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天下第一 > 1008 一点皮外伤

1008 一点皮外伤

陈冬对震护法印象深刻,之前在津城的时候,他曾受关山之邀,伙同楚家一起对付自己,那时候多亏有天煞洞帮忙,否则自己早就是一具尸体了。

看到震护法手上缭绕的雷电,陈冬面不改色,淡淡地道:“发生了什么事,等冷燕妮醒来了,你自己问她吧。”

说着,陈冬将手中的冷燕妮一丢。

“飕”的一声,冷燕妮凌空飞过,震护法赶紧伸手接住。

陈冬则转身就走。

换成其他地方,震护法肯定当场要了陈冬的命,但这里毕竟是炎武山,正在举行炎武杯。

震护法看看手里依旧昏迷的冷燕妮,百思不得其解。

陈冬回到自己所住的屋子。

罗真已经睡了,上护法却第一时间迎出来,问他今晚的经历如何。

陈冬说道:“不好,非常不好。”

接着,便把今晚的事原原本本讲了一遍。

上护法听后也是非常吃惊,但他并没责怪陈冬插手这些破事,而是忧心忡忡地问:“你迷晕四皇子、救出冷燕妮,还有其他人知道这事么?”

陈冬摇了摇头:“没了。”

上护法来回踱了两步,说道:“最好是没其他人知道,否则大皇子和四皇子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陈冬说道:“他要敢这么做,我就禀明圣上。”

上护法摇了摇头:“你太天真了,人家可是炎祖的亲儿子,炎祖难道会向着你么?而且,这种事情一旦公开,必然损坏皇家颜面,你还活得了么?”

陈冬也是心里一沉,伴君如伴虎,这个道理他在地球上就已明白了,对方一个不悦就能将你杀掉,简直毫无道理可讲!

陈冬是真不愿意掺和皇家这种烂事,今晚纯属迫不得已。

上护法想了想,又说:“今天晚上我和你睡,以防万一吧。”

二人便在一楼的厅房里共同睡下。

……

上京,百花楼。

今晚的聚会十分愉快,众人都喝了不少,个个微醺、迷醉。

直到二更,才把夏景龙、高清河等人送走了。

大皇子炎霆站在门口,亲自看着他们每一个人都上了车,才返回百花楼。

直到这时,炎霆才突然想起,怎么好久没看见老四了?

杀个人,这么费劲的么?

炎霆绕过无数花树,最终来到某个偏厅。

推门一看,冷燕妮已经不见踪影,四皇子炎祥却在地上躺着,裤子也褪去了一半。

“炎祥,你怎么了?!”

炎霆吃了一惊,立刻扑了上去,一检查才知炎祥中了迷魂烟,当即找来一盆凉水泼了上去。

“啊——”

被凉水一激,炎祥浑身一颤,随即坐了起来。

看到自己浑身湿漉漉的,又看到炎霆满脸阴沉地站在一边,炎祥奇怪地问:“大哥,怎么回事?”

炎霆沉沉地道:“你问我怎么回事,我还想问你怎么回事!我刚进来,发现你昏迷在地,冷燕妮又哪里去了?”

看着旁边空落落的床,以及自己褪去一半的裤子,炎祥慢慢地回忆着,将当时的情况说了一遍:“我刚把裤子脱了,人就昏过去了……”

“你可真有雅兴!”炎霆气得想扇他一巴掌,但又觉得于事无补,只能收回手来,沉沉地道:“肯定有人把冷燕妮救走了……”

“难道是二皇子干的?”炎祥立刻问道。

“不会是他。”炎霆摇了摇头:“那个疯子,如果真的来过百花楼,势必会和我大闹一场的,他肯定不知道这件事。”

“那会是谁?”炎祥愈发迷茫。

炎霆沉思半晌,让炎祥把今晚参与过行动的人叫了过来。

一共十人,有人负责抓捕,有人负责运送。

“这过程中,到底有没有其他人看到?”炎霆沉沉地问着。

负责抓捕的人说道:“绝对没有,我们从头到尾都很小心。”

负责运送的人则是面白如纸、瑟瑟发抖。

“没关系,你们老实说,我不会生气的。”炎霆温声细语。

这些人才大着胆子讲起来,说是几时几刻,曾在花园中和一位青年相遇,不小心将麻袋摔了一下,冷燕妮也跌出来了,但只有一瞬间,也不知道那人看清没有。

炎霆和炎祥面面相觑。

今天晚上,整个百花楼都被炎霆包下来了。

那个时间,出现在花园中的,只有青云观的陈冬一人。

“那个混蛋……”炎祥咬牙切齿地说:“他不是说不站队吗,怎么还帮着二皇子?”

