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天下第一 > 1000 我,只有死

1000 我,只有死

陈冬知道自己一定不是金护法的对手。

也知道自己和庞大力非亲非故、非友非伴,但他就是忍不住了,就是看不下去!

双掌平推,雄浑的内力汹涌而出。

与此同时,飓风大作、乌云聚顶,滚滚雷光在云层之中闪动。

“咔咔咔咔——”

十道惊人的雷电一起轰下。

《神行步》第九层,施展!

《力拔山兮》第九层,施展!

《固若金汤》第九层,施展!

天地奇书、飞云霸诀,相融!

对待金护法这样的对手,当然要拼尽全力了。

随着两股内力相融,陈冬浑身上下、从头到脚都变得通红起来,就连头发丝和指甲盖都充斥着澎湃的气息。

但这一切,在金护法眼里却不算什么。

仍旧踩着庞大力的脸,金护法冷笑一声:“雕虫小技……你是青云观的弟子,按理来说我不该对你动手,但你既然主动攻击,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金护法的手往前一伸,整个大地都“轰隆隆”地震动起来,地底仿佛有什么怪物正欲冲挤出来一般。

这番巨大的动静,当然也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

炎武山的半山腰上,虽然只住着八大门派的护法和弟子,但也足够他们所有人都震惊地看向自己脚下微颤的地面。

“咔咔咔——”

金护法四周的土地尽数裂开,隐隐的咆哮声从地底传来,果然有什么东西要出来了!

不过就在这时,一道身影突然疾速闪过,猛地拦在金护法身前,而且握住了他的手。

是青云观的上护法!

“金护法,消消气,有事和我说,别为难一个弟子。”上护法微微笑着,不动声色地将金护法的手按下去。

四周的地面归于平静,那些恐怖的咆哮声也停止了。

见状,陈冬自然也收回了他的吴王剑,那些飓风和乌云也在一刹那消失得无影无踪。

实际上,这也正是陈冬的目的。

庞大力都快被打死了,回去叫上护法肯定来不及,而且这是金刚教的事,上护法还未必肯管,只有自己掺和进去,且闹出不小的动静,上护法才会出手。

四周响起窸窸窣窣的脚步声,其他门派的护法、弟子纷纷赶来,围聚在不远处查看着。

夏景龙也在其中,很想上去问问怎么回事,但又觉得自己在这场合没资格说话。

青云观的上护法到了,金护法还是有些惧怕的。

“上护法,你来得正好。”金护法冷声道:“我管教我自家弟子,你们青云观的陈冬非要多管闲事,而且还要对我动手,是可忍孰不可忍了!”

上护法低头看了一眼被金护法踩在脚下的庞大力,又回头看了看依旧满脸义愤的陈冬,心中便大概猜出什么事了。

“你也真是,多管什么闲事,金刚教的事轮得到你管么?”上护法冷喝一声:“跟我回去!”

说完,上护法又冲金护法一笑:“不好意思,是我管教弟子不力,回去以后一定好好地责罚他。”

金护法点点头说:“是该管教,现在的弟子一个个都不成体统,眼睛里根本没有上下和尊卑之分了!”

“是——”

上护法瞥了陈冬一眼,往前走去。

但是陈冬并没跟上。

上护法微皱眉头:“你还想干什么?”

陈冬一字一句地说:“上护法,我不走,除非金护法承诺不再打庞大力!”

上护法的脸色顿时往下一沉:“金刚教的事,和你有什么关系?”

“金刚教的事和我没有关系。”陈冬说道:“但庞大力是我朋友,就和我有关系了。”

这句话一出口,现场众人皆是震惊!

陈冬刚和庞大力打过一架,怎么现在就成朋友了?

就连庞大力自己都很意外地看着陈冬。

上护法更是匪夷所思地看着陈冬,他觉得陈冬的脑回路实在有点不太正常。

陈冬却没有任何改口的意思,仍旧面色凛然地道:“上护法,庞大力只是输在我手上,金护法就要将他活活打死,我实在是看不下去!庞大力,我是一定要救的,您如果不管的话,我就一个人和金护法奋战到底了。”

上护法肯定不能不管,他陪着陈冬来炎武山,不就是为了护佑陈冬么?

