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天下第一 > 1268 陈冬,冠军 为48000推荐票加更

1268 陈冬,冠军 为48000推荐票加更

与此同时,台下。

陈冬已经回到了马宵身边。

其他统领纷纷向陈冬表示祝贺,陈冬一一表示感谢,最终笑着对马宵说:“国王陛下,等我干掉席汉,就能拿下本次统领杯的冠军了。”

言外之意,就是马宵到时候要举荐他进天神府了。

马宵却忧心忡忡地说:“我当然希望你拿冠军……但我还是得提醒你,席汉刚才和韩元作战时,似乎隐藏了自己的实力,别看他俩打了那么久,但是席汉一点伤都没受……”

陈冬点点头说:“我明白了,我会努力。”

其实他根本没把席汉放在眼里。

隐藏实力?

谁没隐藏实力啊!

另外一边,火烈国王罗战处。

“一会儿就该你上场了……”罗战幽幽地道:“有把握么?”

一盏茶的时间,陈冬就干掉了韩元,这份实力的确不容忽视!

席汉认认真真地说:“放心吧,一定没问题!”

除去六级通天,以及一门天道级武技、一柄天道级武器外,他还有其他的杀手锏。

他有信心,一定能够拿下陈冬!

半个时辰以后,陈冬和席汉相继登台。

这是统领杯的最后一场战斗,决定谁是冠军、谁是亚军,以及《铜墙铁壁》花落谁家!

无论陈冬还是席汉,其实都挺轻松,因为二人都觉得自己赢定了。

反倒是四周众人都挺紧张,他们都想知道谁是最终冠军,尤其部分人私下里还设了赌局,谁赢谁输都影响着他们切身的利益。

就连火之天神等人,都在讨论着最后的结果。

“席汉刚才战胜韩元虽然费了点时间,但他明显隐藏了实力,所以我看好他。”

“席汉隐藏实力,余雁影就没隐藏实力么?”

“哈哈,这两个人,有一番好斗喽……”

火之天神始终微微笑着。

对他来说,谁赢都无所谓,不都是他门下的弟子么?

台上。

陈冬和席汉已经分别拔出武器。

陈冬依旧使用吴王剑。

在他看来,吴王剑已经足够收拾席汉了。

席汉用得则是一支翠绿色的长笛。

天道级武器:残阳笛!

接着,二人同时施展武技。

“呼呼呼——”

吴王剑和残阳笛上,各自都缭绕出凶猛的火焰。

唯一不同的是,吴王剑的火焰之中,还隐藏着一些微弱的雷电。

双能量武技就是这样,那些雷电源于自然,没有雷之能量加持,自然显得弱一些了。

看到这幕,四周众人不禁微微摇头,不过想到陈冬还有秘术,又兴致勃勃地看着。

“轰轰轰轰轰——”

吴王剑和残阳笛在擂台上方相撞,疯狂的火焰互相纠缠、吞噬,爆发出一阵阵惊天动地的声音,得亏四周设有屏障,不然至少二十公里都得夷为平地!

“这两个人所爆发出的实力,都超过六级通天了啊……”

“肯定的,席汉拥有天道级武器,余雁影则拥有秘术,还真难以分出高下……”

四周讨论的声音始终居高不下,不过乍看上去,是席汉占上风的,而且占了不止一点。

“还不肯施展秘术么?!”席汉大声叫着,似乎预料到了陈冬的下一步。

陈冬隐隐觉得席汉的实力不止五级通天巅峰,但这时候也没时间深究,更不可能提出质疑,毕竟他自己的屁股也不干净。

“好,那我就满足你!”陈冬微微笑着,接着迅速在体内融合两股内力。

陈冬在融合两股内力的时候,浑身上下都会发红,就连头发丝都是红的,一眼就能看出来了。

“这就是余雁影的秘术!”

“他动用秘术了!”

一道道高呼声此起彼伏,引得全场纷纷侧目,注意力都放在陈冬身上了。

天地霸诀。

出!

融合在一起的内力,如同大河泄洪一般汹涌而出,吴王剑上的紫色火焰果然更加旺盛、澎湃。

席汉一瞬间就落入下风,而且被迫步步倒退。

“余雁影要赢了!”四周响起一阵阵惊呼。

台上。

陈冬同样微笑地看着席汉。

在他看来,只要他融合两股内力,在统领杯上就能所向披靡!

冠军,还不是手到擒来?

事实也的确如此,席汉一步步后退,很快退到擂台边上。

想到即将到手的二十亿灵石和防御类天道级武技《铜墙铁壁》,陈冬不禁笑得更灿烂了。

不过就在这时,异变陡生。

席汉退到擂台边上时,突然就不动了。

“这就是你的全部实力了么?”席汉嘴角突然勾起一抹邪笑。

“嗯?”陈冬有些意外地看着席汉,难道他还有杀手锏?

