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天下第一 > 973 走了豺狼,又来虎豹

973 走了豺狼,又来虎豹

这截鲜红色的竹子,当然就是明心竹!

白嘉良听从陈冬的建议,准备换个地方另起炉灶,正在收拾各种东西。

但无论什么东西,都没有他手中的明心竹珍贵。

这玩意儿的市价虽然只有百万灵石左右,但关键是有钱也买不到!

想到危机终于解除,白嘉良忍不住把明心竹拿出来,正捧在手里视若珍宝地看着,陈冬突然走了进来,慌得他立刻收进储物戒指。

那道红光虽然一闪而过,但陈冬还是敏锐地看到了。

“白掌门,那是什么?!”陈冬惊声问道。

“没……没什么……”白嘉良颤声说道。

“我看到了,你拿出来!”陈冬一个箭步闪过,迅速抓住了白嘉良的手腕,一双眼睛微微有些发红,语气之中也有了隐隐的怒意。

“真的没有什么!”白嘉良愈发惊慌起来。

他俩的争吵声当然引起了庞成业和白思颖的注意,二人迅速奔了进来。

“陈师兄,怎么回事?”看到陈冬抓着白嘉良的手腕,脸色还非常不好看,庞成业立刻诧异地问。

“庞师弟,你来得正好,我刚才看到白掌门手里拿着明心竹!”

什么?!

庞成业和白思颖当然非常吃惊,就是因为这个莫须有的明心竹,才导致紫火门的廖伟才找上门来,还杀了金鼎派一半的人。

大家都以为白嘉良是被冤枉的,结果白嘉良还真的有明心竹?

“岳父大人……究竟怎么回事?”庞成业颤声问道。

“父亲,您说啊!”白思颖几乎都快哭出来了。

面对女儿和女婿的逼问,白嘉良长叹了一口气,终于将明心竹拿了出来。

一截通体呈鲜红色的竹子,明明白白地出现在几人眼中。

一时间,无论陈冬还是庞成业、白思颖,脑子都有些眩晕,他们怎么都没想到,明心竹真的在白嘉良手中,廖伟才也并没有冤枉白嘉良!

也就是说,金鼎派牺牲的一半人,根本就是白嘉良害死的啊……

“岳父大人,你怎么能……怎么能……”庞成业浑身颤抖。

“爸,你……”白思颖也淌下泪来,她哪想到一向受人尊重的父亲竟然是这种人?

“这明心竹本来就是我的!”白嘉良咆哮着道:“我没有偷廖伟才的!”

接着,他便讲起了自己的经历。

这截明心竹确实不是他偷来的。

自从几年前,白嘉良练功有些走火入魔的征兆以后,他便四处寻访明心竹的踪迹,终于在一个月前,他在一个边陲小镇,无意中发现了这个东西。

白嘉良无比兴奋,立刻便将明心竹买了下来。

明心竹是有了,但还不能直接食用,否则有中毒的风险,需要一名神级炼药师,将其中的精华部分炼化成丹。

以白嘉良的身份,想和一名神级炼药师搭上线显然有点困难。

就在这时,廖伟才突然找上门来,愣说白嘉良偷了他的明心竹,还要白嘉良交出来!

白嘉良哪里肯?

所以才有了后来的事。

虽说明心竹确实不是白嘉良偷来的,但如果他及早将明心竹交出去,金鼎派也不会死这么多人。

所以白嘉良一直不敢说自己有明心竹。

“是,我自私,我不是人……”说到这里,白嘉良老泪纵横,“可明心竹确实是我的!”

陈冬、庞成业、白思颖三人尽皆沉默。

白嘉良就算是有做错的地方,但也不能本末倒置,廖伟才明显错更大。

廖伟才死得不冤,金鼎派几百人的命必须由他来背。

至于白嘉良……

事情既然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再苛责他也没有用。

而且看他现在哭得涕泪交加、泣不成声的模样,想必内心中也充满了懊恼和悔恨,及时将金鼎派剩下的人驱散,选择自己留守在这,也是他最后的坚持了。

一时间,庞成业和白思颖均是沉默不语、暗自垂泪。

陈冬则走过去,拿起白嘉良手中的明心竹仔细查看。

明心竹只有短短一截,大概手掌大小,但要长成,至少需要千年,而且生长条件极为苛刻,根本无法自行种植。

没错,货真价实。

炼制通圣丸,需要这个东西。

“白掌门,能否把明心竹转让给我?”陈冬突然说道:“我现在很需要这个东西。”

这句话一出口,白嘉良、庞成业、白思颖当然都很震惊地看着他。

为了这截明心竹,白嘉良可谓千辛万苦,不仅牺牲了金鼎派一半的人,甚至差点把自己的老命搭上……

结果陈冬一句“我现在很需要这个东西”,就准备据为己有了么?

简直就是走了豺狼、又来虎豹!

一时间,屋中十分寂静,几人心中无疑都很不满,但是谁又敢当着陈冬的面说出来呢?

