望,跌至谷底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