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天下第一 > 999 你长得,比我帅

999 你长得,比我帅

三人对视一眼,接着同时拔出武器。

罗真的心里尤其紧张,但因为上护法在旁边,还是能保持镇定的。

在上护法的率领下,三人渐渐走向门口。

与此同时,门外的那些脚步声也停止了。

上护法冷冷地道:“哪位?”

声音裹挟着内力,如惊雷般窜出门去,上护法的气势也毫无顾忌地蔓延开来,无论怎样都对门外是种显而易见的威胁。

很快,门外有声音响起:“前辈您好,我是紫火门弟子武杨,心中仰慕青云观已久,担心明天遇不到陈冬,所以想提前和他过过招。”

原来是武杨啊。

三人刚松了口气,就听又有声音响起:“我是玄月府弟子吕丰羽,也想和陈冬过过招。”

“震雷堂冷燕妮,想领教陈师兄的高招!”

“金刚教庞大力……”

一道又一道声音响起,竟然都是来找陈冬。

屋内,罗真立刻激动地说:“昨天晚上就是这样,他们一个个都要和我较量!明明都来炎武杯了,擂台上见真章就行,干嘛非得在私底下过招啊……”

上护法摇摇头说:“青云观名满天下,乃是江湖所有门派之首,他们想和青云观的弟子过招也是情有可原,炎武杯上确实不一定能遇得到……之前楚英雄在时,挑战他的人也不少。”

陈冬疑惑地道:“那楚师兄是怎么做得?”

上护法笑起来:“当然是打回去,打到他们不敢挑战为止!”

“那我就放心了!”

陈冬朗声大笑,接着猛地推开门,大步流星地走出去,各大门派的弟子果然站在不同位置,就跟商量好了似的一起到了。

“陈冬,还记得我么?”吕丰羽第一个咬牙切齿。

“你谁?”陈冬疑惑地看向他。

“少给我装蒜!”吕丰羽大叫道:“并龙城的江南阁拍卖会,你冒充紫火门的弟子!”

“哈,原来是你!”陈冬终于想起来了,悠悠地举起一只手来,紫色火焰瞬间包裹他的手掌,“我可没说我是紫火门的,是你自己那样以为罢了……”

看到这些紫色火焰,武杨的眼睛又眯起来:“陈冬,你服用了紫焱果,和戈长老算是两清了,别想着戈长老以后会再帮你!廖伟才的仇,我是非报不可!”

“就这破烂玩意儿,你当谁稀罕啊,一点用都没有,连个鸡都烤不熟!”紫色火焰瞬间熄灭,陈冬直接收回手掌,微微摇了摇头。

“你……”听到陈冬把自己门中的至宝形容为破烂玩意儿,武杨气得浑身都在发抖,一双手“噌”地冒出不少紫色火焰。

“陈冬,你还记得柳茹雪吗?!”另外一道高亢的声音又响起来,是震雷堂的冷燕妮,这是一位面容姣好的少妇,略显丰腴的身材为其平添了不少魅力,一张冰冷的脸却又拒人于千里之外。

“记得……”陈冬冷笑:“她和飞鹰山庄的顾元忠密谋害我,反被我杀死了,有什么意见么?”

时至今日,陈冬也没必要再隐瞒当日的事了,反正震雷堂早就认定是他杀了柳茹雪。

“你承认就好,既然在这里碰到了,我就没打算放过你!”冷燕妮说话时,眼睛里竟然有隐隐的蓝色电光闪过。

擅于使雷,是震雷堂的一大特色。

陈冬点了点头,又看向其他人:“你们呢,和我有过节没?有仇的报仇、有冤的报冤啦!”

武杨、吕丰羽、冷燕妮均和陈冬有深仇大恨,一上来就表现出“天王老子都拦不住我想杀你”的态度,搞得其他几人反倒有点不好意思说话了。

庞大力和高清河面面相觑。

“到底有没有过节?”陈冬不耐烦地说道:“快点说,我好选择先和谁打。”

“你……你长得比我帅……我看你很不爽!”金刚教的庞大力憋了半晌,终于说出一句话来。

陈冬先是一愣,接着哈哈大笑起来,冲着庞大力竖了下大拇指:“不错不错,这个理由好极了,我决定先给你个机会!”

接着就听“飕”的一声,陈冬拔地而起,身形已经窜入高空。

庞大力十分欣喜,也跟着“飕”一下窜上高空。

其他人也只能眼巴巴地在原地等。

毕竟青云观的上护法还在这,谁还能去围攻陈冬不成?

而且炎武杯比赛期间,是严禁弟子私下殴斗的,大家悄悄来做这事,更不能闹出太大动静。

也不知道高空之中究竟发生了什么,但还不到一会儿,就听“飕——”一声,一道巨大的身影突然从天而降,接着“砰”的一声,地面被砸出一个巨大的坑。

众人纷纷看去,就见庞大力置于坑中,一副奄奄一息、气若游丝的模样。

与此同时,又是一道身影落下,陈冬毫发无伤地站在坑边。

众人均是一脸骇然。

上护法微微笑着点了点头,罗真则是一脸艳羡地看着陈冬。

“怎么样,服了没?”陈冬笑嘻嘻道。

“服……服了……”庞大力有气无力地说着,眼神之中充满惊恐。

“那就好——”陈冬又看向其他人:“接下来换谁?”

