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天下第一 > 990 备战炎武杯

990 备战炎武杯

因为神级炼药师的稀缺性,炎夏大陆对神级炼药师的保护是写进律法里的。

即便神级炼药师犯了不可饶恕的错误,也应该由国家和圣宫来处置,就连兵马大统领都没这个资格!

如果神级炼药师被杀,那么凶手会被诛九族。

其实以龚永年的性格,如果是别人杀了田荣,他根本懒得去汇报,直接就去把凶手的全家屠了。

但是陈冬,作为青云观最强内门弟子,青云观又从上到下都护着他,面对田荣的惨状,龚永年不得不跑一趟圣宫。

以龚永年的身份和地位,都不需要通报,直接就进了圣宫,来到炎祖办公的地方。

“圣上,求您为我们炼药师工会做主啊!”龚永年一进入大殿,便双膝一弯跪在地上。

炎祖当然大吃一惊,立刻站起身来,绕过龙书案,将龚永年扶起来。

“发生什么事了?”炎祖问道。

能让龚永年这么激动还真是少见,炎祖确实十分好奇。

龚永年便把之前的事从头到尾讲了一遍。

“田会长前脚刚提醒我小心陈冬,后脚就被人割了脑袋!”龚永年目光赤红,神情激动地说:“圣上,求您直接下旨,将陈冬从青云观抓出来,诛九族、斩立决、五马分尸、挫骨扬灰!”

听到这话,炎祖心中也是震惊不已。

近些日子以来,他和云中子保持密切通信,关注南方“除魔”的事态比较多,国内其他的事反而没怎么注意,没想到陈冬闹得越来越过分,竟然把田荣都给杀了。

那可是神级炼药师,不可多得的人才啊!

炎祖心中是有些恼火的,恨不得立刻把陈冬叫过来骂一顿。

但片刻之后,他又冷静下来。

田荣固然重要,但陈冬更加重要。

炎祖沉思一阵,说道:“陈冬,我知道,云掌门不止一次和我提过,说是一位天赋异禀、惊才绝艳的修炼奇才,甚至被云掌门暗中钦定为下一代青云观的接班人……”

龚永年当然瞪大眼睛:“圣……圣上,您是什么意思?”

炎祖沉默片刻,淡淡地道:“虽然我没见过这个陈冬,但我知道云掌门很器重他,陈冬的重要性是远远超过田荣的……这样吧,我给云中子写一封信,让他好好斥责陈冬一番,再关几个月禁闭算了。”

听到这话,龚永年的手都在发抖了:“圣上,陈冬可是杀了齐鲁郡青城炼药师工会的田会长啊!”

“我知道,可这也是你的一面之词,究竟是不是陈冬杀得还两说呐……你有什么确凿的证据么?”

“……没有。”

“那不就结了。”炎祖叹着气说:“没有证据,怎么能够随便抓人,抓他过来屈打成招?好了,回去吧,以后让你手下的人都小心点,别再得罪陈冬和青云观了,炼药师就好好炼药,别一天到晚打打杀杀。”

听到这话,龚永年几乎要一头晕过去。

炎祖……未免也太偏袒青云观了!

在炎夏大陆,龚永年一直以为自己和云中子是平起平坐的,万没想到真的遇到事情,炎祖竟会是这样的态度。

失望,巨大的失望!

可炎祖已经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龚永年也不得不暂时离开。

回到炼药师工会,龚永年的一口气仍旧难以咽下,特意叫来守卫吩咐,继续追查楚家父子的下落。

杀掉陈冬的唯一希望,就在楚家父子的身上了。

但是一连几天,都没有楚家父子的消息,炼药师工会的人甚至查过津城和青云观,也没见过楚万豪和楚英雄,二人就好像人间蒸发一样,彻底消失不见了。

但龚永年一颗报仇的心仍旧没有熄灭。

等炎武杯的时候,再杀陈冬!

……

田荣确实是陈冬杀死的。

其实不到万不得已,陈冬并不想对炼药师下手,毕竟算是同行。

但从南宫越到田荣,一次又一次地追杀他,实在让他忍无可忍,才痛下杀手。

回到青云观后,陈冬装作无事发生,全身心地投入到了“炎武杯”的准备中。

炎武杯的冠军,陈冬必须要拿,一来有超神级的武技作为奖励,二来还能引领年轻一辈前往南方除魔,绝对是一次建功立业的大好机会。

——建功立业,其实陈冬不感兴趣,但能除魔,还是兴致盎然,最好抓个哈尔曼的儿子啥的,小白龙就能继续进化了。

而且拿了冠军以后,陈冬的名字必然传遍整个炎夏大陆,到时候不管肖潇在哪,都一定会听说他,不就能见面了?

基于种种因素,陈冬也必须拿下这个冠军。

而且只能赢,不能输!

