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天下第一 > 993 恐怖的一夜

993 恐怖的一夜

青云观在整个江湖上威名赫赫,位居八大上古门派之首已数百年,之前更是连续七次拿下炎武杯冠军。

但凡是个高手,谁不想和青云观的弟子过过招?

所以才有了今晚的盛世奇景。

吕丰羽、冷燕妮、高清河、庞大力……以上诸位,无一不是江湖上极有名的高手,他们都想和青云观的弟子过过招!

罗真在来之前,对这次炎武杯充满期待,同样很想和这些高手过过招,希望自己能够一鸣惊人、名震江湖。

其实上面那几个人,真去单打独斗的话,罗真未必不是对手。

可他接连遭到祁天胜和武杨的恐吓,又被夏景龙一招击败,已经对自己的实力彻底失去信心!

他觉得自己不行,自己根本不是对手。

看到这些如雷贯耳的高手一起现身,还都要和他一较高下,当即吓得面色发白、浑身发抖,哆嗦得像是刚从河里捞上来的鸡。

“罗真,你怎么了?”搀扶着他的夏景龙大感疑惑。

“我……我……”罗真仍旧哆哆嗦嗦。

夏景龙可不知道罗真是吓成这样子的,在他的认知里,青云观弟子个个都是天不怕地不怕、宁肯流血都不流泪的好汉,关切地问:“你是受伤太严重么?”

罗真顺着杆子就爬,立刻点了点头。

夏景龙疑惑地说:“可我刚才并没有下重手啊……”

随即又恍然大悟道:“难道你和我打的时候就有伤在身了?”

罗真再次点了点头。

夏景龙面色凝重地说:“原来如此,是我占你便宜了……我就说嘛,好歹是青云观排名第二的弟子,怎么可能一招就被我秒了呢?”

接着他便抬起头来,冲着四周众人说道:“各位,我是天煞洞的夏景龙,刚和青云观的弟子交了下手,才知道他是带伤和我战斗的!现在他伤情加重,急需回去调理,各位明天在炎武杯上见吧。”

“真是扫兴,这么容易就受伤了?”玄月府吕丰羽摇头离去。

“这届青云观的弟子好像不太行啊……”震雷堂冷燕妮也转身而去。

“那就只能明天再见面了,希望我能抽到他吧。”冰寒堡高清河迅速消失。

“最好第一场就让我抽到他,我一定把他打出屎来!”金刚教庞大力恶狠狠地说着,也很快离开了。

现场只剩罗真和夏景龙二人。

夏景龙将罗真扶回屋内,罗真的身体仍旧抖个不停。

“看来你伤得真的很严重……”夏景龙更不好意思了,又将罗真扶到床上,往他嘴里喂了一颗神级疗伤丹药,“我只有这一颗,还是天护法给我的……”

夏景龙很心疼,但只有这样才能弥补一下自己的过失。

“你休息吧,希望明天见到你真正的实力,青云观既然安排你过来,说明你的实力必然不差。”

夏景龙离开了。

上护法还没回来。

屋子里只剩罗真一个人。

躺在床上,罗真的身体仍旧抖个不停,此刻哪里还有什么兴奋和期待,尽是惶恐、紧张和害怕。

他万万没想到,那些高手竟然一个比一个恐怖,一个个就好像要把他生吞活剥了一样。

无论他的实力究竟能排多少,此刻都已经士气全无。

他不想参加炎武杯了。

这个念头一起,便如春天里漫无边际的杂草,在他心中疯狂地生长着、蔓延着。

就在这时,屋内突然有脚步声响起。

罗真还以为上护法回来了,立刻坐起身来,但他突然发现,脚步声不止一人。

“谁?!”罗真厉声问道。

“飕飕飕——”

三个蒙面的黑衣人突然闯了进来。

“陈冬,今天就是你的末日!”

三个黑衣人冷哼一声,身上均爆发出强烈的气势,远在通灵之上,绝对有通圣了!

三个黑衣人齐齐朝着罗真扑来,当即就想要他的命。

“我不是陈冬!”罗真惊恐地咆哮着:“陈冬根本就没有来,我是罗真!”

三个黑衣人一起停下脚步,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傻眼了。

“我真不是陈冬……”罗真几乎都快哭出来了,这一晚上遇得都是什么事啊。

“我们也不想滥杀无辜,你说你不是陈冬,有什么证据么?”其中一个黑衣人冷冷地道。

“我和上护法一起来的,在山下登记了姓名,你们可以去查!”罗真带着哭腔说道:“陈冬涉嫌杀害炼药师工会的田荣田会长,虽然没有确凿的证据,但还是被我们掌门人关了禁闭,到现在都还没放出来!”

