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天下第一 > 994 恼火的炎祖

994 恼火的炎祖

炎武杯在山顶之上举行。

炎祖已经到了,炎东王、炎西王、炎南王分坐两边,还有上三族的家主,炼药师总工会的会长,炎夏大陆兵马总统领……

除了还在南方除魔的各位掌门,其他有头有脸的人物几乎都到了。

因为这场炎武杯不同以往,不仅是筛选出年轻一辈最强的弟子,更是要为南方的除魔大业贡献一些后备力量。

百年修炼无人问,一朝成名天下知!

这句话用在这里可以说是恰如其分。

来自各门各派、各行各业、各家各族的年轻一辈都想崭露头角,不过炎武杯也是有条件限制的,首先年龄要在三百岁以下,其次级别要在通圣以下。

除此之外,百无禁忌。

报名者多达万人。

在炎武杯正式开始之前,已经有过一次大规模的筛选,最后只有一百人正式晋级。

这一百人,级别普遍都在五级通灵往上,到了这个级别才有资格参与炎武杯。

而八大上古门派,以及三位异姓王的人,自然是可以直接就参加的。

最终冠军,也必然就在这些人里。

再准确点,必然会在八大上古门派之中。

还想缩小范围的话,那就只能是青云观了,谁不知道青云观是八大上古门派之首?

除去一百多名正式参加炎武杯的选手,围观者当然也众,几乎将整个山顶堵得水泄不通,就这还不是一般人能上来的,起码也都是各地的大家族、大门派!

山顶之上敲锣打鼓、张灯结彩,这次炎武杯既然十分重要,炎祖当然也就搞得轰轰烈烈,舞龙舞狮的队伍绕着整个山顶转了一圈,噼里啪啦的鞭炮声也持续了足足几个时辰。

等到一百多名参赛的选手站在台下,齐齐向高处的炎祖行礼时,炎祖也是心情愉悦、眉飞色舞。

“好啊,好啊……”炎祖摸着自己的胡子,笑呵呵道:“就要练武、必须练武!咱们炎夏大陆,最好人人有功练,这样有外敌侵入时,才有力气去抵御、去抗争,不管魔族还是其他什么族,都休想骑在我们头上,休想奴役我们、控制我们!”

这番话虽然说得很白,却很是得人心,瞬间获得了现场无数的欢呼和呐喊。

如果陈冬在这,也必然会再次感慨炎祖和炎圣的区别,炎祖始终坚持以武立国,坚信武力才是一切,炎圣则是科技为先,掌握科技才是王道。

其实都没有错。

在炎祖的这方世界,科技水平十分低下,灵气却很浓郁,当然武力最强。

但在地球,灵气极其薄弱,别国都在发展科技,一枚核弹就能轻松毁掉一个城市时,作为炎圣又该做何选择?

等到四周渐渐安静下来,炎祖才看向台下一百多名选手,面色凝重地说:“想必你们也听说了,如今南方魔族猖獗,各大掌门人虽在努力抵抗,但仍缺乏一些力量。所以这场炎武杯至关重要,拿到最终冠军的强者,可以得到一枚通圣丸、一本攻击类超神级武技,还有超过五千万的灵石奖励!”

听到如此丰厚的报酬,台下众人皆是红了眼睛,再次纷纷欢呼和呐喊起来。

一百多位选手也是激动不已,如果能够拿到这些奖励,实力又会上升一个层次。

等到众人安静下来,炎祖接着说道:“还有最重要的一点,本届炎武杯的冠军,将被封为除魔大帅,统领年轻一辈前往南方,协助青云观的云掌门一起征讨魔族!”

这个消息,其实众人之前就有耳闻,但从炎祖口中得到确认,还是使得大家激动不已。

除魔大帅,统领天下年轻一辈,那是多么至高无上的荣耀,又是多好的立功机会,将来载誉归来、班师回朝,还担心前途差得了么?

光宗耀祖、庇荫子孙,就在这届炎武杯上!

看到台下欢呼雀跃的模样,炎祖转头看向旁边的炎南王:“你觉得怎么样?”

炎南王也是一位四百岁往上的老头子了,在南方也是打遍天下无敌手的存在,可惜近年来被魔族折腾得不轻,屡屡向炎祖求助,希望多派人来帮忙除魔,所以炎祖才会这么问他。

炎南王点点头说:“一切全听圣上安排!”

炎祖点了点头,又重新看向台下。

一百多位选手神情激动,谁都想在炎武杯上扬名立万,但也有人十分清醒,知道自己不可能的,即便进入正式比赛,也不过是那些天之骄子的陪跑罢了。

冠军,必然会在八大上古门派之中诞生。

就连炎祖也是这么想的。

八大上古门派的弟子就站在最前列,炎祖也直接看向他们,一一扫过,微笑着道:“不错,有老面孔,也有新面孔,而且时日颇久,有些人我都不记得了,不如挨个介绍下自己吧。”

众人便开始自我介绍。

“玄月府,吕丰羽!”

