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天下第一 > 1002 老太婆,没兴趣

1002 老太婆,没兴趣

看到这幕,四周众人自然一片惊呼,谁都没有想到陈冬会袭击金护法。

虽然没人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但这无疑是自寻死路!

但陈冬有另外的计较。

陈冬知道上护法不会插手金刚教的事情,金护法要杀死庞大力,关上护法什么事呢?

除非自己也卷入其中。

就和昨天晚上一样,只要自己置于危险之中,上护法就一定会出手的。

陈冬一剑刺去,金护法自然一脸怒容,回过头来反掐陈冬的喉。

果不其然,一道黑影闪过,上护法立即奔了过来。

不过上护法并未阻拦金护法,而是猛地将陈冬拖拽了十几米。

“你疯了么?”上护法沉沉地道:“你觉得你能管得了金刚教的事?”

“我不能,您能!”陈冬倔强地说。

“我没这个本事!”上护法有些恼火。

“您有!”陈冬说道:“金护法不是您的对手,只要救下庞大力,让他加入咱们青云观就行。”

上护法的面色顿时一变:“不许胡说!”

“挖角”的事在江湖上并不是没有,但往往会掀起一场腥风血雨,所以人人都很忌讳这种事情。

提着庞大力的金护法,当然不知道二人的谈话,只是微微一声冷笑:“上护法,希望你好好管教弟子,他可是越来越过分了……”

接着,转身就走。

“喂——”

陈冬当然心急如焚,挣扎着想要再次阻拦,但上护法死死拖拽着他,甚至还捂住了他的嘴。

四周则是一阵窃窃私语,大家都在秘密讨论这其中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金护法——”

就在这时,一道听似漫不经心,却又充满威严的声音突然响起。

正提着庞大力离开的金护法,听到这道声音竟然浑身一颤,猛地转过身去,接着跪到地上,恭恭敬敬地说:“圣上,有何吩咐。”

叫住金护法的正是炎祖。

四周也立刻安静下来,纷纷抬头看向高处的炎祖。

“你要带庞大力去哪里?”已经派侍卫查明真相的炎祖,却假装一无所知地问道。

“回圣上,庞大力受了伤,我带他回去休息。”金护法仍旧毕恭毕敬。

看金护法不说实话,炎祖先是沉默一阵,接着冷冷地哼了一声。

金护法无疑更加紧张,不知自己哪里犯了错误,只能跪在地上一语不发。

“胜败乃兵家常事……”炎祖终于悠悠开口:“犯不着因为一次失败,就非要置门下弟子于死路,你说是不是这个理儿?”

金护法浑身一抖,这才明白炎祖什么都知道了,忙低着头说:“是……”

“好了,回去休息吧……我希望庞大力能活着,未来的除魔大业还需要他。”炎祖仍旧幽幽地道。

“是……”金护法磕过头后,才带着庞大力离开了。

有了炎祖的金口玉言,他当然不敢再对庞大力做什么了。

“陈冬。”炎祖再次说道。

“是……”陈冬立刻转过身去,同样冲着炎祖跪下。

“你的出发点很好,但我还是希望你以大局为重,炎武杯不是孩童间的游戏,你要认真起来,不要让那个、让这个,知道了么?再有类似情况,你尽管报告给我,由我来处置就好了。”

“是。”

陈冬同样恭恭敬敬地磕了个头,才站起身。

他不明白炎祖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但庞大力不用死,就太好了。

一件看上去十分艰难的事,就这么轻松地解决了,这就是权势的力量!

四周众人则是面面相觑,大概猜到发生了什么,一方面震惊金刚教的狠毒,一方面感慨陈冬真是高风亮节,刚才竟然打算故意输给庞大力。

两人的感情有这么好么?

比赛继续。

各处擂台仍旧传来“砰砰啪啪”的打斗声,上护法和陈冬也回到了原来的位置上。

“你也太冲动了……”上护法摇着头说:“为了个庞大力,竟然放弃自己的前程和青云观的荣耀。”

对于陈冬来说,其实这也是个很艰难的选择。

毕竟他还有很多抱负和理想,都要通过“炎武杯”的冠军来实现,但和一条活生生的人命相比,似乎又不值一提了——虽然陈冬平时杀人如麻,但是这不一样。

所以再来一次,陈冬还是会做出一样的选择。

就在这时,夏景龙也比完了,当然也进了十六强。

他来到陈冬身边,询问刚才发生的事。

“这也太夸张了,拿不了冠军就要死吗,这金刚教真是越来越邪了……”夏景龙微微皱眉。

“你拿不了冠军,不也搞不定向菲菲……”陈冬打趣到:“希望你到时候别想不开。”

“哈哈,那不会的……”夏景龙笑了笑:“我觉得我希望很大。”

陈冬转头看向其他门派的高手,幽幽地道:“每一个人都觉得自己希望很大……”

哪个门派的最强弟子,不是狂妄且自信的?