“看我的!”席汉厉喝一声,双掌突然猛地一推,似乎有什么东西正在他的身上涌动,起初像是缓慢爬行的蠕虫,后来像是奔腾不休的江河。

与此同时,他的长笛之上,火焰突然旺盛起来。

紧接着,又隐隐压过了吴王剑,竟然逼得吴王剑一点一点后退起来。

“怎么回事?!”陈冬一脸诧异。

高处。

“是力量类的天道级武技……”火之天神幽幽地道:“真没想到,还是大统领的席汉,竟然掌握了两门天道级武技!”

一般来说,只有成为国王,所掌握的资源变多,才能获取到第二门天道级武技。

“是的。”三位帝君也纷纷点头。

台下。

看到这幕,火烈国王罗战,不禁露出丝丝笑意。

四周也是一片惊呼。

“是力量类的天道级武技!”

“席汉竟然掌握着两门天道级武技!”

“没想到啊,席汉竟还隐藏了自己的实力……”

“哦嚯,余雁影这次要麻烦喽!”

在赌局中下注压了席汉赢的人自然开心不已,另外一群人则是愁眉苦脸、唉声叹气。

台上,陈冬步步倒退。

“哈哈,你这匹黑马,也不过如此嘛!”席汉兴奋极了,他隐藏已久的杀手锏终于使出来了,这一刻他有种大便终于通畅的淋漓感,最终的冠军属于他,二十亿灵石和《铜墙铁壁》也属于他!

另外一边,陈冬都快退到擂台边上了。

他现在很犹豫,十分犹豫。

到底要不要动用雷之能量,施展《极火惊雷》第六式“怒焰噬雷”的终极版呢?

那样一来,大家就都知道他有雷之能量,这件事情又该怎么和众人解释呢?

就在这时,一道高喝声突然响起:“用天枢剑啊!”

说话的人,正是火岩国王马宵。

“搞什么,忘了你还有天枢剑吗?!”马宵咆哮着。

一句话惊醒梦中人。

对啊,还有天枢剑!

天枢剑,是程远留下的天道级武器,后来被陈冬收起来了。

但因为陈冬用惯了吴王剑,几乎都忘记自己还有这么个玩意儿了。

陈冬心中一喜,立刻祭出天枢剑来。

“咻”的一声,天枢剑高高飞起。

与此同时,吴王剑“当啷”一声落地。

席汉的残阳笛快速飞来。

陈冬明显来不及催动武技了。

但是他又“飕”的一声快速飞起,朝着天空急窜而出。

“啊——”

众人跟着抬高脑袋,看着已经变成一个小黑点的陈冬。

席汉微微一愣,也抬起头。

“他这算犯规吗?!”席汉大叫着:“这已经出了擂台的边界吧?!”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

毕竟在统领杯的历史上,还没有发生过这种事情。

“不算。”火之天神沉思片刻,便道:“擂台边界在四周,而不是空中。”

火之天神都发话了,席汉自然没有什么好说。

席汉一咬牙,立刻控制残阳笛朝着空中追去。

但是已经晚了。

空中,陈冬已经再次融合两股内力,且催动了《极火惊雷》的第六式:怒焰噬雷。

“呼呼呼——”

缭绕着熊熊紫色火焰的天枢剑,疯狂冲击下来。

因为没有调动雷之能量,所以雷电的威力依旧很弱,几乎可以忽略不见。

“轰轰轰轰轰——”

天枢剑和残阳笛在空中相撞,爆发出震天撼地的响声。

六级通天初期VS六级通天初期。

天道级武器VS天道级武器。

攻击类天道级武技VS攻击类天道级武技。

两股内力融合VS力量类天道级武技。

“轰轰轰轰轰——”

爆炸声持续不断,熊熊的火焰弥漫整个天空。

没人知道这场战斗究竟谁会获胜。

所有人都屏气凝神,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天空中的战斗。

最终,就听“当啷”一声,一支翠绿色的长笛跌落地面。

而陈冬的天枢剑,依旧“呼呼呼”地直冲下来。

显而易见,是陈冬赢了。

“我认输,我认输!”席汉面色惊恐地大叫着。

缭绕着紫色火焰的天枢剑,猛地停在半空。

接着,火焰消失,“飕”的一身回到陈冬手上。

席汉一屁股坐倒在地,呼哧呼哧地喘着气,额头上已淌满了汗。

“砰”的一声,陈冬落在地上,接着快走两步,来到吴王剑的身前。

在之前的战斗中,吴王剑落败,跌在地上。

陈冬俯下身去,将吴王剑捡起来,小心翼翼地摩挲着。

对于这柄陪伴了他多年的剑,当然无比珍惜。

“希望下一次,是你陪我战斗……”陈冬喃喃地说着,将吴王剑收回储物戒指。

就连他自己都没发现,吴王剑在那瞬间,剑身微微颤动了下,仿佛是听懂了他的话……

推荐阅读: 龙抬头 (抚琴的人) 神澜奇域(唐家三少) 长宁帝军(知白) 金钱无罪(三观犹在)

看网友对1268 陈冬,冠军 为48000推荐票加更的精彩评论