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天下第一 > 1037 彻底发狂 为37000金钻加更

1037 彻底发狂 为37000金钻加更

房间里面一片寂静。

刚才还活蹦乱跳的尚志明,此刻七零八落地碎在地上,血都溅出去好几丈远,看得众人瞠目结舌、目瞪口呆。

大部分人都以为尚志明是走火入魔,以至于爆体而亡,但又觉得奇怪不已,尚志明是神级炼药师,医治这种问题轻而易举,怎么会走到这一步的?

唯有龚永年知道,尚志明是中了雪里红的毒,发作时呈现走火入魔晚期的征兆,而从服用到发作正好一个时辰……

可是,尚志明怎么会中毒的?

龚永年想起,尚志明曾经说过,陈冬曾怀疑桃子有毒,随便递了一个桃子要他吃掉……

难道就是那个时候……

龚永年的身子有些发起抖来,眼神有些诡异地看向陈冬,虽然他不知道陈冬是怎么办到的,可他相信这事情一定、一定和陈冬有关系!

此时此刻,陈冬也正震惊地看着尚志明的尸体。

身为超神级炼药师的他,在翻捡那一篮桃子时,当然第一时间就发现了某个桃子里有毒素,虽然不知道是什么毒,但也第一时间用内力将毒素吸出,接着注入到另外一个桃子里。

对,就是给尚志明吃得那个桃子!

以尚志明的本事,如果细细勘察,其实也能发现毒素,但他一没想到陈冬有这本事,二看桃子没有标记,便放心大胆地吃掉了。

所以陈冬是知道尚志明服了毒的,但不知道这毒会是这么恐怖,直接把人给整爆了!

陈冬目瞪口呆,一方面暗骂龚永年的狠毒,一方面在心里念叨:“炼药师总工会的副会长,级别肯定不低,就是尸体碎成这样,也不知道内力还能不能吸?”

至于其他的人,就都是感慨加感伤了,毕竟整个炎夏大陆也没几个神级炼药师,死一个就少一个,自然也都唉声叹气。

“龚会长,你看这……”陈木生有些不知所措地看向龚永年。

龚永年已经认定这事和陈冬有关系,但一来没有证据,二来是他先下手的,也只能吃了这个哑巴亏,当即沉声说道:“尚会长走火入魔、爆体而亡,是国家的重大损失……”

接着,他蹲下身去,将尚志明的储物戒指捡起。

“陈统领,我这就去向圣上汇报尚会长的事情……尚会长是在你这死的,麻烦你把他的尸体拼起,随后送到炼药师工会来吧。”

“哦,好……”

龚永年离开后,陈木生便安排殡葬方面的人过来,先是缝合尸体,接着装进棺材。

陈冬全程帮忙,自然悄悄用如意佩吸了尚志明的内力。

本来是欢聚一堂的日子,最后却弄出一条人命来,三位家主当然也都意兴阑珊,各自回家去了。

陈冬既然答应在陈家住一晚上,自然也就不会去圣宫了。

陈木生给他安排了个房间,并说以后这里就是他的屋子,随时可以回来住宿,当成自己家一样。

这一天对陈冬来说也挺神奇,没想到在这世界还能遇到自家祖宗,顿时觉得有了依赖和靠山,回到房里也有种踏实的安全感。

关上门后,陈冬便盘腿坐在床上,拿出如意佩来开始吸收转化好的灵气。

他不知道尚志明具体是个什么级别,但能做炼药师总工会的副会长,必定是比自己高的,怎么着也能提升一个小境界。

但让陈冬没有想到的是,整个吸收完后,竟然升了一个级别。

现在的他,“天地奇书”这股内力已经是三级通圣了!

“哈哈哈,爽哉、妙哉!”

陈冬开心极了,当即满意地入睡了,同时心中也抱着期待,不知道炎祖说的好消息会是什么。

明天,一切就能见分晓了。

……

深夜。

上京,炼药师总工会。

“哒哒哒”的声音响起,一辆棕色马车渐渐驶来,到达总工会的门口时,便停了下来。

车帘一挑,一位老人走了下来,正是工会的会长龚永年。

他刚从圣宫回来。

尚志明是副会长,突然死了这么大的事情,当然需要当面向炎祖汇报一下。

当然,他没说中毒的事,只说尚志明因走火入魔、爆体而亡。

毕竟毒是尚志明自己下的,真要追究下去,后果不堪设想,没准把龚永年也要牵连进去。

炎祖也是挺意外的,想不通尚志明一个神级炼药师怎么会走火入魔,但也没有太放在心上,毕竟作为一国之君,他的事情可太多了。

回到炼药师总工会,龚永年一只脚刚迈入院子,就看到了一口漆黑如墨的大棺材。

正是陈木生派人送过来的。

而在棺材旁边,已经聚集了一堆炼药师,正个个哀嚎、痛哭,发出悲怮的声音。

龚永年一步步走过去,夜风吹乱他的白发。

一片哭声中,龚永年走到棺材边上,一点一点地把棺材盖子推开了。

尚志明躺在其中,本来分散的尸体,现在已经被缝合、拼接完毕。

尚志明是龚永年的老伙计,已经跟了他几百年,风里来雨里去,不知道为炼药师工会做过多少贡献,二人的关系早已超越普通的上下级。

他们是真正肝胆相照的好兄弟、好朋友。

本来以他们的能力和实力,再活个一两百年也没问题。

可是现在,却阴阳两隔了。

“啊——”