“我们还是炎武杯上见吧。”冰寒堡的高清河见状,立即溜之大吉。

武杨、吕丰羽、冷燕妮则是面面相觑,他们也意识到了陈冬的可怕,意识到自己可能不是他的对手,但是谁都没有退缩。

仇恨,可以大过恐惧!

对于他们来说,宁死,都是要和陈冬战一场的。

“到底谁先?”陈冬来回看着三人。

“我先——”三人同时往前踏出一步。

“我也没法分成三个人啊……”陈冬微微摇头:“这样吧,你们三人石头剪刀布,谁赢了谁和我打。”

三人均是齐皱眉头,显然谁都不愿意玩这种幼稚的游戏。

“还真难搞啊……”陈冬挠了挠头,突然想到一个好主意:“这样吧,你们来斗地主,谁赢了谁和我打。”

三人更加疑惑:“什么是斗地主?”

……

一刻钟后,武杨、吕丰羽、冷燕妮学会了斗地主。

“不要走,决战到天亮!”

“你的牌打得也忒好了!”

三人一边把玩着手里的各色纸片,一边娴熟地使用着各种“斗地主”的术语。

“一共十轮。”陈冬说道:“积分制啊,最后谁分多,我就跟谁打。”

交代好了以后,陈冬便走到另外一边,将坑里的庞大力搀了起来。

庞大力皮糙肉厚,身子骨极其硬朗,但被陈冬打得路都走不动了。

“应该还好。”陈冬说道:“吃颗极品疗伤丹药,回去睡上一夜,不耽误你明天继续参加炎武杯。”

陈冬架着庞大力的胳膊,朝他住得屋子走去。

上护法和罗真站在门口,自然面面相觑。

“上护法,咱们干什么?”罗真问道。

“咱俩能干什么,回去睡觉呗。”看看正玩得开心的武杨等人,上护法摇了摇头,转身回屋。

罗真只好也回去了。

……

幽暗的树林中,陈冬搀扶着庞大力,一步步地往前走着。

“你很强。”庞大力说:“输给你,我心服口服。”

“我也很喜欢你直爽的性子。”陈冬说道。

“等炎武杯结束了,我一定要好好和你喝一杯。”

“哈哈,那必须的!”

对于陈冬来说,如果能交朋友,肯定胜过树敌,谁愿意一天到晚被人追杀?

而且,他对庞大力的印象也确实不错。

这个朋友,他认下了!

一栋二层小木屋很快出现在二人的视线中。

这里就是庞大力的住处。

陈冬刚把庞大力送进去,一个高大的人影突然从楼上走下。

“回来啦,怎么样……”话还没有说完,声音戛然而止。

“金护法,我输了……”庞大力惭愧地低下头。

人影正是金刚教的金护法,已经三百多岁,脾气却很暴躁。

“你输了?!”金护法眉毛一扬,身形已经疾冲过来,接着庞大力便被狠狠撞出门外。

陈冬根本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什么事了。

回头一看,就见庞大力像条死狗一样倒在地上。

“金刚教辛辛苦苦地培养你,结果你还是打不过青云观的弟子?!养你还有什么用,不如去死吧!”金护法又冲出去,朝着庞大力就是一顿拳打脚踢。

凭良心说,陈冬和庞大力一点感情都没有。

送他回来也只是出于人道主义。

但陈冬还是看不下去了。

就因为庞大力输给自己,就要被本教的护法如此殴打?

庞大力本就受了重伤,再这么打下去会死人的!

“够了!”陈冬咆哮一声,立刻扑上去阻拦金护法。

但金护法猛地一抬手臂,就将陈冬打飞出去。

“砰——”陈冬的身子摔到一边。

“我管教我门下弟子,关你屁事?”金护法恶狠狠地骂着,又狠狠一脚踢向庞大力。

庞大力连叫都叫不出来了,“骨碌碌”地打了几个滚,歪歪扭扭地倒在一边,但他的眼依旧睁着,而且看向陈冬。

不是求助,而是驱赶。

他希望陈冬走,别在这里呆着。

“咔——”

金护法又一脚踩在庞大力的脸上。

“青云观的弟子,也有资格管我金刚教的事,真把自己当成江湖上的领袖啦?”金护法冷笑着,用力踩着庞大力的脸。

庞大力的一张脸逐渐扭曲。

陈冬缓缓站起身来,吴王剑猛地飞出。

《风雷剑》第七式:万雷飓风!

推荐阅读: 龙抬头 (抚琴的人) 神澜奇域(唐家三少) 长宁帝军(知白) 金钱无罪(三观犹在)

看网友对999 你长得,比我帅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