上护法思来想去,便对金护法说:“这样,我先把庞大力带回去,等你气消了再把他送回来。”

“上护法,这是打算多管闲事了么?”金护法沉沉地道。

“就他妈多管闲事了,你要怎么着吧?!”上护法突然变了脸色,现在的他已经够烦,只想快刀斩乱麻,所以也没了好语气,眼神更是变得凌厉起来。

青云观的上护法,在江湖上一向很有名望,处事公正、威震八方,金护法也着实被吓了一跳,忍不住往后退了几步。

“金护法,我无意和你作对,但你现在确实有点暴躁,等缓和下来再说这件事吧。”看到金护法后退,上护法也收敛了气息,接着低头将庞大力提起来,朝着自己住得屋子走去。

陈冬这才赶紧跟上。

盯着上护法和陈冬的背影,金护法的一双拳头暗暗握紧。

……

上护法和陈冬回到自己所住的屋子,武杨等人还在这里斗地主,刚才发生的一切,似乎和他们无关。

可见这游戏有多上瘾。

“十沟圈凯尖!我赢了!”吕丰羽丢下几张纸片,乐得手舞足蹈。

武杨和冷燕妮均是垂头丧气。

看到陈冬回来,吕丰羽立刻说道:“陈冬,我赢了,咱俩打一场吧!”

“滚!”陈冬狠狠骂了一声,他现在哪有心情打架,跟着上护法就进了屋子。

吕丰羽当然目瞪口呆,半晌才憋出一句:“怎……怎么说话不算话呢?”

……

屋中。

上护法把庞大力放到床上。

陈冬立刻扑上去检查庞大力的伤势,发现已经相当严重,金护法下手也太狠了,已经不是极品疗伤丹药能治得了,便摸出一颗神级疗伤丹药,塞进庞大力的口中。

丹药一入腹,温和的能量便尽数化开,滋养着庞大力身上的各处伤口。

庞大力感激地看了陈冬一眼,睡了过去。

“你帮得了他一时,帮不了他一世。”上护法沉沉地道:“他迟早还会回金刚教,迟早还会……”

上护法没有继续说下去,陈冬也明白他的意思。

“金刚教这么恐怖么,动不动就把弟子打个半死?”陈冬忧心忡忡地说。

“他们一贯如此。”上护法说:“金刚教,大多修炼金刚神功,淬炼金刚不坏之体……他们认为,置之死地而后生,身体只有一次次处于生死边缘才能更加强大……这种理论也不能算错,但他们为了追求这种强大,有时候会对自己人动手,而且下起手来往往没有分寸,时不时就有弟子被打死的消息传出……”

陈冬微微皱眉,这个金刚教实在有点邪门,简直神经病到一定的程度了。

上护法拍了拍陈冬的肩:“睡吧,明天还有比赛。”

说完,上护法便上了楼。

看着陷入沉睡的庞大力,陈冬最终还是摇了摇头,在地上打了个铺,也休息了。

第二天早上。

听到一些动静,陈冬立刻睁开眼睛,发现庞大力已经起床了,正站在屋子里挥舞着自己的拳头。

阳光从窗外洒进来,在他身上沾了一层金色。

“你醒了。”庞大力收起拳头,说道:“你的神级疗伤丹药效果很好,我现在已经满血复活了。”

“那就好。”陈冬点了点头,忍不住问:“你还回去么?”

“当然要回。”

“可金护法……”

“昨天被他打了一顿,我感觉自己现在更强了。”庞大力笑着说道:“只要我在接下来的比赛中获胜,他就不会为难我的。”

“可你要败了呢?”陈冬追问。

庞大力沉默一阵,缓缓说道:“那我就只有死。”

陈冬心里当然“咯噔”一下。

庞大力长呼了一口气,转身冲着陈冬说道:“谢谢你把我当朋友,也谢谢你昨晚的救命之恩……等炎武杯结束,如果我还能活着的话,我一定会请你喝酒。”

说毕,庞大力转身出去,步伐坚定而又有力。

脚步声响起,上护法下了楼。

“看来他在出发之前就立过誓,拿不下炎武杯的冠军就死。”看着庞大力的背影,上护法叹着气道。

陈冬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来之前,他对炎武杯充满信心,觉得自己一定能够摘得桂冠。

但是现在,他突然觉得困难重重……

上护法和陈冬一起上了山,这次罗真也跟着来了,他要给陈冬当啦啦队。

山顶,还是人声鼎沸、花团锦簇。

昨天进入三十二强的,此刻全都站在中间那张最大的擂台上。

炎祖还如昨天一般精神奕奕,随便说了几句之后,便宣布炎武杯继续。

其中十六人抽签,另外十六人等待。

这次,陈冬是抽签的一方。

“抽中我,抽中我……”武杨等人均是期待万分地看着陈冬。

陈冬摸出签子,只看了一眼,便倒吸凉气!

正是庞大力!

推荐阅读: 龙抬头 (抚琴的人) 神澜奇域(唐家三少) 长宁帝军(知白) 金钱无罪(三观犹在)

看网友对1000 我,只有死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