龚永年猛地抬起头来,发出一声凄厉的咆哮。

整个夜空,乃至大半个上京,都回荡着他恐怖而愤怒的声音。

有些话,他不方便说,但在心里已经默念了千万遍:“陈冬,我要你死,我要你死!”

四周是一片哭声,龚永年的眼神却是无比决绝!

很快,他就转身朝着总工会的门外走去。

人们都很奇怪,龚永年刚回来,为什么还要走?

不过没人敢问。

龚永年很快来到门外,那辆马车还在。

车夫正在卸车,准备将马赶回去喂草料。

这时候,龚永年身子一跃,如箭一般跃到车上。

车夫诧异地说:“龚会长,您……”

龚永年面沉似水,沉沉地道:“去飞豹楼!”

车夫当然没有二话,重新把车装好,疾驰而去。

……

上京其实没有飞豹楼。

陶青玉的胆子就是再大,也不敢在上京光明正大地建飞豹楼。

飞豹楼只是一个代称,其实是指陶青玉的府邸。

大家都知道陶青玉是干什么的,自然也就将他住得地方称之为飞豹楼了。

不过陶青玉无官无职,其实没有资格称为府邸,就是宅子。

陶宅。

陶青玉处理飞豹楼的各种事情,以及面见来自各地的楼主,甚至亲自谈一些杀人的生意都在这里。

所以名为陶宅,其实就是飞豹楼。

对外,陶青玉只是个普普通通的生意人。

但稍微对他有些了解的,都知道他做得是杀人的买卖。

马车很快来到“陶宅”门前。

龚永年跳下车,急匆匆往里走去。

陶宅门前当然是有守卫的,本能地就伸手拦道:“什么人……”

“滚开!”

龚永年一声大喝,直接将守卫震开,接着推门而入。

守卫大惊,吐着血从地上爬起,刚想喊人,就见陶青玉已经从院子里面奔了出来。

“龚会长,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

龚会长?!

几名守卫均是大惊失色,立刻明白了刚才那位老人的身份,当即便不声不响地把门给关上了。

……

陶宅,某厅房内。

陶青玉和龚永年都坐定了。

陶青玉正要命人给龚永年上茶,但被龚永年摆手制止了。

“我没时间和你废话。”龚永年说:“陈冬这会儿在上京,我希望你杀了他。”

陶青玉自然吃惊不已:“龚会长怎么突然说起这件事了?”

“你别管我,我就问你,肯不肯杀?”龚永年直勾勾地盯着陶青玉。

陶青玉沉默一阵,幽幽地道:“龚会长,论起对陈冬的恨,我比你只多不少!你知道那家伙屠了我多少飞豹楼吗,一只手都要数不过来了!我真是做梦都想杀了他,可我现在没有这个能力,他已经是圣上钦点的除魔大帅了,我还招惹他不是自寻那个死路吗……”

陶青玉一边说,一边摇头。

“笑话,暗杀本来就是你们飞豹楼的强项,谁让你光明正大地杀他了?他是不是除魔大帅,和你有什么关系?”

“话是这么说的没错,可他在城外有十万大军,城内又是壁垒森严,到处都是城卫军……这里可是上京,天子脚下!杀人太冒险了。”

“城卫军的事情交给我来解决。”龚永年说:“上京怎么了,难道你没在上京杀过人么,装什么白莲花?明天,他会到圣宫去,从统领府到圣宫的路上,我希望你安排旗下最强的高手,一瞬间将那家伙给暗杀了,一丁点动静都不要露出来。你要实在没人,就亲自上!事成之后,三年之内,你想炼什么丹药都没问题,而且不收你多余的加工费!”

看到龚永年如此决绝,陶青玉先是愣了一阵,接着面色渐渐凝重起来:“龚会长,既然你这么说了,那我也就义不容辞了……您来找我一次不容易,为了您老人家,也为了飞豹楼,我也愿意铤而走险一次。”

“好的,你打算派谁去?”

“金宏,六级通圣……够不够?您知道的,我也才七级通圣,手下最强的就是六级通圣了!”

“够了!”

龚永年咬牙切齿地道。

推荐阅读: 龙抬头 (抚琴的人) 神澜奇域(唐家三少) 长宁帝军(知白) 金钱无罪(三观犹在)

看网友对1037 彻底发狂 为37000金钻加更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