“飞鹰山庄,祁天胜!”

“天煞洞,夏景龙!”

“金刚教,庞大力!”

“……”

众人一个个地介绍过去,炎祖每听一个名字,便微微笑一下,还要说句:“好啊,好啊。”

使得众人心里暖暖的,都觉得炎祖平易近人。

“青云观,罗真……”一道颤颤巍巍的声音直到最后才响起,罗真仍旧处于极度害怕和恐慌中,甚至话都说不利索。

本来笑容满面的炎祖,听到这句话后也是面色凝重,接着两道厉芒朝着罗真看去。

“怎么是你?”炎祖皱着眉问:“据我所知,青云观的最强弟子不是你吧?”

罗真一个利索,立刻“噗通”一声跪倒在地,颤颤巍巍地说:“回圣上,青云观的最强弟子确实不是我,而是一个叫‘陈冬’的,但他犯了错误,这会儿还在后山关禁闭,所以只能派我来了……”

“啪”的一声,炎祖猛拍座椅上的扶手,一时没控制好力道,扶手竟“咔嚓”一声折了,摔在地上跌成无数碎片。

炎祖站起身来,恼火地道:“我都说了,这次炎武杯的目的就是筛选天下年轻一辈中的英才,这么重要的事还关什么禁闭……上护法呢,上护法!”

看到炎祖发火,罗真吓得几乎要昏厥过去了,整个人趴在地上哆哆嗦嗦地像一条狗。

上护法立刻从旁边的人群中匆匆走出,同样“噗通”一声跪倒在地,紧张地说:“圣上,关押陈冬是云掌门的命令,没有他的许可,我也不敢私自放人……”

“云掌门搞什么,干嘛要关陈冬……”炎祖越说越恼,因为这场炎武杯,按照他和云中子的策划,就是要扶持陈冬上位的。

现在陈冬不在,还让他怎么搞?

但他说着说着,突然想起一件事来,之前龚永年曾来自己这里告状,说陈冬杀了齐鲁郡青城的田荣……关押陈冬的命令,好像就是自己下的!

但他平时太忙了,就把这事忘了。

“云中子也真是的,我老糊涂了,你也老糊涂了?”炎祖在心里嘟囔着。

他不知道,云中子确实也忘了。

云中子在南方,整日指挥大军除魔,哪能记得这些鸡零狗碎的事?

此时此刻,南方某城池中。

“阿嚏——”

云中子打了个大大的喷嚏。

“怪了,我也没感冒啊,这是谁骂我呢?”云中子莫名其妙地摸着脑袋。

上京郊区,炎武山上。

知道是自己的过失,炎祖便没有再说什么,而是轻轻咳了一声,淡淡地道:“无论什么事情,都没有炎武杯重要,就算云掌门没给你下命令,你也要以青云观的大局为重啊!”

“是,我知错了……”上护法埋下头去,心里却在念叨,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炎武杯马上就开始了,现在去叫陈冬也来不及了啊!

实际上,炎祖也在为难这个问题,他知道青云观距离这里有多远,就算现在飞鸽传书,再等陈冬过来,至少也得一天一夜。

黄花菜都凉了!

总不能因为陈冬,推迟炎武杯的举行吧?

虽说炎祖一心扶持陈冬,但当着全天下的面推迟炎武杯也真的是太扯淡了,根本说不过去。

就在炎祖百般为难、上护法也无可奈何之际,旁边的人群中突然响起一道声音:“上护法,现在我能上场了吗?”

现场十分安静,这道突然响起的声音,当然瞬间吸引了无数的人。

无数道目光齐刷刷地看过去。

当然也包括上护法和炎祖。

“陈冬?!”上护法当然无比吃惊:“你……你怎么来了?”

躲在人群之中的正是陈冬。

陈冬走出来,说:“我左思右想,还是不甘心啊,所以自己从禁闭室里走出来了。其他护法、长老都谴责我,说我不该目无门规、肆意妄为,但又没一个人真的敢拿我怎样。我心一横,反正都出来了,索性来上京吧,没准你们需要我呢……我早到啦,一直不敢现身,就是怕您老人家骂我……但是现在看来,正是我上场的好时候?”

上护法当然又惊又喜:“对,你来得正是时候!”

推荐阅读: 龙抬头 (抚琴的人) 神澜奇域(唐家三少) 长宁帝军(知白) 金钱无罪(三观犹在)

看网友对994 恼火的炎祖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