更何况这次还多了几个异姓王的人,他们在炎武杯上的表现同样不俗,也是全都挺进了十六强。

虽说只有十几场比赛,但因为高手逐渐增多的缘故,还是持续了整整一个上午,且有不少人受了伤,需要好好调养。

炎祖给大家发了神级疗伤丹药,宣布16进8的比赛明天再开始。

众人在餐厅吃过午饭,便纷纷下山去休息了。

陈冬并没受伤,精力挺充沛的,上护法和罗真就更没什么事了,于是三人又开始斗地主。

一直熬到天黑,突然有人登门拜访。

是庞大力。

神级疗伤丹药的效果不错,一天下来就好了个七七八八。

“大力,你来了。”陈冬站起身来去迎。

“嗯,我来了。”庞大力走进来,两个人的手紧紧握在一起。

二人虽然相识的时间不长,但确实是意气相投,尤其是经历过一些事后,更将彼此看做挚友。

“上护法。”庞大力又给上护法磕头。

庞大力的到来,使斗地主告一段落,罗真立即为庞大力倒了杯水。

上护法知道年轻人要聊天,自己在场多有不便,就主动上了楼。

“金护法没有为难你吧?”陈冬立即问道。

“没有,圣上都下了令,他肯定不敢了……”庞大力面色诚挚地说:“陈冬,今天谢谢你了。”

“不用谢我,我也没帮上什么忙,还是圣上出手才解决问题。”

“可如果不是你闹,圣上也不会知道这件事。”

庞大力虽然长相粗犷,但一颗心却十分细腻,知道这其中发生了什么。

“这次炎武杯我得提前退场了,将来有机会到金刚教,我一定好好招待你。”庞大力认真地说。

“客气啦,我估计也不会去金刚教。”陈冬笑着。

“我看未必。”庞大力仍旧很认真:“这次炎武杯的冠军非你莫属,等你担任了除魔大帅一职,肯定要去金刚教挑人的,到时候我们就见面了。”

“嘿,那只能是个理想。”虽说陈冬也是这么认为的,但当着别人的面还是要谦虚些。

“不,你一定能拿冠军。”庞大力愈发认真起来:“今天你一招将我击败,大家可是都看在眼里的,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我敢打赌那些家伙现在肯定坐立难安,已经将你视为这次炎武杯最大的对手了!”

“嘿嘿,尽管让他们放马过来吧。”

两人聊了好大一会儿,突然有人敲门。

“谁啊?”

陈冬一边说,一边走过去开门。

等门打开,才发现门外站着一位充满风情的白嫩少妇。

正是震雷堂的冷燕妮!

陈冬知道自己和震雷堂一贯有过节,冷燕妮也三番两次地找他麻烦,这次过来必然没有好意。

陈冬皱眉说道:“还是想挑战我么?”

“不是……”冷燕妮的面庞竟然微微有些发红,“我……我想和你谈谈心……”

“谈心?”陈冬愈发疑惑,搞不懂冷燕妮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冷燕妮抬起头来,眼睛竟然微微有些湿润,朱唇轻启、声若娇莲:“其实我一直有心脏病,医生说我活不了几年了,我现在唯一的愿望,就是能够拿下一次炎武杯的冠军!”

冷燕妮说着,突然眉头一蹙,做出一副痛苦的模样来,手掌捂了一下心脏,看上去就跟林黛玉似的,接着不受控制般轻轻倒在了陈冬怀里。

一股少妇特有的、令男人无比着迷的香味,顿时涌进陈冬的鼻尖,使得陈冬都忍不住心猿意马。

虽然她已经两百岁了,但因为驻颜有术,看上去还是很诱惑。

她当然不是真的有病。

正如庞大力所说,陈冬一招击败他后,众人也都见识到了陈冬的实力,不免要估量下自己的本事,有没有资格做陈冬的对手?

比如冷燕妮就断定,自己恐怕打不过陈冬!

要想登顶,陈冬必然是一道跨不过去的坎儿。

所以冷燕妮才想出这种主意——毕竟有庞大力的事迹在前,大家都知道了陈冬是个心软的人,在他面前装可怜无疑是有用的。

接下来的比赛中,如果不幸和陈冬遇上了,起码可以保证自己能够继续前进。

甚至,付出其他牺牲也没问题……

主动投进陈冬怀中就是一种暗示。

可惜的是,陈冬并不吃这一套。

“对不起,我对老太婆不感兴趣……”

陈冬轻声在冷燕妮耳边说了一句,接着狠狠一把将她推出门外!

推荐阅读: 龙抬头 (抚琴的人) 神澜奇域(唐家三少) 长宁帝军(知白) 金钱无罪(三观犹在)

看网友对1002 老太婆,没兴趣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