三个黑衣人面面相觑,最终认可了罗真的这番话,接着悄无声息地退了出去。

这三个黑衣人是上三族派来的。

炼药师总工会的会长龚永年曾委托上三族,炎武杯的时候杀掉陈冬,所以他们各自派出高手,今天晚上就动手了。

结果陈冬根本就没有来。

三个黑衣人回去复命,上三族的家主又去找龚永年说明情况。

龚永年也无奈地说:“既然陈冬没来,那就等有机会再说吧。”

……

炎武山,半山腰。

某屋之中。

经历过一晚上的奇葩事件之后,罗真已经吓得不像样了,哪里还敢睡觉,直接躲在了床底下,哆哆嗦嗦地等着上护法回来。

半夜,上护法终于回来了。

他难得出来,当然要和一些朋友聊聊天、喝喝酒。

喝着喝着,就喝多了。

回来的时候,上护法哼着小曲,心情还是挺愉悦的。

就在这时,一道黑影突然扑出,直接跪在了上护法的脚底下。

上护法吓了一跳,定睛一看,才发现是罗真。

“罗真,你干什么?”上护法十分意外。

“上护法,我不参加炎武杯了,太恐怖了,你让我回去吧……”罗真直接哭了出来,而且是嚎啕大哭。

“罗真,到底怎么回事?”上护法愈发诧异,自己就是去外面喝了个酒,怎么罗真就哭成个泪人了?

罗真便哭哭啼啼地把今晚所有遭遇讲了一遍。

上护法也是十分震惊。

前面那些也就算了,青云观的弟子出门在外,除了享受各种荣耀和尊重外,同时也确实会遭遇到一些挑战。

这就是名望所带来的作用,有正面的,也有负面的。

可后面被偷袭是怎么回事,还有人敢在炎武杯前夕行刺,究竟是谁这么大胆?

“我不知道,他们都蒙着面,而且都好强啊,至少通圣级别……”罗真哭得泣不成声,“上护法,你让我回去吧,炎武杯真的好恐怖啊……”

“和你无关,他们是冲陈冬来的……”上护法将罗真扶起来,轻声地安慰着。

单从罗真的描述,上护法也无法辨认那三名黑衣人是谁。

关键是,陈冬得罪的人、组织、门派实在太多,单用排除法都无法得出结果。

单单青云观知道的就有不少,不知道的呢?

陈冬常年行走在外,各种神级武技早就满层,几千万灵石随随便便就能拿出,可没人觉得他是从正规渠道得来的。

想杀死陈冬的人,八成数不胜数。

一出门,不是杀人就是被杀,仇人遍布各地、对手扩及四海,竟然还能活到现在,也就陈冬一个了吧?

这次得亏没让他来,否则还不知有多少麻烦。

上护法说:“有人来杀你,你就说你不是陈冬。”

罗真哭着说道:“今天晚上是赶巧了,我还没睡,如果我睡了呢,怕是命都已经没了,他们总不可能把我摇醒,问我是不是陈冬吧?”

上护法沉沉地道:“无妨,从现在起,我会和你寸步不离,绝对没人能够再接近你!”

上护法的实力自然不容置疑,在青云观仅次于云中子,在江湖上也是名声赫赫。

可罗真是真的不想继续待在这里:“上护法,我在这也没用,我不是他们的对手,我根本拿不了炎武杯的冠军!”

距离上届炎武杯已经十年了,各大门派的最强弟子无疑更加强了。

上护法沉默半晌,最终无奈地道:“没办法,只能是你了,拿不了冠军没关系,尽力就好。”

安慰半天,罗真终于勉强同意留下。

但一晚上,罗真也睡得极不踏实,始终处于半梦半醒状态,一会儿梦到有人来杀自己,一会儿梦到自己被人击败。

单单起夜就好几次。

苦不堪言!

好不容易熬到天亮,上护法和罗真均被一阵激烈的锣鼓声惊醒,那是炎武杯即将开始的信号,二人纷纷起床,在一楼的厅中集合。

看到罗真精神萎靡,两只眼睛黑不溜秋,上护法大惊道:“你这是怎么了?”

罗真欲哭无泪地说:“上护法,我一晚上没有睡好!”

上护法知道,罗真完了。

就这样的状态上场,无论实力究竟怎样,也不是任何人的对手!

但是事已至此,他也没有办法,只能叹了口气:“尽力而为吧!”

二人一起出门,朝着山上走去。

其他屋中也分别走出人来,八大门派的护法当然互相认识,彼此不停地打着招呼,弟子们则齐刷刷地瞄着罗真,眼神之中大多充满挑衅和不屑。

罗真已经临近崩溃。

推荐阅读: 龙抬头 (抚琴的人) 神澜奇域(唐家三少) 长宁帝军(知白) 金钱无罪(三观犹在)

看网友对993 恐怖的一夜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