“未必是帮老二。”炎霆摇了摇头:“我说过了,老二要是知道这事,怕是早就愤怒地找上来了。”

炎霆沉思一阵,立刻招来一众高手。

这些年来,炎霆四处笼络江湖豪客,其中不乏通圣级别的强者!

“你们到炎武山去。”炎霆说道:“先去看看冷燕妮在不在,在的话,就杀了。接着再去陈冬那边,一样杀了。行动务必小心,别惊动了震护法和上护法。”

今天晚上的事有些肮脏,绝对不能泄露出去,否则呼影响他大皇子的声誉。

所以,现在要做的是杀人灭口。

至于震护法和上护法,大皇子相信这两个老家伙,就算知道这事也会很严谨地守口如瓶。

“是!”这些高手立刻换上夜行衣,转身出门。

不多时,他们便来到炎武山。

一群通圣级别的高手行踪鬼魅,率先去了冷燕妮和震护法的屋子。

“唰唰唰——”

众人或拔刀、或拔剑,悄无声息地走了进去。

但让他们意外的是,屋中竟然空无一人!

众人面面相觑,但也只能退了出去,又前往陈冬和上护法的屋子。

他们已经够小心、够谨慎。

但因为上护法和陈冬更小心、更谨慎,所以他们一进来,二人便惊醒了。

“谁?!”上护法厉声问道。

黑暗之中,一群人见行踪败露,当即一不做二不休,纷纷拔出刀剑,也来不及催动武技,便朝着上护法和陈冬劈了过去。

“飕飕飕”的声音不断响起,到底是通圣级别的高手,即便没有催动武技,杀伤力也够惊人、够恐怖!

桌椅板凳、床帏被褥,纷纷都被削成碎片。

陈冬和上护法同样来不及催动武技,甚至连武器都没时间拔出。

上护法挥动双掌,“砰砰啪啪”的声音不断响起,一个又一个黑衣人便被他拍飞出去。

但是与此同时,陈冬就糟糕了,他可不是这些人的对手,当即就被劈出好几道深不见底的刀伤。

这些人就是奔着陈冬的命而来,当然刀刀都直逼他的要害之处,即便陈冬已把《固若金汤》提到满层,可仍旧避免不了被砍成重伤。

上护法倒是安然无恙,甚至还能游刃有余,但也无暇去救陈冬!

心急如焚之下,上护法大喊道:“你们今天要是杀了陈冬,我必将大皇子和四皇子的丑事告知圣上,甚至昭告天下;你们现在如果退去,我便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你们自己看着办吧!”

这些人当即停止攻击,互相看了几眼之后,迅速退去。

他们还是知道事情轻重的,一位青云观的上护法,如果真的卯足了劲儿和大皇子作对,那么带来的后果也必然不堪设想。

这些人离开后,上护法立刻取出一枚月光石,屋中瞬间变得亮堂起来。

再看陈冬,已经倒在血泊之中。

上护法立刻扑上去,也来不及检查什么,迅速往陈冬嘴里塞了一颗神级疗伤丹药。

“你怎么样?”上护法紧张地问着,同时检查陈冬的伤。

“没事……”陈冬喘着粗气说道:“一点皮外伤罢了……”

确实是皮外伤,但却是很严重的皮外伤,而且差一点点就要了陈冬的命。

现在已经四更时分,马上就要天亮,即便现在服下神级疗伤丹药,到明天炎武杯正式开始时,也只能好个六七成。

当然,能保住命就不错了,炎武杯什么的显然无所谓了。

“发生什么事了?”听到动静,罗真从二楼奔下来,目瞪口呆地看着伤痕累累的陈冬。

上护法回过头去,说道:“罗真,你回青云观吧,今天的事千万不要外传。”

这事肯定不能让太多人知道了,告诉罗真也对他没好处。

“好。”虽然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了,但罗真还是很听话地掉头就走。

罗真离开以后,上护法又将陈冬的衣服脱下,给他上了一些外用的伤药,接着又用布条缠好,现在只能尽最大可能地让他恢复了。

“放心吧上护法,我没事。”陈冬笑着说道:“我睡一觉,保证不耽误明天的比赛。”

接着,陈冬便睡了过去。

睡得很沉很沉,因为他伤得很重很重。

上护法守在床边,忧心忡忡地看着他。

说实在的,以前他觉得陈冬这个人不怎么样,虽然天赋异禀,但是为人傲慢、目无法度,一天到晚捅大篓子,不知给青云观惹来过多少麻烦。

但是现在,通过庞大力、冷燕妮的事情,还有之前的向菲菲,上护法隐隐约约有点明白,陈冬为什么会捅这些大篓子了。

这个年轻人,真的是有一颗侠义之心啊!

推荐阅读: 龙抬头 (抚琴的人) 神澜奇域(唐家三少) 长宁帝军(知白) 金钱无罪(三观犹在)

看网友对1008 一点皮外伤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