说是准备,其实也没什么好准备的。

毕竟陈冬两股内力都到了九级通灵巅峰,而且一身满层的神级武技,还配备了神级武器。

在通灵这个级别,他已经做到极致了。

所以大多时候,他都在炼药。

他本来打算再炼一颗通圣丸出来,可惜刚开始就失败了,火候无论如何都达不到。

他明白,要想炼超神级的丹药,至少得两股内力都达到通圣。

得了,只能以后再说了。

所以他只能给自己炼一些神级丹药,加力量的、加速度的、加防御的,还有疗伤的,以备不时之需。

好在对现在的他来说,神级丹药也足够用了,一般人还用不上呢。

没过几天,上护法接到一封来自云中子的飞鸽传书。

阅完书信,上护法面色一凝,接着将陈冬带到了后山的禁闭室。

“知道为什么关你禁闭么?”站在门外,上护法问。

“不知道。”陈冬摇头。

“齐鲁郡青城炼药师工会的会长田荣,是你杀死的么?”上护法目光灼灼地问。

“不是!上护法,我可没杀过田荣,简直是天大的冤枉啊!”陈冬当然不可能承认,并立刻给自己喊起冤来。

“田荣死了。”上护法沉沉地道:“龚永年把状告到圣上那里去了,说是你杀的。掌门人特地写信回来,让关你的禁闭,还要求你交代错误。”

“我没错,交代什么错?”陈冬言之凿凿地说:“龚永年和我有仇,就什么都往我身上推?田荣可是神级炼药师,我哪有胆子杀他啊!上护法,您一定要为我伸张正义……”

上护法却不再理他,转身就走。

上护法也不想让陈冬承认,否则事情就大条了。

“上护法,真不是我杀的,你们不能冤枉好人啊……”陈冬大声叫着,声音回荡整个后山。

没几天,这个消息就传遍了整个青云观。

大家也都觉得陈冬不可能这么干。

诛杀神级炼药师,那得多大的胆子啊!

日子一天天地过着,青云观的弟子很快又发现,楚英雄很久没回来了。

其实青云观的弟子出外历练,一年半载不回来也正常,但在这个当口,实在是很奇怪。

有和楚英雄关系不错的,悄悄到津城楚家打听,结果发现楚万豪也消失了。

楚家的人说,父子二人去上京找龚永年炼药,然后就再也没回来过。

而田荣也是在上京死的。

联想到这其中的巧合,许多弟子无不心惊胆战。

无论是不是陈冬杀的,都让他们觉得不寒而栗。

冬去春来,两个月的时间很快过去。

距离“炎武杯”的日子越来越近了。

“炎武杯”自创建起,已经连续办了七届,这是第八届了。

这一届炎武杯,和往届的炎武杯都不同。

正值魔族复苏,各大掌门人在云中子的率领下,和魔族在南方爆发了一场又一场的大战。

十分激烈,且恐怖。

所以第八届炎武杯,各大掌门人没法参加,一切由炎祖全权负责。

炎祖却很看重这次炎武杯,并且早早就放出风去,谁能夺得冠军,谁就引领年轻一辈的弟子们前去南方协助云中子除魔。

这可真是莫大的荣耀,所以个个门派都是摩拳擦掌。

……

津城附近,天煞洞。

后山,某山坡上。

草长莺飞、郁郁葱葱。

夏景龙闭着眼睛,盘腿坐在地上,一缕缕灰色的煞气正从各处浮起,悄无声息、似有若无地涌入他身体中。

突然脚步声响。

夏景龙睁开眼睛,看到一位如花似玉的年轻女孩正缓步走来,草丛中的各色蝴蝶都不自觉地被她吸引,一路跟随、围绕着她。

“菲菲,你怎么来了?”夏景龙立刻站了起来,面色有些惶恐。

来人正是天煞老人的孙女向菲菲。

“夏师兄,练功累了吧,我来给你拿点吃的。”向菲菲手里挎着一个篮子,脚步轻盈地来到夏景龙身边。

“我……我不饿……”夏景龙不知说什么好,只能随便回了一句。

“你不饿,我可拿回去了啊!”向菲菲撇了撇嘴。

“不……不……我饿……”夏景龙赶紧改口,伸手接过篮子,掀开裹布一看,是些馒头,还有菜肴。

“我也做不出什么好的来,你就勉强吃吧。”向菲菲微微笑着。

“很好,很好!”听说是向菲菲亲手做的,夏景龙赶紧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结果没吃几口,就剧烈地咳嗽起来。

“小心点,别噎着啦!”向菲菲拍着夏景龙的脊背,赶紧递过去一个水壶。

夏景龙当真诚惶诚恐,接过水壶“咕咚咚”地灌了起来。

自从夏景龙对向菲菲表白后,二人的关系变得十分尴尬,已经连续几个月不说话了。

但是这次,向菲菲突然上山,给他送来吃的,还对他这么好,实在让他无所适从。

夏景龙闷头吃着东西,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向菲菲却突然开口了:“夏师兄,如果你拿下炎武杯的冠军,我……就做你的女朋友!”

夏景龙回过头去,吃惊、诧异地看着向菲菲。

推荐阅读: 龙抬头 (抚琴的人) 神澜奇域(唐家三少) 长宁帝军(知白) 金钱无罪(三观犹在)

看网友对990 备战炎武杯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