“陈……陈师兄,你也有走火入魔的征兆么……”庞成业试探着问。

“那倒没有。”陈冬说道:“我打算炼制通圣丸,需要这玩意儿。”

陈冬一边说,一边把玩着明心竹,他的注意力也都在明心竹上,完全没注意到三人的脸已经完全垮到地上了。

“当然,我不会白要明心竹的……”陈冬抬起头来正要说话,突然发现白嘉良等人的脸色都是十分难看,顿时诧异地道:“你们咋了?”

“噗通”一声,庞成业突然跪到地上,神色有些激动地说:“陈师兄,我一向很尊重您,我和白师妹在青云观最好的朋友也是您!否则的话,这次金鼎派有难,我们也不会求助于您!”

“我知道啊,你……”

“陈师兄,您刚才也听到了,我岳父为了这明心竹,受了多少苦、经了多少难!这段时间以来,他走火入魔的迹象越来越严重,真的很需要明心竹救命啊!”

说着,庞成业突然冲着陈冬“砰砰砰”磕起头来,就连白思颖也一起跟着跪了下来。

陈冬赶紧将二人扶起,哭笑不得地说:“你们想到哪里去了,我怎么可能不顾白掌门的性命?”

“那您……”庞成业和白思颖都很莫名其妙。

陈冬认真地说:“能治走火入魔的可不止明心竹!实不相瞒,我有一位炼药师朋友,他可以炼制一种叫做‘清心丹’的丹药,同样能治走火入魔!有这把握,所以我才敢讨要明心竹……”

“药王”罗森记载的《药王秘典》上,确实有“清心丹”的记载,明确说了可以治疗走火入魔,或许没有明心竹的效果那么好,但多吃几颗也能达到效果。

就是想起了清心丹,所以陈冬才进来这间屋子,打算告知白嘉良这件事的,结果无意中发现了明心竹。

而对庞成业和白思颖来说,他们当然是相信陈冬的。

他们可是亲眼见过,在青云观外门的广场上,陈冬带来十几个大罐子,里面装满了各种各样的丹药!

庞成业立即大喜地道:“那就谢谢陈师兄了!”

接着又回头对白嘉良说:“岳父大人,明心竹交给陈师兄吧!”

白嘉良却还心存疑惑,因为他没听说过“清心丹”这种东西。

陈冬则笑着说:“这样吧白掌门,明心竹你先拿着,等我搞来了清心丹,并且确实治好了你走火入魔的病症,你再把明心竹交给我可以吧?”

陈冬都说成这样了,白嘉良再不信他就有点说不过去了。

白嘉良老脸一红,立刻说道:“明心竹……你就拿着吧!要不是你,我早被廖伟才杀了,明心竹也不可能存到现在。”

陈冬也不客气,直接将明心竹收进储物戒指,接着说道:“白掌门,你尽管把心放在肚子里,回头等你选好新址,我就把清心丹送过去。现在,还是赶紧收拾东西,咱们最好尽快离开这里。”

几个人点点头,再次各自收拾起了东西。

陈冬则在脑海中回忆着“清心丹”的炼制方法,地球上的修炼者不多,没见过走火入魔的人,所以“清心丹”也没用过。

按照品阶来说,“清心丹”算是极品丹药,不过这方世界没有,他们比较依赖明心竹,炼药师们也就懒得再想其他办法。

正回忆着,陈冬突然想起什么,立刻问道:“白掌门,廖伟才怎么知道你有明心竹的?”

白嘉良摇摇头说:“我也不知道他怎么知道的……”

陈冬说道:“明心竹的事,你和谁说了么?”

“没有啊,就连金鼎派的人都不知道……”说到这里,白嘉良突然回忆起了什么,惊声说道:“我和艾正信说过!”

陈冬微微皱眉:“艾正信是谁?”

“艾正信是金阳派的掌门人,和我们金鼎派是死对头!一个月前的一场晚宴上,我们两个正好坐到一起,他知道我有走火入魔的征兆,便说等我死了,就吞并金鼎派。我说你想得美,不就走火入魔嘛,我早有法子治了……虽然我没直说明心竹的存在,但他猜到我有明心竹也很正常!没错,一定是他干的,是他告诉廖伟才,说我有明心竹!”

陈冬听说过金阳派。

当初青云观招新,陈冬曾在白云峰上杀过一个叫“龚虎”的金阳派弟子,那时候庞成业就说金阳派是金鼎派的死对头。

陈冬沉沉地道:“八成就是这个艾正信干的!廖伟才一个月来几乎屠光金鼎派,艾正信必然也在暗中观察,今天是最关键的一天,他不可能不在暗中守着……糟糕,他肯定去紫火门报信了,咱们赶紧离开这里!”

经过陈冬这么一分析,白嘉良也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东西也不收拾了,立刻叫来庞成业和白思颖,准备离开金鼎派。

就在这时,外面空中突然传来一声炸响:“青云观的家伙,给老子滚出来!”

推荐阅读: 龙抬头 (抚琴的人) 神澜奇域(唐家三少) 长宁帝军(知白) 金钱无罪(三观犹在)

看网友对973 走了豺狼,又来虎豹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